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5月5日,周日,就在普遍認為中美貿易談判即將達成協議之際,特朗普發推稱:計劃在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以及「很快」會對另外的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開始加徵25%關稅。

特朗普說:「進展太遲緩,他們(中方)試圖重新談判,不行!」

真是波瀾陡起!如何解讀特朗普這一舉動?

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當天下午接受霍士新聞訪問時表示,總統的推文是對中方的「警告」。而特朗普器重的智囊人士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則稱,特朗普是認真的,並不只是警告,如果將其淡化成只是警告,將有損美國的信譽。

《香港經濟日報》刊文認為,這是美方在最後關頭「突襲」中共,第一個意圖是終極施壓促中共讓步,第二個意圖是封堵中共「拖字訣」策略。

本文認為,特朗普此舉,並非僅僅一個談判策略,而是一項重大戰略決斷:不給中共留任何後路,如不徹底進行「結構性改革」,中美則無協議,中美貿易戰立即全面升級。

一般而言,談判就意味著一定程度的相互妥協。但中美貿易談判不同一般。美方所提出的基本要求,既是中美「公平貿易」的底線,也是中國經濟良性轉型的必過關卡,其實是「倒逼」中共改革。美方這是底線反擊,並沒有多少讓步空間。而中共明知自己早已吸毒成癮,必須戒毒療傷,就是心魔難除,不去直面。先是叫囂、對抗,後又迫於雙方實力差距太大,一方面打「陣地戰」,以「擠牙膏」方式且戰且退,另一方面以拖待變,還搞些下流的小動作(比如打擊特朗普選民票倉),想耗死特朗普。

所以,雖經多輪艱苦談判,據報道中美仍有三大分歧。這是底線分歧,不是可以通過討價還價來解決的(可以討價還價的都談完了),需要的是戰略決斷。

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不發出最後通牒,難道還有別的好辦法?之前,特朗普兩次推遲加關稅,中共卻不領情。美國不可能再任由中共玩弄下去了。

筆者曾經發文說,特朗普是習近平的真朋友。2017年4月,特朗普和習近平首次在美國莊園會晤,兩人單獨談話,習對特朗普有交底,特朗普對習態度立即大為改觀。此後,特朗普政府對習頻頻發出善意,甚至對習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都不置一詞,挺習之姿態頗明顯。

但,特朗普也有教訓。習川首次會面後,中美搞「百日計劃」,結果無疾而終。中美貿易戰開打,習在熬了幾個月後,終於和特朗普通電話,特朗普再釋善意,同意貿易戰暫停升級90天,這才有了冗長的中美貿易談判。

但談來談去,特朗普和習都談了兩年了,直到今日習還是不能最後下定決心,要知道,沒有貿易協議對特朗普在國內政治上的壓力也是很大的,特朗普還要競選連任。

這次習近平應如何對待特朗普伸過來的手呢?筆者今年2月曾發文《中美貿易戰原是習近平的一張好牌》,已經將利害關係對習說得很清楚了,並且指出:如果我們相信「形勢逼人強」,那麼這(達成協議)將是習近平的不二選擇。

但現在的問題是,習是否真的想自救,抓住特朗普的援手了嗎?

最新報道說,「傳北京或取消劉鶴訪美」。劉鶴原定5月8日到美進行(最後一輪)談判。如果幾天之內,這報道落實,那麼北京的某些人就真的狂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