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之路的開端

辛苦地到處求醫,使用各種藥也不見效的患者,最終用扁康療法治好的病例已有數十萬個。達到這種程度的藥物應該被認可,可是因為審查的條件基本是為了西藥度身制定的,傳統草藥要想通過幾乎沒有希望。正如前面提到的,用西藥治不了的病都可以用扁康療法治療好,在這麼清楚明白的事實面前,西醫大夫還說:「會不會是放了毒品」,根本就不願意相信草藥,這就是當今的現實。所以我們才委託國內機關藥檢和美國FDA進行檢測扁康藥方,檢測結果是不含任何有害成份。不含有害成份,又治癒了無數患者,分明是一種藥,但是在國內取得藥物認可的路仍然很遙遠。

就像等待統一的那一天

筆者正在推進扁康療法世界化,不單止要給國內的患者,同時也提供給世界各地因為頑疾而飽受痛苦的患者。這時如果能夠作為韓國公認的藥物在世界上推廣該有多好。

女性考入軍官學校在以前是難以想像的事,但是現在不單止有很多女性入學,而且還以第一的成績畢業。德國統一、蘇聯解體、南非共和國的黑人當選總統,這些都是史無前例的事情。朝鮮半島的統一也是看起來很遙遠,但總有一天會成為現實。

我相信扁康藥方的草藥成為公認藥物的那一天也一定會到來,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更加精進研究,補充治療實例。韓醫學是一門側重於人體有機相互作用的整體醫學,因為是直觀醫學,和西醫依靠機械化、分析性的指標作為判斷標準不同,兩者只能是平行線。所以懇切地希望各位用不同的視角重新看待韓醫學。(待續,文章節選自《扁康桃源》◇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四十七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扁康療法案例】

哮喘 咳嗽 常常半夜無法入睡

使用後 身體健康 全家其樂融融

吳先生的媽媽今年73歲。6年前開始,她很容易染上感冒、咳嗽,半夜常常因為哮喘被憋醒,只好坐到天亮,幾乎每晚都無法安穩的睡覺;不能做太多家務,也不能拿重物,到離家幾個街口的超市買一點東西,都要走走停停,休息好多次,才能氣喘喘到家。用過很多西藥、中藥都無效,不能正常生活。

2016年3月開始使用扁康療法,一週左右出現了排毒現象:呼吸困難,咳嗽加重,食慾減退,腳踝浮腫。吳媽媽很緊張,擔心是不是吃壞了,都記不清打了多少次電話去扁康服務中心詢問,每次工作人員都耐心地解釋,安慰她:這是好現象,多數使用者都要面對這樣的治療步驟,就是把身體裏淤積的毒素排出來,這樣才能使身體盡快恢復健康。雖然工作人員每次講話都差不多,可是細緻周到的服務態度卻使吳媽媽很感動,心裏變得漸漸踏實了,也增強了繼續使用的信心。就這樣,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各種現像開始減輕,消失。

吳先生回憶道:「媽媽身體不好,最辛苦的還是爸爸。看到媽媽被病痛折磨著,爸爸真比自己生病還難受。尤其到了晚上,媽媽由於哮喘,咳嗽不能睡覺,爸爸也會被吵醒,也陪著媽媽不睡覺,所以,每當媽媽使用扁康療法出現排毒現象不想堅持時,爸爸都會鼓勵她,安慰她:雖然你的哮喘、咳嗽還沒有完全好,但是自從使用扁康療法後,再也沒有感冒過。雖然還是晚上睡不好,但是不會像以前那樣提不起精神,這些變化都說明你的身體在往好的方面轉變,只要堅持下去一定會好的。就這樣,媽媽在大家的鼓勵和支持下,終於堅持下來了。她為自己,也為我們全家迎來了真正的健康。」

(fotolia)
(fotolia)

「當使用到第18個月的時候,媽媽的哮喘完全好了,可以安穩的睡覺了。最欣慰的還是爸爸,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整晚陪著媽媽受罪了。媽媽又可以為我們買菜,煮飯,做家務了!看到媽媽康復,爸爸最開心!我們做子女的更開心,現在我們家真是其樂融融啊!如果我認識的人有這種病,我會告訴他們就使用扁康療法吧,真的有效!」◇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 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