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屠殺六四民運人士30周年前夕,美聯社前攝影師維迪納(Jeff Widener)講述了他當時在槍林彈雨中差點丟了性命,以及他如何拍下六四「坦克人」並把照片傳到美國的過程。

台灣中央社5月20日報道,在六四30周年前夕,美聯社前攝影師維迪納接受電子郵件採訪,並講述了他在六四期間的親歷經過。

維迪納說:「作為攝影記者,那是我報道過的最不可思議的故事之一!」

回想1989年初到北京的情景,維迪納說:「我記得示威的學生當時好高興,空氣中有股興奮的氣氛。我看到塑造民主女神像的位置,就面對著紫禁城的大幅毛澤東畫像,那是民主與專制直接的衝突。言論自由能在中國大陸不受箝制,感覺難以相信。」

但興奮的情緒並未持續太久。北京的空污,讓初來乍到的維迪納患上嚴重流感;6月4日晚間發生的武裝衝突,更差點要了他的命。

他回憶說:「在天安門廣場附近一場焚燒裝甲車的事件中,示威者一顆沒丟準的石頭砸中我的臉。我的相機承受了石頭的力道,我才免於一死,但我的頭部仍受傷了。」

被石頭砸中後,維迪納高舉護照,大叫:「American(美國人)!」帶頭學生才叫大家冷靜,接著指著一名士兵的屍體。「那具屍體蜷縮在焚燒中的裝甲車旁。那個帶頭的學生要我拍屍體的照片,好讓世人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拍攝完街頭的血腥場景後,維迪納在街上遇到了原本陪同《洛杉磯時報》記者採訪的美國交換學生馬爾森,並在他的協助下,夾帶著相機進入北京飯店6樓陽台,拍攝天安門廣場情況。

1989年6月5日,維迪納在北京飯店拍下肉身擋車的「坦克人」照片,成為最廣為人所知的六四事件的象徵。

維迪納表示,由於頭部受傷,加上嚴重流感,他的判斷力已受到影響,因此在拍「坦克人」時,甚至忘記檢查相機快門速度。「我用800mm的長鏡頭,快門速度慢到1/30秒。那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奇蹟似地,有一張成功了。」

拍下照片並不代表甚麼,重要的是如何將照片傳遞出去。所幸,馬爾森將底片夾帶在內衣中,並前往美國駐北京大使館,請使館人員將底片轉交給美聯社,才使這張相片被世界各地的報紙採用。

北京教授目睹軍人開槍 多名學生遇害

據香港《蘋果日報》5月5日報道,曾參與「六四」的北京電影學院前教授郝建接受採訪時披露,1989年6月3日晚10點多,中共戒嚴部隊就開槍了,「中共當時最怕軍隊不開槍,否則會對其政權形成致命性的變化」。

戒嚴部隊開過來的時候,郝建正在天安門西側的南長街附近,軍人手拿盾牌,端著衝鋒槍湧了上去,在他面前二三十米處有學生拍照,「照相機閃光燈一閃,一梭子彈就立刻打過來,我親眼見到兩個學生倒在地上。」他說。

「法西斯!暴徒!」郝建和民眾大喊。

郝建還介紹了他回北京電影學院,途經政法大學時,看到在主樓門廳停放著5具遇難者屍體,屍體當時仍在滴血,有人的頭顱被坦克壓爆,綁在頭上的紅布條已經深深嵌入了面頰。

他的堂弟郝致京也在這次事件中遇害,他當時尋遍北京各大醫院的停屍間,二十多天後才在復興醫院的狹小冰櫃中找到堂弟全身烏黑的屍體。

中共屠殺多少人?

1989年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共調集近30萬戒嚴部隊,動用坦克、裝甲車、機關鎗血腥鎮壓了在天安門廣場請願的學生和市民。

據美國和英國的解密文件顯示,中共在這次鎮壓中,至少造成了一萬多名平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