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4月28日)下午,香港民陣發起大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呼籲港府撤回條例。

這是港人一個月內第二次上街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規模比上一次多近十倍達13萬人,大陸民眾紛紛表示關注與聲援。

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被認為是比基本法23條惡法「更毒更辣」。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憂慮《逃犯條例》修訂一旦通過會被引渡到大陸,因此於日前離開香港定居台灣,並在臨行前寄語港人好好保護香港。

鮑彤批修訂 是把一國兩制扔進垃圾堆

鮑彤批評修訂引渡條例等同「將一國兩制扔到垃圾堆」。(AFP)
鮑彤批評修訂引渡條例等同「將一國兩制扔到垃圾堆」。(AFP)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前中央委員鮑彤向本報表示,他對香港局勢不樂觀,「《逃犯條例》實際上等於把一國兩制扔到垃圾堆裏去了,扔到廁所裏去了」,「實際上就是把香港的法制社會變成一個中央政府可以為所欲為的這樣一個社會」。

曾參與《中英聯合聲明》起草工作的鮑彤強調,一國兩制本來的用意就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他說:「(根據《中英聯合聲明》)中央政府只管國防和外交,除了這兩件事情意外,其它一切都由港人自己決定,自主決定。中共政府發言人前年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這個是違反國際規則的。」

他強調,港人要求自己決定,要求自由、法制的社會是正當的。

法律學者:危害人身安全

大陸法律學者吳教授非常理解和支持香港人上街反惡法。他向本報表示,這麼多港人上街肯定是自身的自由和民主受到了真正的威脅。因為任何一個正常人除了吃飯和穿暖之外,爭取自由就是做人最起碼的權利。以前英國統治的時候,香港人有言論自由,但現在很多東西都惡化了。「如果你連這種最起碼的自由都不為自己爭取,那以後人家(中共)可以隨時沒收你的財產,各種不公正的東西就會越來越多。」

吳教授進一步分析,該條例的危害性,就是可以用這種罪名把反對這個政權或說對它這個政權不利的話的,以互相引渡的方式把人隨時可以抓回到大陸的黑監獄。也就是說以前香港有可能還可以成為一個言論自由或政治算比較安全的地方,那現在的話,你即使到香港也可以隨時根據引渡條例讓人無處可藏。

他強調:「如果你遇到這種完全是危害人身安全的東西,你不站出來抗爭,你怎麼還會有勝利的一刻呢?」

昨日參加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人士擠滿街道。(李逸/大紀元)
昨日參加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人士擠滿街道。(李逸/大紀元)

「抗爭還會有希望」

前不久為中國的「國家安全日」,中聯辦主任在香港的有關會議上稱:「在國家安全問題上,香港只有一國沒有二制。」

吳教授表示,中聯辦的意圖就是要把所有對自己不利的聲音全部消滅掉,讓自己的家族利益世世代代的世襲下去,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

其實,中共老早就民心盡失了,因為它從來沒有給過百姓選票,執政靠的就是謊言加暴力,一貫如此。

吳教授強調:「不抗爭就是等死,至少抗爭還會有希望。香港自己最終能夠走到甚麼程度,最主要還是要看香港人自己。」

觀察員:中共恐政權崩潰 

中共對香港強推引渡條例修訂草案,本月25日香港「佔中」四名發起人及推動者被判監,引起本港及國際輿論極大反彈。同時中共還在國內加緊控制網上言論,大陸微博、微信公號被封。外界多認為中共因為失民心而草木皆兵。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今年是六四屠城三十周年,當年大陸的一些參與六四者都是借道香港到海外,逃避中共的抓捕,說明香港是一個避風港。如果引渡條例修訂一旦通過,中共政權就有權力到香港執法,三權分立的香港自由、人權、法治就無法保障。香港警方「依法」配合大陸警方,只要大陸警方認為你有罪,你就可能被捕入獄。這引起香港居民的恐慌,所以就發生了大規模港人上街遊行抗爭。

他還表示,中聯辦主任前不久將國家安全擺上了至高無上的位置,為了所謂的國家安全,不顧法治、不顧原本達成的一國二制的協議。所以中共統治也好、改革也好,都是為了保障自己的執政地位,這也是中共國家安全的最高目的。華頗還指中共在國內嚴控輿論,因為網絡打破中共對輿論的控制權、對資訊的壟斷權、所以中共宣稱要打一場網絡戰爭,並將之抬高到關係到中共存亡的高度。中共恐懼政權崩潰是顯而易見的。◇ 

► 請點擊網址聲援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https://zipsurvey.com/Survey.aspx?suid=87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