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以來,中共內部公開分裂的跡象不斷顯現。

崔天凱否定央視「貿易戰」說法

首先,中共當局對貿易戰的宣傳政策搖擺不定。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對「貿易戰」說法出現反轉,與央視說法矛盾。

去年3月23日,崔天凱接受中共CGTN《薇觀世界》節目採訪時稱,打貿易戰中共將「奉陪到底」,「看誰真正堅持到最後」。

去年10月18日,在回答有關「貿易戰」的問題時,崔天凱表示,必須明確是誰發起了「貿易戰」,中方不願同美國或其它任何國家打任何形式的「貿易戰」。

今年5月24日,崔天凱接受美國彭博電視台「美國早間新聞」欄目採訪時,忽然又稱,「我從來不認為『貿易戰』是個合適的詞。貿易意味著互惠互利,戰爭意味著相互毀滅。怎麼能把這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放在一個詞裏?」

崔天凱對「貿易戰」一詞說法的突然變調,等於公開否定之前央視的說法。

今年5月10日,特朗普政府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5月13日晚7時,央視《新聞聯播》罕見使用「貿易戰」一詞,稱「中方已做好全面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準備」。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崔天凱在公開場合否定「貿易戰」一詞的說法來看,其立場變來變去,這很可能說明中共內部對貿易戰存在嚴重分岐。在一定程度上,可能連崔天凱也搞不清楚,中共最高層到底是怎麼想的。

《南華早報》兩則報道披露中共內部分裂

最近港媒的兩則報道,也顯示出中共內部的分裂。

5月8日,路透社引述三位特朗普政府知情人士和三位私營部門知情人士的話報道,5月3日夜裏華盛頓收到來自中共的外交電報,系統地更改了近150頁的貿易協議草案,令美中數月的談判成果前功盡棄。

對於北京的大變臉,《南華早報》透露,中方談判團隊呈交的協議提案被最高層否決,習近平說「我會對所有可能的結果負責」。

然後《南華早報》在5月12日報道,中共內部一些有影響力的鴿派,反對習近平在中美關係問題上蠻幹,這些人中許多是紅二代,退休高官。他們要求當局重新審視對美國的總體戰略,呼籲「中共領導層進行政策調整」。

一度被認為是劉源智囊的退休官員張木生表示,「中國(中共)過去幾年來過於任性,未能認識到中美在很多領域存在的巨大差距。」他認為,對世界宣傳所謂的「中國模式」或者「中國辦法」沒有必要,只會招來攻擊。

分析:周小川語帶雙關

而這次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所採用的策略,也以中共財經官員的反彈最為強烈。

周小川5月17日在北京出席一個研討會的時候表示,觀察目前的全球經濟,有些國家新上台的領導人,完全違背經濟學理論與常識,在體制和政策選擇上,似乎是主要依靠商業直覺。

周小川強調,「這種不尊重科學和前人積累的理論和知識的做法,終將會碰壁」,這會消耗這個國家和全球經濟的資源,他們會為這種做法付出巨大無比的成本。

周的這番話,解讀兩極。有的說這是周小川在說特朗普,也有的媒體指周的話是暗諷習近平。

周小川是朱鎔基派系的官員。巧合的是,5月19日被宣告「主動投案」的前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可謂朱鎔基的老部下,以後的仕途都在金融機構工作,一直到擔任證監會主席,可以說是朱鎔基的人馬。

前社保基金會理事長樓繼偉,因為炮轟習當局《中國製造2025》的政策,被提前解職。樓是江澤民、朱鎔基掌權時得勢的人。

5月27日,周小川還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公開爆出與當局不同的想法。

周小川在日本參加一個會議的時候說,「7」不見得要當做是匯率的底線,匯率也不必過份關注所謂整數位,中國依然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決定機制。

近期,中共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劉國強、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央行行長易綱均對人民幣匯率講話。外界據此認為,「7」是中共人民幣匯率的底線。

分析:有關韓正和王滬寧的傳聞 說明了甚麼?

對於《南華早報》透露的,5月初中方談判團隊呈交的協議提案被習近平否決的消息,最近又有其它說法流出。

有傳言指,江派常委韓正與王滬寧是黑習的主將,他們在中美貿易戰中攪局。

消息還說,韓正是跳出來反對中美貿易談判的主要人物,他逼迫習近平最終放棄了貿易協定的承諾,而王滬寧在理論上給習設下了圈套,在文本上給習平設陷阱,高級紅、低級黑,總設計師就是王滬寧。

在台灣政論節目《年代向錢看》5月21日播出的節目上,旅居台灣的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透露,是江派的韓正在政治局常委會上一手攪黃了中美已接近達成的貿易協議。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這些傳聞至少說明,中共內部現在是一盤散沙。中共官員們沒人會相信毛澤東那一套能指導中共與美國在各方面對抗,也不會跟著最高層「自力更生」的指令走,都在想著如何留後路。

李林一認為,中共內部在美國貿易戰的壓力下,裂痕不斷擴大是不爭的事實。而這些裂痕,隨著後續壓力越來越大的時候,終有一天會公開到檯面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