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網上看到一個朋友轉過來的影片,說的是在中共開會時,那些端茶遞水的服務員,居然被教導到把一個倒茶水的流程,細化分解成25個步驟!為此,中共在黨報上還津津樂道、引以為豪。幽默的網民說,中共是「在扯淡的事情上很專業,在專業的事情上很扯淡!」真是這樣的,這也是集權國家那些無聊至極的事。其實,中共所謂「一帶一路」國際倡議和投資計劃,基本上也是這樣一個把本來屬於專業投資上的事情,變成了具有政治目的的把戲,再因為國際社會的覺醒,讓這個鬧劇被釜底抽薪而前途渺茫。

「一帶一路」的全稱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英文簡稱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BRI)」。這是中共於2013年開始倡議並主導的跨國經濟帶。從中共的規劃看,它遠遠超過了歷史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行經範圍,在中亞、北亞和西亞、印度洋沿岸、地中海沿岸的國家和地區之外,更延伸到了北美、澳洲和歐洲。

通過陸上的一帶,中共試圖強化與沿線國家及地區的經濟合作,加強沿路的基礎建設,更希望能消化中國大陸過剩的產能與勞動力,保障中國大陸的能源供給,並帶動中國西部的開發。海上的一路,中共試圖從中國大陸的沿海港口通過南海,抵達印度洋,最後延伸到歐洲;另一路則通過南海進入南太平洋。 

2013年11月中共在其十八屆三中全會中,把「一帶一路」升級為國家戰略,因為這個倡議既可能解除中國國內經濟的困境,又看起來很有擴張性和前瞻性;既能擴大中共在世界上的影響,還能幫助中共權貴轉移資金,他們當然樂此不疲。

2014年中共設立「絲路基金」,出資400億美元。2015年,中共倡議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亞投行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其中中國投入290億美元,投票權是30萬票,為最大股東,遠遠高出其它所有國家,比其後兩個最大的股東印度(84億美元)和俄羅斯(65億美元)的總和,還要大上一倍。

2014年中共設立「絲路基金」時,出資400億美元,但2017年增資時,只投入了1,000億人民幣(約148億美元)。為甚麼出現這個微妙的變化呢?是全世界都能接受人民幣了、或者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成為國際貨幣了嗎?當然不是。

一帶一路從2014年開始實施,到今天陷入困境,甚至被稱為「悄悄死去」的宣傳計劃,這是因為中國的經濟現狀,尤其是對外貿易,已經不能支撐一帶一路這樣的「大撒幣」項目了。有人把中共的一帶一路比作美國二戰後的馬歇爾計劃,認為通過馬歇爾計劃美國能崛起成為世界霸主,中共也許能從一帶一路中「崛起」,成為可以挑戰美國的超強。

美國當年援助歐洲的馬歇爾計劃,其中部份是貸款,大部份是援助,花的都是自己的錢、自家的美元。當然,美國政府不可能隨便印鈔來援助和投資歐洲,而只能是靠國會授權、增加稅收、減少支出、擴大財源來實現。比方說,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會民主黨人基本達成共識的2萬億美元基礎建設投資,用於更新美國的道路、橋樑等,是準備從提高美國汽油銷售稅來實現的,美國民眾可能每加侖汽油要多付25美分。民眾對此也沒太多異議,因為是民眾在使用這些高速公路、橋樑,自家給自家修橋補路,也是應該的。就是每次汽車加油時,要多付2至5美元而已。

中國則不同,中共要對外投資,最理想的情況,也是用自家的錢,用人民幣來支付。中共甚至希望用自家的工人,這樣從材料、機械到人工,都可以用人民幣支付。但中共沒有辦法這樣做,它也許可以通過易貨貿易與邊境國家這樣做,但不能與遙遠的國家這樣做;那些合作的國家也不想背上人民幣的債務,因為沒有保障,它們也不願意把中國工人帶到自己的國家搞基建,擠走自家的工人,又背上了債務。中共能夠做的,只能是利用其外匯儲備,利用貿易順差賺來外匯硬通貨,用這些錢來投資一帶一路。

中國的對外貿易順差主要來自美國,部份來自歐洲國家。從美國佔的便宜最多,也引起了特朗普政府的最大反感。所以,特朗普一旦開打貿易戰,對中共的衝擊也就最大。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的數據,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從1998年大約300億美元慢慢增加到近1,000億美元。最大幅度的增加,是從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開始的。2007至2008年達到了約3,000億美元的高峰。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這個趨勢略微減緩至2009年的2,000億美元,2010年以後快速增長。到2014至2015年、中共推出一帶一路項目時,正是中共最躊躇滿志、得意忘形的時候,他們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3,500億美元!中共的美夢和如意算盤,是這樣的順差會繼續,這樣美國人等於每年給中國3,500至3,700億美元,十年下來就是4萬億美元,中共就可以用來對外投資、收買兼併、推動一帶一路、施加專制影響、為自己買後路了!

2016年特朗普當選,中共還沒有立即意識到大難的降臨。2017年中美元首會談時,中共還以為大局已定,特朗普已經被它們搞定了。等到2018年特朗普開打貿易戰,才讓中共大吃一驚,他們突然發現,原來的設想、計劃、妙計全都陷入困境,打斷了中共一廂情願的美夢。特朗普貿易戰截斷了中共的財源,使中國的外匯儲備立即陷入危機,中共隨即對中國百姓的換匯和外資企業的匯兌,實施了更加嚴厲的控制。進入2019至2020年,中共的巨額貿易順差會成為歷史,中共手中的外匯,也會迅速消失。這就意味著,特朗普的貿易戰,已將中共的一帶一路釜底抽薪,中共驟然夢斷!(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