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是法輪功萬人和平大上訪的紀念日,開啟了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的序幕。鮑彤等大陸民眾感佩法輪功團體這二十年來講真相反迫害的和平歷程,有民眾還自豪分享了自己當年抵制中共運動式的要「人人表態」揭批法輪功的故事。

鮑彤:4.25事件黨內現分歧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和平大上訪,當時五名代表與朱鎔基等官員見面會談後,提出三點要求:要求北京當局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法輪功學員,要求法輪功書籍能夠合法出版,要求合法寬鬆的煉功環境。

當晚9點傳來45名天津學員獲釋消息,官方表示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法輪功學員得到此消息後便靜靜各自離去。

趙紫陽政治秘書、前中央委員的鮑彤向大紀元表示,當時自己剛從秦城監獄出來,是通過「4.25事件」知道了法輪功,並聽說當天上訪「秩序井然,是和平的請願」。

前趙紫陽政治秘書、前中共中央委員鮑彤。(網絡圖片)
前趙紫陽政治秘書、前中共中央委員鮑彤。(網絡圖片)

次日他在報紙上,看到時任總理的朱鎔基發表了一個談話,「大意是當局沒有鎮壓法輪功的意思。煉法輪功的人不要驚慌,希望大家和平生活,國務院總理代表政府發表這樣的一個聲明,安定民心。這很好嘛。」

他介紹隨後黨內出現分歧,江澤民開始胡作非為,「江澤民知道這個事情以後發怒了,宣佈法輪功是非法的。江澤民要求人大常委通過法律來制裁法輪功,這些事情是胡作非為。國家主席沒有權力做這樣的事情。人大常委也沒有義務來搞這些東西,但是這些東西在中國還是實現。接著對法輪功的鎮壓就很恐怖。」

中共編織謊言作惡越演越烈 無法收場

自4.25之後,中共開始製造大量對法輪功的謊言污衊,在同年的7月20日將法輪功打成X教,甚至為了進一步加大力度迫害,後面還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等。

鮑彤表示,「如果是一個組織裏面有人自殺,那這個組織就是非法組織,就是邪教,那麼我說全世界所有的組織當中,自殺最多的應該是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裏面的黨員、幹部、領導人,包括政治局委員自殺的不計其數,那麼共產黨是不是宣佈自己是邪黨?」

原上海企業家胡力任也向大紀元表示,「我有很多朋友是煉法輪功的,我從不覺得法輪功是X教,都是中共瞎扯的。法輪功就是強身健體,對人心也有很正面的影響、很陽光的。說自焚是騙人的,全世界哪裏聽到法輪功有自焚的,只有天安門,他們都是造假的。」

他還介紹,「我在推特中總結了中共在世界十個第一,包括篡改歷史、官員貪污腐敗、偷盜全球技術、製造假貨、環境污染、數據造假……全是第一。」

廣西的知名網絡作家荊楚向大紀元表示,4月25日是法輪功冤案重要的一個紀念日。追本溯源,法輪功的事情完全是共產黨這個邪惡體系造成的一個巨大的冤案。

廣西知名網絡作家荊楚。(知情者提供)
廣西知名網絡作家荊楚。(知情者提供)

荊楚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是違法的、違背了人類的基本的良心。違背了依法治國,令原本就非常艱難的司法改革取得一點進步化為烏有了,中國的司法體制已經沒有任何法律可言了。」

他強調,「共產黨這邪惡體制一意孤行,把罪惡越做越大,他們自己都下不了台,導致了整個中國(中共)政府現在已經完全流氓化、土匪化,就像打開了潘朵拉魔盒,這個罪惡就越陷越深。這場迫害造成了那麼多苦難、造成了那麼多冤案、造成那麼多人失去生命。」

安徽的原檢察官沈良慶表示,(中共對法輪功殘酷鎮壓,)僅僅因為法輪功群體規模比較大,信眾多,讓中共當局感到恐懼。它是不容許有任何民間組織和民間信仰存在。「中共對法輪功這樣一個特定群體的打壓,它已經構成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

中共要人人表態遭抵制 被迫散會

荊楚自豪地向記者講述了當年他公開抵制「人人表態」會議的一段經歷:

「九九年中共打壓法輪功後,單位召開黨委會『揭批』法輪功,並要求人人發言表態。看到那些人醜陋的表演我就不想說話。結果那個黨委書記就催我要我發言,我說我不說話行不行,他說不行,你必須發言。那我就問他:『讓我講真話還是讓我說假話?』他說:『當然講真話,哪有講假話的道理。』

