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局「掃黑除惡」及深挖政法官員充當黑惡社會組織「保護傘」的過程中,大陸近日出現多起公安官員自殺現象,有些官員自殺的手段還很殘忍,引發外界關注。

5月22日,安徽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政委汪鳳翔,在距離該市260公里之外的黃山市自殺。通報稱,汪鳳翔係服農藥自殺,車內留有遺書,他生前長期服用「抗抑鬱症藥物」。

5月20日,湖南張家界市公安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余四清,在家自殺身亡。

《新京報》引述前張家界市政協提案法制委主任龔厚欽的話稱,事發當日,余四清家人發現余四清將自己反鎖房間內,懷疑其用木工鑿子插向身體多個部位後死亡,致命傷在手上。現場留有遺書證實自己難忍病痛之苦很久了。

報道稱,余四清患有腎病多年,還曾重金屬中毒。3個月前,他曾向公安局遞交辭職書,但沒被正式批准。

大陸網民對余四清這種極端殘忍的自殺方式表示懷疑:「這種死亡法也太殘忍了吧?」「還寫遺書證實自己不堪病痛自殺?抑鬱症=必須封口?!」「媒體和網民對官員『自殺』兩字很敏感,浮想聯翩,尤其是特殊時期。」

5月13日凌晨,安徽安慶市懷寧縣公安局紀檢組組長李慶洲突然離奇猝死,年僅49歲。官方公佈的訃告顯示,李慶洲因患肝病長期服藥,產生「精神抑鬱」。

中共公安系統官員密集自殺或離奇死亡,立即引發外界的關注。就在這些官員自殺的一個月前,中共掃黑除惡督導組今年4月初完成對包括湖南、安徽在內的11個省份的進駐工作,督導組其中的一大任務就是要深挖黑惡社會背後的「保護傘」。

而大陸黑惡社會組織背後,一般都有各級公安人員或政法系統官員充當其「保護傘」。

如武漢市中級法院前院長王晨、武漢市檢察院前檢察長孫光駿、武漢市委政法委前常務副書記周濱、黃岡市公安局前局長汪治懷、黃陂區前政法委書記李勝橋等政法系高官,都因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而一一倒台。

外界認為,在當局持續高壓反腐和「掃黑除惡」的背景下,上述官員的死亡難免令人浮想聯翩:中共公安一直充當中共迫害民眾的急先鋒,他們不但迫害訪民、異見人士、維權律師、信仰團體,而且還與黑惡社會組織內外勾結,魚肉百姓,手中沾滿了普通民眾的鮮血,因此一些官員害怕在本輪「掃黑除惡」的運動中被清算,選擇自行了斷。

而中共官方為了掩蓋在這個「掃黑除惡」特殊時期官場的恐慌情緒,因此一直被慣用的「精神抑鬱」就成了官員自殺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