中共通過幾十年「改革開放」吸收全球資金後,漸漸顯示出其全球野心。中共黑手已經伸向全球各地,非洲更因其落後的經濟與專制體制成了中共覬覦的地方。

紐約長島大學經濟系主任穆督庫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近日在《福布斯》刊登文章,明確指出,中國(共)想要非洲的一切:戰略位置、石油、稀土金屬和魚類,還要讓非洲國家對北京負債纍纍。

中共盯上非洲:軍事與資源

穆督庫塔斯在文章中表示,中共近來在非洲大陸投資基礎設施,意味著它們希望奪取非洲財富,讓非洲各國一個接一個地成為殖民地,並讓非洲人民陷入貧困。

從表面上看,這些項目似乎有助於非洲國家建立健全的基礎設施。但仔細觀察,它們只為滿足中共制定下一階段全球化規則的野心。中國(共)希望利用非洲作為其一個據點,來穩固其出口貨物的海上絲綢之路(以及「一帶一路」項目)。

北京在吉布提的大規模軍事部署證明了這一點。2015年11月,中共外交部宣佈,計劃在吉布提建立一個軍事設施。美國在吉布提維持著非洲大陸唯一的軍事基地。軍事專家表示,戰略上來看,中共從中東經印度洋進口石油,吉布提是對此提供保護的極好地點。中共從這裏也更容易進入阿拉伯半島。

除了軍事佈局,非洲的資源、石油、稀土金屬和魚類都是中共掠奪的財富。

「作為南非人,我看到中國(共)在非洲大陸的活動近在咫尺。」榕樹山出版公司(Banyan Hill Publishing)高級分析師泰德‧鮑曼(Ted Bauman)說,「很明顯,中國(共)對外投資的首要目標是地緣政治,而不是經濟。最重要的投資來自(中共)國有企業,而不是中國的私人資本。他們傾向於關注高速公路、港口和水壩等基礎設施,以及電網等公共網絡。」

這是許多非洲國家為發展經濟而迫切需要的東西。麻煩的是,「這些投資有助於通過債務將這些國家在政治上與中國(共)捆綁起來。」鮑曼解釋道,「它創造了一種槓桿,中國(共)可以用來迫使這些國家支持中國(共)在全球的野心。對某些商品,例如安哥拉石油行業或剛果稀土礦業,中國(共)的投資會導致封鎖不可或缺商品的供應關係。」

與此同時,中國的船隻正在向西非移動,撒下漁網捕撈著所有的魚類。

非洲債台高築 中共軍力擴張 對全球安全構成威脅

中共對非洲的投資讓西方世界擔心。全球公共政策諮詢公司Access Partnership科技行業的中國業務負責人魯曉萌提出了中國(共)投資的一個更基本問題。她認為:「中國(共)的投資正在以一種令人感到棘手的方式進行。例如,華為在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口城市的智能城市項目因過度野心和債台高築而面臨批評。」更不用說已經落入中共手中,並將受其控制一個世紀之久的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口,這是北京債務陷阱的結果。

美國研究機構AidData於2017年發佈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共對非洲的援助主要是為了開發利用那裏的自然資源;它無條件地支持非洲腐敗的政權;損害了傳統西方捐助者所倡導的良好治理和環境政策。中共在非洲到處興建體育場、高速路等項目,僱用上百萬來自中國的工人,對改善當地生活幫助很少,卻讓非洲很多國家揹上了繁重債務。

魯曉萌還說:「這種政治經濟與中國(中共)在南中國海和非洲大陸日益增長的軍事力量相結合,對美國在全球的安全保護構成了越來越大的挑戰。」

中共低利潤投資 投非洲國家所好

在非洲,多數國家都沒有健全的民主制度,西方國家希望借鑑馬歇爾計劃的成功經驗,在向他們提供援助時要加上一些「民主改革」之類的附加條件。這自然觸動了當權政府的神經。這個時候,中共的援助政策便贏合了他們的口味,這樣一來,當地的民主化改革也就無從談起。

魯曉萌也為,西方國家在向非洲國家提供援助時,有一些「民主改革」之類的附加條件。這個時候,中共的援助政策便迎合了非洲(某些國家領導人)的口味。

有批評說,由於中共只求以金錢換取資源,不求審視受援國家領導人社會責任的做法,導致許多受援國政府變得更糟。肯尼亞的《民族日報》2014年發表文章,對中共一項巨額鐵路投資提出質疑,這個項目一期工程就將烏干達的外債增加了1/3。

文章指出,像這樣的項目,肯尼亞應該通過世界銀行尋求融資,成本只相當於向中共貸款的1/3,只是貸款程序比較費時,要競標、歷經嚴格的環境和可行性研究。

知名政治社會學家、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丁學良認為,假如受援國政府或主要領導者胡作非為,那麼沒有附加條件的援助會造成非常負面的結果,大量的援助被貪污或浪費了。

結果導致,非洲不僅仍是全球最貧困的洲際,而且很多國家比二十年前更窮。有些國家甚至幾乎全靠援助而生存。例如在埃塞俄比亞,援助金已佔了90%的政府預算,另有七個非洲國家,援助金也已佔財政預算的70%以上。

一名到過贊比亞參加援非項目的中國工程師撰文說,他在贊比亞看到的該國總統車隊,全是奔馳、寶馬等高級轎車。當地朋友告訴他,外國援助,多被政府高官拿去揮霍了,尤其是買車。非洲國家的部長們開的都是世界級的好車,住的是佔好大一片地的兩層小樓。

穆督庫塔斯最後在文章中表示,中共在非洲的投資就其本身而言,並不真正為非洲國家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