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5月20日公告稱,對華為的出口管制禁令會有90天的寬限期,於8月19日截止。與此同時,華為集團創辦人任正非5月21日上午在國內記者會上呼籲「千萬冷靜,別煽動中國社會的民族情緒」。

美國商務部表示,在這90天內,華為可以購買美國生產的零部件,但僅限於「華為『現有』產品/設備」的支援,並不包括研發收購、專利轉移與未上市新產品的零件。期間,美方企業若對「出口管制禁令」有疑問,可向官方諮詢。90天後,美方將視「後續狀況」決定,是否延長寬限令。

自5月15日特朗普總統宣佈「國家緊急狀態」,並授權美國商務部對「威脅美國國安」的中國科技企業採取「出口管制禁令」後,包括英特爾、高通、賽靈思(Xilinx Inc.)和博通(Broadcom)公司在內的晶片製造商已停止向華為供貨。谷歌已不再允許華為使用安卓(Android)操作系統的接口。

一時間,華為被多方圍堵,除5G系統遭狙擊外,華為手機也受到重創。

任正非放軟姿態?

華為集團創辦人任正非21日上午在深圳召開的國內記者會上,一方面強調「華為的實力足以撐過這關」,另一方面也不斷提醒「各方冷靜」。

他說,美國的「90天寬限期」意義不大。他強調,華為的生產能力還是很大的,不會超出公司的負增長,不會對產業發展做出傷害,「我們不會輕易狹隘地排除美國晶片,要共同成長」。他也表示,如果出現供應困難的時候,華為有備份,能夠挺過困難期。

「大家要罵就罵美國政客,這件事不關美國企業甚麼事。」任正非還表示,愛華為不一定買華為手機,「像我的小孩就是不愛華為,因為他就愛蘋果……我們家人現在也都用蘋果的手機,蘋果的生態很好,家人出國我還送他們蘋果電腦,所以不能狹隘地認為愛華為就得用華為手機。」

經濟學博士、時事評論員李松筠表示,任正非的這次講話明顯對美國放軟了姿態,希望美國可以像對中興一樣取消禁令。

「因為華為之前已經儲備了很多晶片,可能會撐個半年以上,所以華為利用這個緩衝期,一方面希望像中興公司一樣,通過中美高層對話或者習特會,達成一個和解的協議;另一方面,華為對美國企業大加讚美,可能也是希望通過這些企業,去說服特朗普政府放鬆禁令,放華為一馬。」

她對大紀元記者說:「華為並非像大陸媒體宣傳的那樣,是因為技術太強,而遭到美國的嫉恨。如果華為技術那麼強,就用不著費力氣去儲備那麼多晶片了,也用不著把自己研發的晶片壓在箱底當『備胎』了,也用不著表態說『華為不會輕易狹隘地排除美國晶片,要共同成長』等等。」

致命的打擊

大紀元專欄作家、著名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博士認為,晶片及谷歌的「雙重斷供」對華為來說是致命的打擊。

獲得信息工程博士學位的章天亮在其自媒體上介紹,搞集成電路設計的人都知道摩爾定律,「摩爾定律指的是在單位面積上能夠集成晶體管的數量大概每十八個月會翻一番,也就是說晶體管越做越小,晶體管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小。」

他說:「現在這個集成晶片能夠達到最大的精度是五納米,就是兩個晶體管之間線路的寬度是五納米,一納米是一百萬分之一毫米。」

甚麼樣的工藝才能夠把這個電線刻到這種程度?章天亮介紹說,實際上有一個非常先進的設備叫光刻機,這種設備只有荷蘭有賣,但卻不賣給中國,所以如果中國真的自己能夠設計晶片,也根本無法生產。

他表示,做一個晶片需要幾十個企業的配合,從整個晶片的設計,到封裝,中間要經過大概二千到五千道工序。

另外,晶片試驗,需要有一個仿真軟件,如果沒有這個仿真軟件,就無法完成對晶片的測試,而中國沒有那個仿真軟件。

「種種跡象表明,中國如果想做出這樣晶片的話,不是五年十年的事情。像Intel這些比較成熟的晶片公司,都是幾十年的積累,每年投入的研發費可能上百億美元,然後不斷地更新換代。」

他說:「如果五年十年的話,你都不知道比別人晚了多少代了。所以說,有些人說華為可以通過自己設計晶片,來度過這個寒冬,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此外,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統,是除蘋果之外幾乎所有的手機廠家都在使用的操作系統,如果谷歌不提供系統支持,那麼華為手機在軟件上也失去了安卓系統升級的可能。

「安卓系統如果將來不授權給華為,華為可真就死掉了,因為你不可能自己花那麼大的力氣去開發一個操作系統。那等於是你從頭到尾,從硬件到軟件完全從頭做起,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章天亮表示,現代社會實際上是一個高度分工、高度協調的社會,就像蘋果公司有超過二百個部件的供應商,在不同的國家。「蘋果自己根本不生產手機,都是代工。所以如果美國不向華為提供硬件、軟件的話,華為等於要把所有那些國家做的所有最好的技術,都得在中國複製一份,才能夠做出這樣好的手機來,所以我覺得這對華為來說,真的是致命的打擊。」

他說:「所以華為現在唯一能寄予希望的就是跟美國達成協議,讓美國繼續賣晶片給他。當然美國對華為的這種盜竊別人知識產權、盜竊別人數據的行為,深惡痛絕。但是華為從美國採購大量晶片的同時,也給美國創造了一些就業機會,所以美國一些晶片製造商,在華為被封堵的時候,實際上他們的股價也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