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居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居民王珍,在1989年時住在北京天安門附近,她晚上常常和先生一起到天安門廣場散步。王珍回憶道:「1989年6月3日,是個星期六。像往常一樣,我和先生一起去住在京城西邊的婆婆家。」他們一路上見證了要求民主自由的學生運動。

王珍說:「1989年6月3日那天,天安門附近的地鐵停運,公共交通也癱瘓了,只好騎單車。」提起當時的情景,王珍還歷歷在目,她說:「我和我先生早晨出門,正好經過了天安門廣場,沿著長安街從東向西走,路經了天安門,新華門,西單,南禮士路,木樨地等地,路經之處到處都是示威的學生和市民。」

王珍和先生目睹了那時的場面。當時只是覺得很不尋常,便隨手拍下了一些照片。

王珍無不感慨地說:「沒想到那竟是天安門廣場事件前的最後一個上午。而這條路段是軍隊從西向東進,進入天安門廣場的唯一通道。那些照片所拍之處也是六四民眾流血最多的地方。」#

1989年6月3日早晨。天安門廣場過街通道。(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早晨。天安門廣場過街通道。(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早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仍有人在絕食。(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早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仍有人在絕食。(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天安門廣場的民主自由女神。(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天安門廣場的民主自由女神。(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仍有人在絕食。紀念碑上的標語寫著「召開人大 推進民主」等。(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仍有人在絕食。紀念碑上的標語寫著「召開人大 推進民主」等。(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仍有人在絕食。紀念碑上的標語寫著「召開人大 推進民主」等。(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仍有人在絕食。紀念碑上的標語寫著「召開人大 推進民主」等。(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長安街新華門前。(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長安街新華門前。(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西單路口。(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西單路口。(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西單路口。學生堵住運武器的軍車。(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西單路口。學生堵住運武器的軍車。(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西單路口。學生們展示軍隊攜帶的武器。(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西單路口。學生們展示軍隊攜帶的武器。(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木樨地路口。(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木樨地路口。(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木樨地路口。(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木樨地路口。(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復興路22樓下。此為壓死3人的軍警車。(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北京市復興路22樓下。此為壓死3人的軍警車。(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這些軍人打算拖回出事的軍車,被人們擋住。(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這些軍人打算拖回出事的軍車,被人們擋住。(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一路軍人在北京長安街木樨地受阻。他們要拖回壓死人的警車。(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一路軍人在北京長安街木樨地受阻。他們要拖回壓死人的警車。(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一路軍人在北京長安街木樨地受阻。他們要拖回壓死人的警車,被民眾阻攔。(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一路軍人在北京長安街木樨地受阻。他們要拖回壓死人的警車,被民眾阻攔。(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天安門廣場往西的長安街,西單路口附近。(王珍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天安門廣場往西的長安街,西單路口附近。(王珍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