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惡霸」孫小果,在其家人的幕後運作下,不但沒有被處死,而且僅僅在監獄裏待了十來年就出獄了。出獄後,他還成了掌管多家娛樂場所的老總。

2019年4月,孫小果再因涉黑被抓。其父母的職務背景引發輿論關注。

孫小果再涉黑被抓

中共官方的消息顯示,雲南昆明市今年4月打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夥,孫小果的團夥在其中。

今年5月上旬,上游新聞援引曾接觸過孫小果的人士的話說,孫小果已經改名換姓成了李林宸,主要在昆明從事娛樂行業,名下有多家娛樂場所。

知情者還透露,此次孫小果是因多次打架鬥毆,被作為涉黑涉惡團夥打掉的。

而孫小果係1998年被中共雲南省高院判處死刑的罪犯。

孫小果曾多次涉強姦被判死刑

據大陸媒體披露,孫小果原名陳果,雲南昆明人。早在1994年10月,身為武警學校學生的孫小果就因參與輪姦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但他卻神奇地「在監外執行」。

1997年11月,孫小果又因強姦等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對於孫小果等人在強姦案中的殘暴行為,時任昆明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教導員曾對媒體表示,「幹公安工作這麼多年,我還從未見過如此殘暴的刑事案件。」辦案警官也透露,昆明的許多娛樂場所都要定期向孫小果交「保護費」。

1998年,孫小果因強姦、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數位未成年女性,並有當眾強姦情節,以及犯有故意傷害罪等罪名,被雲南省高院終審判處死刑。

但詭異的是,孫小果在獄中因發明國家專利,獲得多次減刑而出獄。

按照中共最高法院規定,對死刑緩期執行罪犯經過一次或幾次減刑後,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得少於十二年(不含死刑緩期執行的二年)。

但孫小果早在2010年,就已經以「李林宸」的名義在獄外活動,註冊多家公司,並成為昆明夜場上人盡皆知的「大李總」。

孫小果案發酵 父母情況被通報

21年前就被判死刑的孫小果,為甚麼能離奇地走出監獄後搖身一變成為夜場大佬,引爆輿論關注。

迫於輿論壓力,中共雲南省掃黑辦5月28日又公佈了孫小果案的信息,包括孫小果父母等家庭情況。通報稱,孫小果的母親為孫鶴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繼父為李橋忠,1992年與孫鶴予結婚,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1998年因插手孫小果強姦案被留黨察看兩年、撤職處分等;2004年轉任五華區城管局局長,2018年10月退休。

2019年4月3日,孫鶴予和李橋忠被採取留置措施,接受調查。

通報還稱,孫小果的生父陳某係昆明市某單位職工,1996年因腦溢血中風癱瘓後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並稱陳某從未直接出面干預過此案。

但《南方周末》5月16日曾引用多個信源報道稱,「僅以孫小果繼父和生母的職務背景,是難以做到讓當時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辦孫小果的」、「孫小果的『背景』是其當『大官』的生父,但孫的生父從未直接出面干預過辦案」。

孫小果生父被曝是雲南省常委

官媒人民網也刊發評論點出官方通報中的貓膩。評論稱,雲南省「官宣」回答了輿論已有的關切,但新的問題又來了:孫小果主要家庭成員的背景顯然談不上顯赫,竟然能內外勾結,展示了普通人眼中「通天」的能量,問題出在哪裏?

自由亞洲電台5月28日報道,中共雲南省政法體系內知情人士宋先生表示,關於孫小果的生父是誰,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朱先生稱,孫小果原名陳果,有消息指孫小果的生父是駐雲南的原14集團軍40師政委陳培忠,而官方和陳培忠都一直保持沉默。

朱先生表示,陳培忠是對越作戰的一個指揮官,後來做到中共雲南省的紀委書記。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以他這樣的能量,給陳果改判成現在這個結果應該還是不難的。陳果那個繼父,就那個城管局長可能確實沒有這個能力。

簡歷顯示,陳培忠曾任陸軍14軍40師政委,14軍副政委、政委,13軍政委,1996年底升任雲南省軍區政委,第二年兼任雲南省常委,1999年轉任雲南省紀委書記,2001年至2006年任雲南省委副書記、省紀委書記、黨校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