「那我說真話:第一,中央不是提倡依法治國嗎?你先宣佈別人是邪教,然後展開對法輪功的迫害,然後再制定和通過相關的法律,這是中共中央在違法亂紀,把依法治國對世界的宣言當成擦屁股的紙了;

「第二,法輪功是甚麼我實在不知道,要我揭批你先要把法輪功的書籍弄給我看,我鑽研幾個月以後再來表態。我不明白法輪功是甚麼,我就沒辦法發言;

「第三,我說我看到身邊的幾個所謂誤入歧途的法輪功的同事,他們都是一些誠實善良的人,我看不出任何的邪氣。

「當時主持會議的是黨委書記,他就來批駁我,我當時就把他駁得啞口無言。然後還有幾個想拍他馬屁的人也來附和他,被我一一駁倒。

「其中有一個說甚麼要緊跟黨中央、跟中央保持一致……我說可以啊,當年中央說揭批鄧小平、劉少奇,人人都表態、人人都在那裏表演,我現在回想起來就感到噁心,你們願意表演就表演,我不願意配合。

「等於當場就把所有的人都罵了,他們都不敢出聲。所以那場會議就開不下去,當場就宣佈散會,以後再也沒敢召開這樣的會議了。」

勞教所搞人人表態遭拒絕

無獨有偶,沈良慶也介紹自己當年在勞教所拒絕人人表態的經歷:

「我是在勞教所才知道法輪功。那是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一天,聽到對法輪功大批判,當時感覺有點莫名其妙,因為在這以前,我沒聽說過法輪功的事。

安徽省檢察院原檢察官沈良慶。資料圖。(網絡圖片)
安徽省檢察院原檢察官沈良慶。資料圖。(網絡圖片)

「過了兩天,勞教所管教科有人找我談話,問我對法輪功的看法。我說我對這個完全不了解,沒甚麼看法。他們一再堅持要我談,講廣播中沒聽到中央的批判嗎?我就說我不能相信這些,我個人對法輪功不了解談不上有甚麼看法。

「但我心裏有個基本判斷,共產黨又要搞政治運動,它搞迫害向來是輿論先行。就我個人來講,儘管當時我對法輪功並不了解,我從一開始就反對鎮壓,理由很簡單。法輪功不論作為一種信仰也好,還是作為煉功健身的方法也好,它實際都是一種個人自由的問題。」

感佩法輪功傳播真相

荊楚介紹,「在大陸居民的信箱中、路上的廣告欄上、錢幣等都可以看到簡單的介紹法輪功內容。因為沒有言論自由,法輪功學員才用這種秘密渠道,非常不容易。」

他記得當年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電視節目中插播法輪功的內容,遭中央電視台破口大罵。

他為此專門寫給網絡警察一封短的公開信講了這個事情,他說:「法輪功學員插播了一下,就被說成是反人類、反文明、反社會的這個行為。那麼我請問共黨產對互聯網設置的長期的防火牆,對海外無線電廣播設置同頻的干擾,對老百姓裝一個鍋收看一下海外的電視節目就說導致政權不穩定,就要想方設法毀鍋,這些行為是不是反人類、反社會、反文明?」

沈良慶表示,當時很多人可能相信官方宣傳造成對法輪功的一些誤會,但是後來隨著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運動,人們逐漸知道一些真相之後,改變看法。

他還說:「我非常敬佩法輪功信眾的抗爭精神,這二十年來遭到那麼嚴厲的鎮壓,那麼多人關進監獄、勞教,包括轉化學習班之類的集中營,受到這麼大的傷害,一直這樣堅持講真相、不屈地抗爭。」

他還表示,「感謝法輪功學員開發出來的軟件,幫助我們衝開了中共的防火牆,能自由地獲得信息。讓我們了解外部世界,了解包括法輪功真相在內的很多真相。」

鮑彤也稱讚法輪功學員們很勇敢,「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是一個罪行,法輪功維護自己的權利,是正當的,是合法的,是應該受到支持。法輪功二十年來,堅持維護自己的權利,這是很勇敢的。我聲援法輪功要求維護自己合法權利的。」

鮑彤此前也表示,「法輪功在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打壓下,反而越發壯大。」「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這是一個反人類罪,法輪功反對共產黨的迫害這是正義的;共產黨反人類罪應該受到全世界的譴責,法輪功反對共產黨的迫害應該受到全人類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