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大連市白雲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黃桂英在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和監獄的五年中遭受種種折磨,以致患重病,出獄後被非法開除公職,無生活來源,多次上訪無果,身心遭受極大傷害,於2019年5月5日離世,終年57歲。

明慧網報道,黃桂英去世前被家人送入醫院搶救時,醫生檢查後說其肚子里長了惡性腫瘤,至少有兩三年的時間。她出獄後的時間僅1年零7個月,她是在獄中被迫害致病重的。

在修煉法輪功前,黃桂英曾因做過手術,身體無力,抱著鍛鍊身體的目的,修煉了法輪功,後來所有病症都不治而癒,身體健康,在以後的20多年裏從未再吃過藥。

不僅如此,她變得心胸開闊,處處按「真、善、忍」做人,和同事相處和睦;對學生耐心輔導,所教學生成績都提高很大,受到家長、學生的好評,曾被評為區「雙熱愛好園丁」。

然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因堅守信仰,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和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殘酷的迫害。

2010年8月15日,黃桂英因在大連市莊河蓉花山大集市講法輪功真相,被莊河蓉花山派出所警察綁架至大連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1年,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女所三大隊。她因不放棄修煉,被強拉到東崗(刑房),三次遭「抻刑」折磨。

2013年9月29日傍晚,黃桂英在中山區桃源街附近發送美國神韻藝術團在世界洪揚中華傳統文化的演出的光盤,發到一便衣警察手中,被桃源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至大連市看守所。

2014年7月16日,她被中山區法院非法庭審,遭誣判4年;2105年3月24日,被綁架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當時體檢時,其血壓高壓達230毫米汞柱,卻仍被強行收監。

2017年9月28日,黃桂英結束冤獄回到家後,才知道原單位白雲小學對她停職、停薪,後於2017年3月已非法開除其公職。她出獄後生活沒有著落,丈夫又下崗,家裏只能靠親戚朋友幫助維持生活。

由於她的工資卡、醫保卡、養老保險均被非法封存,她無法辦理退休事宜,社保局還告訴她,要辦理退休的話,她得自己重新補交15年的養老、醫療保險後才能辦理。

為了生活,她不得不開始上訪,多次上學校、上區教育局、市教育局、社保局要求恢復公職、恢復工資、恢復養老保險等,但一直無果。

由於她的身心遭受極大壓力,其身體狀況每況愈下。2019年4月末,家屬發現她時而精神恍惚,吃不下飯,人消瘦得厲害,走路沒有力氣,肚子脹得很大,雙腿腫脹。

2019年5月初,她的身體情況惡化,家屬將其送進鐵路醫院。因她的醫保卡被封,家屬自費所有費用。當天下午5點16分,她不幸離世。

生前曝光遭受的迫害

生前黃桂英曾在明慧網上曝光了她所遭受的迫害經歷。

2010年8月,她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關押在遼寧省馬山家勞教所。期間遭受種種迫害,尤其是遭受「抻刑」的折磨。

第一次,2010年10月,馬三家勞教所警察強迫她寫「三書」(「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幾個警察按著她,給她的雙手戴上手銬,並分別銬在兩張床上,使她不能站立,只能蹲著;然後,把兩張床使勁往外拉,她的胳膊被抻到極限,手銬卡到肉裏,使她疼痛難忍。

第二次,勞教所搞所謂的法輪功調查問卷,她因回答她要繼續修煉法輪功,被帶到刑房裏遭受迫害。警察搧她的臉,把她按倒,戴上手銬,上「抻刑」,將其兩腿綁在床頭和床柱上,兩手在床的兩側,警察向前拽著手,成大字形;期間,警察還用電棍電她的下巴。

馬三家勞教所的酷刑折磨示意圖:上大掛(「抻刑」的一種)。(明慧網)
馬三家勞教所的酷刑折磨示意圖:上大掛(「抻刑」的一種)。(明慧網)

第三次,她因不背勞教所監規被警察帶到刑房上「抻刑」。幾個警察一起上,把她按倒,給她戴上手銬,同第一次「抻刑」一樣,把她的兩手銬在床上,兩手被抻致極限。

抻完後警察覺得這個對她已不好使,就又換成一隻手被銬在下鋪床上,一隻手被銬在上鋪床上,使她站不了,蹲不下;警察還使勁拉床,把她的左右手調換著抻。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抻刑,將受刑者的手一高一低分銬在兩張床上,再用力抻開兩床,使其兩個胳膊被抻至極限。(明慧網)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抻刑,將受刑者的手一高一低分銬在兩張床上,再用力抻開兩床,使其兩個胳膊被抻至極限。(明慧網)

在抻的過程中, 警察把著她的被抻得腫大的手寫罵法輪功的話,還把她後背的衣服掀開,在背上寫誣衊法輪功的話。她一直被抻到晚上吃飯的時間。

遼寧女子監獄12監區的罪行

黃桂英於2015年3月24日被強行關進遼寧女子監獄。

監獄裏的12監區也叫「矯治集訓監區」,是專門做「轉化」(指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的監區。進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只要不「轉化」,首先被關進這個監區。該監區有四個小隊,警察專門利用犯人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這個人間地獄裏,犯人們拚命地表現,討好隊長,讓隊長多給加分,可以得到減刑一個月或半年的好處。

他們對法輪功學員不是打就是罵,採取下三濫的手段,逼著法輪功學員認罪。用他們的話說,這個監區不留法輪功學員,你不認罪,不「轉化」就一直不停地迫害你。

下面是黃桂英在12監區遭受的迫害:

黃桂英在12監區白天和晚上被強制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她堅決不看,說這全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包夾和犯人對她張嘴就罵,動手就打,搧臉、揪頭髮、用腳踢、往臉上吐唾沫、用手掐她的胳膊,肉被掐得呈紫色。

一次,包夾讓她認罪,她說自己沒罪,是共產黨錯了,包夾氣得暴跳如雷,拿起幹活用的膠缸砸向她,把膠抹到她頭上,倒在她身上,一直折磨了她49天。

包夾不讓她買生活用品,不讓用手紙,不讓借,不讓買;不讓洗漱,累計181天之久,她基本上沒怎麼洗漱過。

犯人和包夾不讓她正常吃飯,有時還成頓不給飯吃。一次,一個犯人偷偷給她點飯吃,被看管她的包夾大罵一頓,說是政府不讓給她飯吃。她找隊長評理,隊長說:「餓不死你就行。」她只能偷偷地從垃圾袋裏撿其他犯人扔的東西吃。

在2016年8月,她被罰蹲一個星期,不准上廁所。

冬天惡人們往她脖領裏倒冷水,還往她的睡覺床上倒水。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澆冷水。(明慧網)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澆冷水。(明慧網)

每次當家屬接見時,因為害怕她揭露監獄裏的罪行,接見之後獄警都加重對她進行迫害,以至於她都不敢讓家人來看她了。

黃桂英寫道:「為了讓我認罪、『轉化』,她們甚麼下三濫的手段都用盡了,真是罄竹難書。」「只因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做比好人還好的人,在中共統治下會遭到如此殘酷的迫害,而這只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