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科技方面,5G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台灣智囊執行委員賴怡忠指出,未來數位經濟模式與體系將圍繞5G發展,5G除了掌握科技制高點,在安全性上,特別是數據資料,有至高無上的要求。且在5G維護上,用了哪家公司就必須用它的解決方案,沒辦法預測或期待它會做甚麼,這也是大家對華為抱持高度警覺得原因。

賴怡忠在永社「中美貿易戰,台灣怎麼站?」座談會上表示,5G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處理數據的能力比過去強很多,而不在於數據很大。5G因為大、快、多,數據很大,運算能力非常快、非常強,延遲時間降低,影響到經濟型態變成專注於個人,透過數據形塑個人輪廓,出現以微型方式進行量身訂做的新商機。若以較大經濟面來看,過去無法想像的解體、隔離,現在也會出現。

「美國態度非常清楚,就是在華為與美國之間選邊。」賴怡忠說,歐盟目前還不太敢提出一致標準或達到一致看法,因為歐洲比較小的國家4G基幹是華為幫忙建立,把4G基幹換掉重置,5G建設起碼慢2年以上,5G骨幹若比別國晚2年建立,很可能整個產業在5G這一波浪潮就完全不見了。如果華為設備沒辦法完全被移除,若能針對華為提出新的安全維護方案,會有非常大的商機。

貿易戰開打 全球供應鏈重組

中國(共)透過勞動優勢取得市場競爭優勢,和全世界經濟密接度非常高。賴怡忠指出,新科技發展如IoT、5G等,還有從2012年以後製造鏈短鏈革命,以及跟大數據有關的數位經濟型態分眾市場(市場在哪、製造在哪,直接投入市場),反而會讓中國和全世界出現斷鏈,即使沒有完全脫鏈,起碼降低彼此之間的契合度以及相互依存。中美貿易戰、地緣戰略競爭未來發展,要特別注意科技啟動(經濟)解體的可能結果。

賴怡忠表示,有關中美貿易戰全球供應鏈重組,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第一個就找台灣談這件事,大概在2017年3月就已經跟台灣科技大廠進行討論,以及發動全球供應鏈重組。特朗普上台後,五角大樓進行軍用武器、設備盤點,發現從美國軍服到F-22戰鬥機晶片或成份,都有中國參與製造,所以中美貿易戰全球供應鏈重組,第一個先出現在軍民兩岸科技產業。

賴怡忠說,美國總統因任期,需要有勝利成果,習近平也必須處理中國內部狀況,中美貿易戰應該5月會出現第一階段協議,不是看貿易出超、入超差額,以及美國抱怨中國市場准入或強迫技轉問題,而是看美國強調單方面可以處罰中國,中國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協議會達到甚麼程度。

中美競爭 意識形態、價值對決

對外界以「修昔底德陷阱」看待中美貿易戰,賴怡忠持不同看法。他指出,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等提到,中美競爭、對峙,已經不是修昔底德陷阱所謂守成強權對崛起強權的恐懼或應對,而是在於雙方存在根本意識形態的對決,是類似美國、蘇聯之間強權價值體系的對立關係。

「中美貿易戰是意識形態對決下,所呈現兩種不同體系之間的競爭。」賴怡忠說,這種競爭今天可能在安全領域上出現,明天可能在貿易戰領域出現,後天可能展現在科技領域。美國認為不管中國(共)一帶一路、5G策略等,中國(共)就是要用新科技、新經濟策略形成新經濟集團,來支撐中國(共)保有它所強調的政治秩序與政治價值。

賴怡忠指出,美中因為種種理由,包括美國對中國(共)期待通通沒有成功,中國(共)沒有因為比較有錢,就比較愛好民主、自由,反而因為科技進一步限制民主自由、加強國家控制力,而且中國(共)為了本身體制的生存,跟民主國家之間出現嚴重對立。

賴怡忠表示,中國(共)透過對外推動它的統治模式,輔以一帶一路或其他經濟策略,來支撐它的政治形態,使得中國(共)政治擴張因為內部的邏輯,造成它和美國不同價值體系直接進行對決。美中競爭發展,很可能會出現以美國、中國(共)為首的兩個不同集團,美國會跟志同道合的國家進行更精密合作與整合,中國(共)可能透過一帶一路,建立自己的體系,回歸到當年美國圍堵蘇聯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