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海納百川  教化眾生

對聖皇大君而言,光有自身修煉得道的圓滿,僅獲當朝「無為而治」的歸宿是遠遠不夠的。太宗以金輪聖王身份,降生皇室,心繫天下,普度眾生:「欲使雲和之樂,共法鼓而同宣。雅頌之聲,隨梵音而俱遠。」「大聖之規,無幽不察,欲使人免蓋纏,家登仁壽,冥緣顯應,大庇含靈。五福著於洪範,三災終於世界。」帶領當朝及身後無量眾生,完成奠基人類思維工程的千秋創建,設立人類社會運作的萬代標準,太宗廣結聖緣,尊崇道家、扶持佛家、提擢儒家、接納西教,其海納百川的氣概使得百業俱興,其「貞觀之治」開創盛世輝煌。盛唐文化,創建了人類的輝煌。

第一節  儒學新用

興擢儒學

黃帝修道圓滿,乘龍昇天,那時尚未有「儒」,佛家亦未至中土。道家為華夏神傳文化主導。那時人神同在,道德高尚,聖皇堯、舜、禹等以道治天下。

明朝戴進〈洞天問道圖〉,描繪黃帝在崆峒山向廣成子問道,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明朝戴進〈洞天問道圖〉,描繪黃帝在崆峒山向廣成子問道,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隨著人們道德開始下滑,道治天下至周朝有了變化。周朝天國子民帶來了一套治理國家、教育、信仰,甚至飲食、起居、祭祀、喪葬等各方面「禮」的典章制度和行為規範,以周禮的標準來規範各族、各代禮樂內容。各種典禮所用的音樂主要是「雅樂」——宗周豐鎬京畿之樂,通過制度形式推行至各個社會層面,加強周人血脈聯繫並維護宗法等級秩序。周禮認為「上天」只會把治理天下的「天命」交給有「德」者;一旦天子失「德」,就會失去上天庇佑。因此,君臨天下的君王必須「以德配天」。

《宋人畫歷代琴式圖冊‧黃帝之制》,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宋人畫歷代琴式圖冊‧黃帝之制》,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此即孔子所景仰之「鬱鬱乎文哉」的禮樂文化。及至周室道衰,紀綱散亂,褒貶失實,孔子乃述《易》道而刪《詩》、《書》,修《春秋》而正《雅》、《頌》。這是孔子在歷史上的業績。孔子辦學,後人稱「萬世師表」。「自哲人萎而微言絕,七十子散而大義乖,戰國縱橫,真偽莫辨,諸子之言,紛然淆亂。聖人之至德喪矣,先王之要道亡矣。」(《隋書》卷三十二《志第二十七》)這裡分清了孔子的「哲人」身份和先皇聖君的「聖人之至德,先王之要道」之別。孔子說「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論語‧述而》),若無先王之要道,孔子何以附焉?然他的「為政以德」又把周代的「以德配天」從「天」降到「人」。

孔子從周禮,實際排斥了「道」在中華文化中的奠基地位。周禮規定了成千上萬「禮」條,於是有了「儒」的官職。儒,指儒家;舊時也指讀書人。《說文》:「儒,柔也,術士之稱。」漢時說,儒是司徒之官,還曾出現在「優、倡、侏、儒」(《史記‧孔子世家》)之列。「子不語怪力亂神。」(《論語‧述而》)不言神跡,不言神,孔儒如何助人君順陰陽明教化?

唐吳道子繪孔子行教像拓本。(公有領域)
唐吳道子繪孔子行教像拓本。(公有領域)

太宗即位之初表明:「朕今所好者,惟在堯舜之道。周孔之教,以為如鳥有翼,如魚依水,失之必死,不可暫無耳。」(《貞觀政要‧慎所好第二十一》)「堯舜之道」與「周孔之教」,一「道」,一「教」,內實外形,高下分明。若無鳥無魚,則「翼」、「水」何為?除了堯舜的中華文化道統之外,任何後世之「家」自詡為「道統」,莫不是無鳥之翼、無魚之水,有形無實。把先聖堯舜之道,套入孔儒之教,實在是史上冒天下之大不韙,把宇宙塞入雞蛋之妄為。

