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權律師程海於4月24日上午8時許,在安徽合肥新橋國際機場準備搭乘航班去台北旅遊,被合肥邊防檢查站攔截。程海表示,他將採取法律行動控告對方的違法行為。

程海律師對大紀元記者說,24日早上8時許,他在機場已辦完驗票(換登機牌)及行李託運,在進入安檢時,被邊檢站攔截,禁止出境。現場處理此事的負責人自稱是合肥邊防檢查站教導員郭佳佳,但未出示工作證。程海當時被告知的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程海律師認為,攔截公民出境,按照出境管理法的規定,是由(中共)國務院有關部門作出決定,此次邊檢站說執行的是北京公安局的通知,而北京公安局沒有權利做出這樣的決定,邊防檢查站也違法。

早在2012年,程海律師也曾被禁止出境。2016年去泰國、2017年去台灣,當局也不給他辦理簽證。

程海指:「它們把法律踐踏在腳下,這不是黑社會是甚麼?自己亂搞一套,這就是中國的特色,公民應當起來監督它們。」

今年已66歲的程海律師,從2007年起,開始陸續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目前已經12個年頭。除了西藏、新疆、海南等偏遠地區,其它地區都做過。在被當局非法註銷律師事務所和律師證的情況下,他仍舊堅持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因此多次被當局的人毆打致傷。他還是709案王全璋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

對於多年來遭受的打壓,程海表示,中共想怎麼抓就怎麼抓,任何可能性都有,擔心也沒用,防不勝防啊;不能妥協,不然中國法制何時能實現呢?中國民主甚麼時候能實現呢?只有靠大家起來跟它們抗爭,監督,持之以恆。

就在前不久,4月1日,709案謝陽案件的前代理律師陳建剛欲前往美國學習受阻,他被禁止出境的理由同樣是「出境危害國家安全」。此外,709案包括謝陽、包文軍、王宇,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等一大批人,均被禁止出境。

程海說:「這種情況很普遍,至少有百餘人被攔截了,但採取行動的人很少。所以,我想可以採取法律行動。」

程海表示,要靠大家來持之以恒地監督它們,迫使它們守法,社會狀況才能改變。

他希望能有更多出境權受到侵害的公民積極地採取行動,捍衛自己的出境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