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中共在3日突發電報修改了中美貿易協議草案,令中美雙方數月的談判成果前功盡棄。美國特朗普總統以加徵關稅作為回應。

可是中共為何要在關鍵時刻毀約?特朗普的做法是頭腦一熱嗎?中美雙方會談成嗎?談不成,若加徵關稅,會對哪方更不利?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對此做了闡釋。

5月8日,路透社引述多位特朗普政府知情人士消息稱,5月3日夜裏,美國收到中共的加密外交電報。中共將雙方擬定的150頁貿易協議草案的每一節都進行了增刪,對在談判桌上達成的每一點都有所修正。

如草案第七章,中共承諾將修改法律,用以解決對美的知識產權盜竊和商業竊密、強制技術轉讓、不公平競爭政策、金融准入門檻和貨幣政策等問題。可是中共都刪掉了其對修法的承諾。

中共誤判特朗普

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說,中共之所以敢這樣做,是因為其從根本上是不想對關鍵性的結構性改革問題做改變。

一方面,中共拿「法律法規完善需要時間」當藉口;另一方面,中共認為,去年特金會上特朗普無果而歸,說明「美國也不是這麼強大,也不是那麼不可對付的」,從而覺得可以強硬一點。

同時,中共對特朗普仍存在誤判。夏業良表示,中共認為,特朗普總統在處理諸如北韓等國問題時,「叫得很響、很凶,最終也沒有把這些國家怎麼樣」;再加上,特朗普被通俄門調查等國內事件搞得焦頭爛額,所以,「完全可以壓對方一下,變得越來越強勢」。

夏業良說:「最主要的還是一種國際戰略的誤判。它(中共)覺得它強大了。」

特朗普的回應經過深思熟慮

中共變臉後,5月5日,特朗普總統突發推文宣佈,將於5月10日,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升至25%,並且,在不久的將來,會對所有剩餘的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也加徵25%關稅。

生效時間點正好是中共副總理劉鶴到華盛頓繼續貿易談判的期間。而此推文的效果是:當天大陸股市開盤出現暴跌。上午2個小時,A股總市值暴跌2.85萬億元,上午收盤A股總市值為52.54萬億元,近3萬億市值蒸發。

5月8日一早,特朗普又在推特上發文稱,中方撤回貿易承諾,試圖重新談判,是希望將來能和美國前副總統拜登或其他軟弱的民主黨人談判,以便繼續剝削美國。特朗普強調,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中共媒體稱特朗普的反應是出爾反爾、反覆無常的個人行為。

夏業良認為,這種解讀完全錯誤,這並非特朗普個人一氣之下做出的決定,而是美國談判代表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他們(中共)認為特朗普是把這當成是談判的手腕、砝碼,目的是想壓價,想讓中方退讓,這種判斷仍然是錯誤的。」

夏業良表示,一方面,中共將幾輪談判的進展和結果毀掉,不但是前功盡棄,而且是對美國完全的不尊重,這一點是特朗普無法容忍的。

另一方,特朗普的反應,不僅代表特朗普個人的意願,也代表了美國朝野內外的根本立場和看法。例如,此次談判關鍵人物萊特希澤,他堅持要有一些懲罰性的條款,就像應對伊朗、北韓那樣,帶有強制性的經濟制裁,不是一般性貿易上的協商。並且,過去幾十年來,美國已經領教了中共的出爾反爾、不遵守承諾。

若加徵關稅對美方只是陣痛

中共商務部5月8日晚稱,若美方加稅,中方將採取反制措施。特朗普5月8日早上發推特說:「中方剛剛通知我們,他們(副總理)現在正來美國達成協議。」

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表示,劉鶴這一次若不能做出大讓步,談判必然無果,習近平跟特朗普會面也就很難了。「除非(中方)願意不再放棄原有的談判框架,或者說按照美方提出的要求,再進行認真的反覆的討論,儘量縮短(談判)進程,否則的話我覺得貿易戰基本上是不可避免。」

夏業良認為,此次談判,對中方來說是城下之盟,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這次機會非常關鍵。「如果不簽回去交代不了,簽的話回去也不會有好的情面,國內壓力也很大。」

如果此次談判不成功,夏業良認為,對美國而言只是陣痛、短痛,從長遠來看,對中方的打擊會更大。

他分析說,若貿易戰全面升級,美國進口商的成本會顯著上升,有些行業像農業、紡織相關的行業可能會叫苦,同時會迫使美國進口商選擇中國以外的供應商。

「對美國廠商來說,短期之內經濟損失肯定是會有的,但美國政府或許會通過一些產業政策,進行一些調整和補貼。」夏業良說,「中方說覺得美國也會損失,它賭美國不敢來真的,結果現在美國真的來真的,就哪怕真的有損失,美國也能承擔,也能負擔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