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全面爆發,北京當局落入被動挨打的境地。有消息稱,江派常委韓正給習設局,一手攪黃了中美貿易協議。而王滬寧主管的宣傳系,極力鼓動反美宣傳,也是在給習下套,使習裏外不是人。評論人士認為,貿易戰已經成為習生死存亡的大戰,各個派系對中共當權者已失望至極,江派勢力正伺機逼宮,發動新一輪政變。

中美貿易戰在特朗普總統5日發推文宣佈徵稅那一刻正式爆發,在此前一個星期,就有親共媒體暗示,中方可能「寧肯談不成」,也不接受美國的苛求。

貿易戰爆發後,有江派背景的香港《南華早報》披露了一個重大的信息,就是習近平對雙方已經達致的協議草案不滿意,要求他的團隊修改,並表示:「我將對所有可能的後果負責」。

此舉導致特朗普總統一怒之下,對中方全面加徵關稅。

習近平鎮不住「反習派」?

貿易戰重新開打後,中共政治局在5月13日舉行會議,習徵求其他24名政治局委員對美國「最新要求」的看法。

由於貿易戰已經打響了,再開政治局會議有何用呢?有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徵求政治局委員意見,可能是對江派媒體放風,他應為貿易戰負全責的反駁,因為如此重大的事沒人能承擔起全責。

對於有人批評習沒有處理好中美關係,顯示其能力不足。《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台灣大學政治系榮譽教授明居正的分析認為,這正是「反習派」的批評。當年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就是這樣下台。

對於習負全責一說,明居正認為,發佈這消息的《南華早報》背後的勢力是曾慶紅,也就是「反習勢力」要求習要為貿易戰成敗負全責。而中共突然悔約,可能是習面對內部反對勢力太大,壓不住,所以不得不後退。

習近平生死存亡的大戰

立場新聞24日刊發的一篇評論文章,則把中美貿易戰稱為貿易戰中戰。

文章說,在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前提下,已令中共其他勢力板塊不滿,各方都在努力尋找機會把習近平扳倒。這些勢力板塊的代表,肯定正是反對150頁美中協議內容的人物。

評論認為,在既得利益及權力遊戲的交疊底下,中美貿易談判拉倒,肯定讓他們成為最大得益者。一方面鞏固自身的既得利益,如果中方因為與美方打持續貿易戰而導致經濟嚴重下滑的話,他們更可以藉此逼宮,要求習近平下台。

文章說,這意味習近平的權力並不絕對,而且有被削弱之嫌。內憂外患,中美貿易戰對習近平來說已經超越了國與國的博弈。更是他個人權力地位生死存亡的大戰。

貿易戰好似一劑催化劑,正在使背後進行的中共黨內各派鬥爭浮出水面,各派系正在利用美中貿易戰的機會布局和爭鬥廝殺。示意圖(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貿易戰好似一劑催化劑,正在使背後進行的中共黨內各派鬥爭浮出水面,各派系正在利用美中貿易戰的機會布局和爭鬥廝殺。示意圖(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韓正設局 一手攪黃美中協議?

有台灣政治金融專家則透露,是中共江系常委韓正一手攪黃了美中已經接近達成的貿易協議。

5月21日,旅居台灣的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透露,中美貿易談判代表在北京進行第10輪談判,快結束時,大約150頁英文的協議書,第一次完整的翻譯成中文。但在劉鶴向中共中央報告的時候,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翻盤了。

從北京傳出來的說法是,5月1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以韓正為代表的高層跳出來全面反對跟美國達成的協議,最後習拍板說,他準備忍受貿易戰的升級和長期進行的狀態,拒絕跟美國在已經達成的協議上簽字和妥協。

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說,江系常委韓正反對與美國簽署貿易協議,實際上是給習近平設局,讓習相信不保黨就權力地位不保的假相,並拋出集體負責的說法迷惑習。最終的目的是反攻倒算拿下習。

王篤然認為,韓正一個人不敢跳出來反對貿易協議,他是江系和反習力量的代言人。習近平身邊既有韓正,又有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被江系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

王滬寧給習近平下套?

中美貿易戰火重燃後,主管宣傳系統和中共黨務的王滬寧下密令,要求全國各電視台,每晚在黃金時段播放一部反美抗戰電影,以「鼓舞抗美士氣」,且在半年內要播出70部,引發一片抨擊聲。

有評論人士稱,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初,王滬寧曾被指給習近平下套,是「誤導」習、激化貿易戰的罪魁禍首。

王滬寧被稱為是「三朝元老」或「不倒翁」。他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賞識、提拔後,在胡錦濤和習近平上台後仍然不倒,一直身處要職。

雖然王滬寧一直極力避免表現出自己的派系,但大多觀點認為,王是對他有知遇之恩的江澤民的人馬。也可以說,王是江埋在胡錦濤和習近平身邊的一枚棋子。

大紀元中文網28日報道說,習近平被江系勢力故意誤導,並引入貿易戰的僵局後,能夠使習「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江系勢力,已經不滿足於現狀,正迫不及待地捲土重來、「謀而後動」,對習進行進一步打擊,以謀求重新完全掌控權力中心。

大陸媒體人楊海鵬分析說,中美貿易戰的後果,或會導致中共內部分裂產生逼宮想法,習近平可能被迫在國內出牌。若放棄談判,中美大概率走向對抗,若簽下一紙合約,利益集團或會號召「內誅國賊」。如若社會被點燃,軍管必然是大概率。

外界分析,北京當局如果從中華民族的長遠利益出發,本可以借這次貿易戰順勢進行結構性改革,但中共當局為了死保中共體制,導致在貿易戰中顧此失彼,處處被動,各個派系對中共當權者也已經不抱希望,使當權者裏外不是人,才給了江派逼宮的機會。

事實上,大紀元系列社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早已經為北京當權者指明一條出路: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

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後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順天則昌,逆天則亡。中國的執政者何去何從?就看他們自己的選擇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