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東時間5月10日上午9點半,中共副總理劉鶴在特朗普政府關稅已經升級的情況下,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又坐到了談判桌前。有消息預計,當天,中方代表團有可能將離開美國。

美徵稅開啟 特朗普連發5推文:不急談判

稍早前特朗普連發5則推文,表示不急於談判,「絕對沒有必要匆忙」,因為來自中國的關稅給美國帶來了很可觀的收入。他還表示,準備向另外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也加徵25%關稅,促使北京「不要再嘗試推倒協議重來」。

此前零點零一分,美方如期調高了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稅率。靴子落地後 2分鐘,中共表示要採取「反制措施」。不過並沒說甚麼措施,也沒說報復時間。有分析認為,中共的回應有氣無力,是因為北京的選擇很痛苦。傷害美國經濟的同時,對自己傷得可能更重。

5月9日談判後,雙方官員都沒對記者開口。隨後美方代表向特朗普介紹了會談情況。知情人向彭博社透露,90分鐘談判「幾乎沒有任何進展」。

愛德華・勞倫斯(Edward Lawrence)推文指出,雙方談判「不歡而散」,兩方官員並沒有同時步出晚宴場地。這位霍士新聞記者還引述消息,劉鶴向美方表示,他已不能做任何事,要由兩國領導人進行商討。

北京先「變卦」 劉鶴或無功而返

目前無法證實勞倫斯這個消息的準確性,但其實也不難理解。沒有了「習近平特使」的頭銜,劉鶴的權力打了折扣,他不敢擅自越權做主,需要北京最終拍板。

特朗普5月9日也表示,他收到了習近平的信,「非常漂亮的信」,他有可能與習近平通電話。這也意味著,最高層互動才能做最終決定。

其實劉鶴頂著「習特使」頭銜的時候,也並沒真正做到一錘定音。之前雙方談好的協議,一樣被北京否決了。也正因為北京「變卦」反悔,才引起美方不滿,再次提起關稅大棒。

特朗普告訴記者,他認為關稅是美國的「強大工具」。他認為兩國在本周仍然可能達成協議,因為「習近平也表示了達成協議的願望」。副總統彭斯同樣希望與中方達成協議,但他指出,美國的「基本立場不變」。

北京選擇痛苦:報復美國 或更傷自己

美方希望達成協議,從發佈的「聯邦公告」也能看出端倪,這是一個很靈活的措施。徵稅商品指的是美東時間10日零點以後離開中國的部份,也就是北京時間10日中午12點以後離開中國的商品。在此之前離開的,維持原來10%的稅率。

高盛報告認為,「這製造了一個非官方的窗口,有可能持續兩個星期。在這段時間,談判可以繼續並產生一個達成協議的『軟期限』(soft deadline)」。

大家知道,從中國港口出發到美國,需要三到四個星期。這是一個明顯的緩衝期,也成為這段時間雙方談判的「最大誘因」。可以說特朗普又給北京留了迴旋空間,保持著最大善意。

不過中共不僅否認「食言」,不承認「背信棄義」,而且表示要報復。但是,看起來中共有些心虛氣短,沒有底氣。《紐約時報》指出,北京的選擇是痛苦的,報復美國的同時,可能會傷到自己。

如果報復,擴大徵稅範圍是北京最明顯的選擇。中美貿易中國區事務副會長彭捷寧(Jake Parker)認為,北京可能「採取對等的關稅措施進行報復」。

去年秋天,美國對2,000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後,北京對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了5%-25%不等的關稅。現在北京可能提高這些關稅,同時再次取消進口美國大豆,繼續徵收美國汽車的25%關稅。

這可能讓一些美國企業受影響,但對美國更廣泛經濟的影響非常有限。而且所加關稅,美國消費者基本看不到太大變化。重要的是,這能說服華盛頓嗎?

如果中共報復,美方很可能對所有中國商品徵稅。特朗普已經表示,準備對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中共的報復只能促成特朗普加速落實計劃,迫使他拋出更強威力的震撼彈。

「家底兒決定態度」 北京有底氣?

北京經濟觀察人士仲大軍認為,「家底兒決定態度」,北京這麼做就是在談的過程中「討價還價」。

不過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經濟學家盛洪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揚言反制,「象徵意義」更明顯。他表示,北京並不是要產生多大的影響,因為北京手裏沒牌。

大家知道,上個月中國出口下降了2.7%,如果美國再加徵關稅,那中國的貿易順差還會大幅減少。嚴重依賴出口、特別是對美國的出口,才累積下來的財富,會受到更大的撞擊。

盛洪指出,中國是大額順差,中方的「彈藥肯定不如美國」,這是無庸置疑的,但北京「沒有反應也不正常」。

也就是說,北京在做給國內民眾看,但卻僅僅是一個姿態而已。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走夜道吹口哨——給自己壯膽」。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贊,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