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北京懷柔區法輪功學員徐俊明在九渡河老家,被親戚發現已離世,此前幾天,警察曾非法闖入她家中進行恐嚇。

明慧網報道,3月7日,北京懷柔區孫福義、徐俊明夫婦回九渡河老家沒多久,就被尾隨的懷柔區警察、國保、「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在家中綁架,劫持到懷柔看守所,當時徐俊明血壓高壓190,低壓140,被看守所拒收。

4月23日,九渡河鎮黃坎派出所四個警察非法翻牆入室,威脅恐嚇65歲的徐俊明,讓她放棄修煉。

徐俊明說:上次被綁架我被嚇出心臟病、高血壓,這次你們又來迫害我這個嚴重病人,我有釋放證明。

四個警察僵持到中午11點多才離去。

4月26日,住在徐俊明家後院的嬸子幾天沒見到她,叫門也沒人答應,就找來兒子翻牆進去看情況,結果發現徐俊明已經死在西廂房的炕上,頭朝裏躺著,一條腿搭在炕沿下,屍體已僵硬。

家人給徐俊明穿壽衣時,發現她屍體的嘴角流出血。

徐俊明住在北京市懷柔區潘家園,1997年因身體有病,開始學法輪功,當時她渾身是病:頭疼,眼底疼,潰瘍,扁肩周炎,頸椎病,心臟衰竭,肋骨、內臟疼痛等;修煉法輪功後,她身體好了,脾氣和精神狀態也好了。

徐俊明的丈夫孫福義今年71歲,懷柔區電信局退休職工,以前有前列腺炎、腱鞘炎,看到妻子的變化後,也開始煉法輪功,身體很快恢復健康。

孫福義按法輪功修煉原則「真善忍」做人,不光對家裏人好,對村裏人,認識不認識的人,他都同樣熱情對待。

他在電信局上班,誰家修電說一聲就去,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一幹就是兩、三個小時,等幹完活,一說吃飯就找不著人了,早走了。

村裏有人到懷柔區辦事,有人聽說他是九渡河的,就說:「九渡河有一個叫孫福義的,那可是個大好人,這人在世上少有!」

屢遭迫害

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徐俊明與丈夫孫福義因堅定信仰,屢遭中共監視居住、跟蹤綁架、拘留、勞教、判刑、罰款、強制洗腦,曾被迫流離失所。

1999年7月,徐俊明上北京請願、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警察攔截,從此警察、單位領導,居委會,三天兩頭的騷擾她的正常生活。

此後,徐俊明因為早上在外煉功,被警察綁架到了看守所非法關押28天。回來後,沒多久她到天安門金水橋打法輪功橫幅,被警察毆打,非法關押在前門派出所。

回家後,徐俊明到玻璃纖維廠上班,警察三兩天的找她寫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徐俊明不配合,被迫流離失所一年的時間。

2004年12月,孫福義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受盡折磨。他從勞教所出獄後, 「610」人員讓單位派人監控他,局長說:「我沒人。他是我們這裏最好的人。」

2011年11月份,警察又到家裏騷擾,徐俊明與丈夫孫福義被迫流離失所將近一年,那年冬天特別冷,到親戚家也只能住兩三宿,怕連累人家,有時就在車裏過夜。

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6年2月18日,孫福義被非法逮捕,6月29日,他在非法關押期間出現高血壓症狀,被轉送到公安醫院治療。家屬提出取保,被拒絕。律師也多次發函要求放人,均被拒絕。

後來,順義警方構陷孫福義的案件第二次被檢察院退回。律師給有關部門遞交《不起訴意見書》。

同時,278位鄉鄰為營救孫福義簽名按上紅手印,並寫出多份證明他是好人並要求釋放他的請願書。

2016月12月9日順義法院對孫福義進行非法庭審,天津劉律師為他做無罪辯護。

12月28日,順義區法院一審誣判孫福義3年,孫福義提交上訴狀,將上訴至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上訴後被三中院維持原判。孫福義被非法關押進天津前進監獄。

2019年1月10日,孫福義結束3年冤獄回到家中與家人團聚,可還不到兩個月,孫福義和徐俊明又遭綁架。

4月初,孫福義在被懷柔當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才從懷柔看守所回家。

4月中旬,懷柔區公安局、國保警察、610、派出所以「四月在懷柔開會」和「政權七十年穩定」為由又將孫福義綁架到懷柔區「610」洗腦班(懷柔區九仙廟)強制洗腦。

4月23日上午,徐俊明在九渡河的老家遭警察敲門騷擾。4月26日,她被發現死在西廂房的炕上。

4月26日,家人得信後前後趕來,兒子找到「610」洗腦班,要求讓父親孫福義回來料理後事。警察跟著孫福義一起回九渡河老家,就連刨坑、下葬警察都寸步不離。

4月26當天,徐俊明骨灰入土為安後,警察又欲將孫福義帶回洗腦班關押,遭到孫福義和眾親友全力抵制。

孫福義兒子質問警察:沒有你們迫害我媽能死嗎?

孫福義說:我妻子人都給害死了,你們還想要迫害我。兒子拿出手機打舉報電話舉報警察的違法犯罪行為,警察這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