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痛苦記憶會影響人們的正常生活。兩份前沿的神經學研究提出了兩種能夠抑制、甚至完全清除痛苦記憶的辦法。

一份近期發表在《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上的研究探索了利用麻醉劑異丙酚(propofol)抹去記憶,特別是負面情緒記憶的可能性。

麻醉劑或可抹去 悲傷記憶

研究認為,當記憶被開啟時,大腦對記憶有個審議過程,好比從文件櫃中取出一份文件,審議後,再放回去。理論上認為,在審議的過程中,文件容易被修改,這個時間點應該是編輯記憶的良好的時間點。

研究者找了50位與醫院預訂了結腸鏡檢查的問診者參與實驗,利用他們被麻醉的機會開展實驗。

在麻醉前一周,給所有參與者觀看兩個幻燈片故事,兩個故事都在中間部份有較為悲情的情景,一個是孩子遇到車禍;另一個是年輕女子被綁架。

在麻醉手術當天,就在他們即將被注射麻醉劑的時候,研究者讓他們看第一個故事情節的幻燈片,但是裏面某些情節被遮蓋掉,有意讓參與者此時調動記憶去回憶一周前看到的故事的原貌——相當於激發取出文件審議的過程。

而就在此時,麻醉劑生效,參與者失去知覺。接下來實驗參與者被分為兩組,一組在麻醉後剛甦醒的時候立即讓他們複述兩個故事的梗概,另一組在甦醒24小時後進行同樣的測試。

結果顯示,剛甦醒的參與者對兩個故事都能準確複述;而24小時後進行測試的參與者對第一個故事的記憶就有很多模糊和不準確的地方,而對第二個故事,也就是在被麻醉前沒有被要求進行回憶的那個故事,卻能完整準確的複述。

更重要的是,參與者並不是忘記了整個故事,只是忘記了故事中悲傷的情節。

由此研究者們認為,在大腦取出記憶進行回憶的時候,麻醉劑異丙酚具有抹去負面記憶的特殊功能。

控制海馬體 挑選正面記憶

另一份近期發表在《現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上的研究,通過對老鼠海馬體的研究,認為不同區域分別負責搭載積極和負面的記憶。

這份研究發現,老鼠海馬體區域的底部受到刺激時,負面記憶被激發,甚至被增強;相反的,刺激海馬體頂部的細胞,正面的記憶被激活。

研究者們表示,當然,首先要確認人類大腦在這方面的運作是否和老鼠一樣。

如果人類大腦在這方面具有同樣的特性,研究者們稱,這份研究將對創傷應激症(PTSD)或焦慮症起到很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