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組織人權觀察5月2日發佈的報告指,中共新疆警方使用一款用於監控的移動應用程式,蒐集民眾各類型信息,並以36種行為來鎖定可疑人物,進行追蹤調查,甚至拘留。

報告說,2018年1月至2019年2月,人權觀察對一種中共公安機關使用的手機應用程式(App)進行研究後發現,該軟件可以連結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一體化平台),新疆警方在該平台彙集個人數據、標示潛在威脅人員等。

一體化作戰平台通過結合警方手機上的App、各檢查哨含有人臉辨識功能的監視器等來追蹤手機、身份證與車輛的移動路線及位置,並以此來監控民眾動態。

報告顯示,新疆當局正在從一般民眾身上收集大量不同類型的資料,從血型到身高,從「宗教氣質」到政治傾向。該平台密切監控36種行為,包括不和鄰居打交道、經常不從前門進出、不使用智能手機、「熱心」捐錢給清真寺,或者用電量異常等。包含虛擬專用網絡 (VPN)、WhatsApp與Viber在內的51款網絡工具或加密通信軟件也都被視為可疑。

根據人權觀察調查與統計,一體化作戰平台認定可疑的行為,大多與種族或宗教無關。

報告還指,該平台能根據內建的各種參數來判定威脅等級,對民眾的行動自由做相對應的限制,包括將民眾關進監獄或再教育營、軟禁、不准擅離戶籍地、不能進入公共場所或不准離開中國大陸等。

一名前新疆居民向人權觀察表示,某次他被派出所認定無罪釋放後走進一家商場,警報突然響起,他馬上被警察帶到派出所。 當他問起自己為何又被帶回派出所時,警方表示他不能去任何公共場所。

人權觀察的中國部研究員王松蓮表示,研究證實新疆警方正在對民眾的合法行為進行非法的信息收集,然後利用這些信息來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找出他們認為可疑的對象,再對這些人進行更深入的審查。

人權觀察要求中共當局關閉這個一體化平台,刪除從新疆居民收集到的數據,並呼籲各國政府制裁中共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和涉及嚴打行動侵權行為的其他高級官員。

除了使用一體化作戰平台對民眾進行嚴密監控,中共當局在新疆2017年7月起還強迫民眾在安卓手機上安裝名為「淨網衛士」的App。該App可以封鎖特定網站及禁止民眾在手機上下載特定軟件,並掃瞄手機上儲存的檔案。

另外,今年2月中旬,荷蘭網絡安全專家葛弗斯(Victor Gevers)曾在推特上揭露中國深圳市深網視界科技有限公司(SenseNets)為中共在新疆布建天網系統,通過人臉辨識及大數據分析對當地人進行嚴密監控,並發現資料庫存有新疆超過256萬人的個資。

葛弗斯開始時以為當局只是在監控維吾爾族穆斯林,再度分析資料後才發現是全面監控;256萬多筆資料中,漢人佔比近六成,維吾爾人佔28%,哈薩克人佔8%,回人佔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