從史實看,當時的儒學,是泛指文化人的教育,不是狹義的孔儒思想承傳者。「太宗初踐祚,即於正殿之左置弘文館,精選天下文儒,令以本官兼署學士,給以五品珍膳,更日宿直,以聽朝之隙引入內殿,討論墳典,商略政事,或至夜分乃罷。又詔勳賢三品以上子孫為弘文學生。」(《貞觀政要‧崇儒學第二十七》)太宗即位不久,便精心挑選天下文儒,保留他們現任官職,並兼任弘文館學士,供給他們五品官員享用的精美膳食,讓他們在宮內歇息留宿。太宗上朝聽政間隙時間,把他們引進內殿,討論古代典籍,商議謀劃政事。後來,又下詔讓三品以上的皇親貴族、賢臣良將的子孫充任弘文館學生。

《貞觀政要》明成化九年內府刊本,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貞觀政要》明成化九年內府刊本,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太宗實施「貞觀之治」,並非熱衷「周禮」。「貞觀二年,詔停周公為先聖,始立孔子廟堂於國學,稽式舊典,以仲尼為先聖,顏子為先師,兩邊俎豆乾戚之容,始備於茲矣。是歲大收天下儒士,賜帛給傳,令詣京師,擢以不次,布在廊廟者甚眾。學生通一大經以上,咸得署吏。國學增築學舍四百餘間,國子、太學、四門、廣文亦增置生員,其書、算各置博士、學生,以備眾藝。太宗又數幸國學,令祭酒、司業、博士講論,畢,各賜以束帛。四方儒生負書而至者,蓋以千數。俄而吐蕃及高昌、高麗、新羅等諸夷酋長,亦遣子弟請入於學。於是國學之內,鼓篋升講筵者,幾至萬人,儒學之興,古昔未有也。」(《貞觀政要‧崇儒學第二十七》)

「太宗謂侍臣曰:『為政之要,惟在得人。用非其才,必難致治。今所任用,必須以德行、學識為本。』」(《貞觀政要‧崇儒學第二十七》)太宗建立並完善了培養官吏之正規教育體制。

唐無廢業

《隋書》稱「儒者,所謂助人君明教化者也。聖人之教,非家至而戶說,故有儒者宣而明之。……俗儒為之,不顧其本,苟欲嘩眾,多設問難,便辭巧說,亂其大體,致令學者難曉,故曰『博而寡要』。」(《隋書》卷三十四《志第二十九》)

「儒者」,與「法者」、「農者」、「兵者」、「醫方者」一樣,不過是社會百業之一。用今天的白話,就是學校的老師。儒者之責任是幫助「人君」傳播「聖人之教」於被教化者。其中有著書立說的,也即「編教材」者。儒者之職能是將「聖人之教」「宣而明之」,其本身不是「聖人」或「聖人之教」的創造者。不得要領者,還會失了聖人之教本義,誤人子弟,正如,「俗儒為之,不顧其本」,「亂其大體,致令學者難」。

相比之下,《隋書》對「道者」、「佛者」的說法大為不同,與「儒者」不是一類:「道者,蓋為萬物之奧,聖人之至賾也。」「道、佛者,方外之教,聖人之遠致也。」

那麼,甚麼是儒者所應該宣明的「聖人之教」呢?就是中華聖皇明君所開創、倡導、整理,從堯、舜、禹開始傳遞下來的正統文化。春秋時代,孔子編輯了「六經」作私塾教本。後來,更由幾位中華聖皇——漢武帝、唐太宗、明成祖、清康熙等親自主持收集、編輯,越來越規範了正統的完整版本,用以保持、歸正中華文化,教化眾生。

唐朝吳道子〈八十七神仙圖〉(局部)中表現的大唐威儀,是中華文明在顛峰時期永不磨滅的記憶。(公有領域)
唐朝吳道子〈八十七神仙圖〉(局部)中表現的大唐威儀,是中華文明在顛峰時期永不磨滅的記憶。(公有領域)

太宗之朝無廢人。各種各樣不同個性和優缺點的人,在太宗治下各得其所,得以揚其所長、避其所短,共同成就輝煌。

太宗之朝亦無廢學、無廢業。百家百業,其天賦的社會使命、功用特點,昭告清楚,在太宗治下各承天命、各司其職,共同造就輝煌。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聖皇唐太宗】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