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為一名年輕女性治鼻炎,該女士治好後,又向有30年鼻炎史的父親推薦了扁康療法。父親是醫生、首爾大學的教授。看了扁康療法的說明後,他緩緩點頭說:「如果是你相信的療法,那我願意做臨床試驗的對象。」這是作為韓國最權威大學的教授和醫生飽含自尊心的一句話。

幾天後,他來到筆者的韓醫院,我仔細向他說明了治療過程。他默默聽著我的說明,然後問:「首爾大學過敏疾病中心給的藥物怎麼辦?」

「請停掉吧。」我說。在之後幾個月裏他親身體驗了扁康療法的功效,然後又買了療程給患有鼻炎的舅仔,也寄給美國的女兒。這兩人的病最後也都治好了。有一天他給我講了治病期間一件趣事。

教師節那天,年輕的教授們來到教授家裏問候。邊喝茶邊聊天,教授說:「是傳統的漢方把我的鼻炎治好了。」

一個年輕教授吃驚地說:「院長,太危險了!有這種療效一定是因為類固醇。是短期效果。說不定還放了毒品。」

另一個年輕教授說:「教授,最近草藥也含有很多農藥。」

教授為了驗證他們的話,就把扁康療法的漢方送到首爾大學藥檢中心進行成份檢測。

「今天結果出來了。」我笑著等他說下去。

「扁康療法的漢方檢測結果……,不含類固醇,不含農藥,不含防腐劑,其他重金屬、環境激素、毒品等186種有害物質,一種也沒檢測出來。恭喜您。」

於是我沒花一分錢,卻在權威大學研究所完成了扁康療法漢方成份的檢測。他聽說我在寫這本書,就說:「院長,請把我的話轉達給讀者:請放心服用。這是最權威的西醫大夫親自驗證的漢方。」

「山高而谷自深」,扁康治療的效果隨著用家口碑的傳播,不單止在韓國,在國外也受到關注。有人驚奇,有人鼓勵,也有人嫉妒或懷疑。為了打開海外市場,為了消除質疑,我們決定委託美國FDA進行成份檢測。

2006年2月1日,FDA的官方檢測機關Microback公司負責人AureaYogarajah正式簽署了檢測認可。其主要內容為「化學、生物分子學毒性測試的結果表明,扁康療法的漢方是安全製品」。(待續,文章節選自《扁康桃源》◇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四十七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扁康療法案例】

以前頭暈無力 不能工作 現在精力充沛 重返華爾街

對於30歲左右的男士來說,正是精力充沛、閱歷趨於成熟的階段,也是工作、事業起飛的黃金時期。不過,方一明卻在這關鍵時刻,陷入到無休無止的病痛折磨之中,令他本來多彩的人生變成灰色,充滿了痛苦和無奈。

從2011年開始,一明只要吃了蔥、薑、蒜等辛辣或冰冷食物就會發燒,因為年輕,他心裏想,這點小毛病算什麼?並沒太在意。到了2013年底,情況急轉直下,有一次患了重感冒,經過一個星期治療,還沒等康復,又染上了第二次感冒,病情加重。從此就得了慢性咽喉炎、鼻炎的病根,鼻涕經常倒流。更可怕的是,不單止冷東西不能吃,後來吃了熱東西也會流鼻涕,劇烈運動後也流,連晚上睡覺都往喉嚨裏倒流,病情越來越嚴重。

此後,每個月都會患一兩次感冒,喉嚨腫痛、發燒、鼻炎發作,喉嚨中間像針刺一樣痛,發病的頻率越來越高,發展到每個星期都復發,間中祗有一兩天喘息的機會,腦袋每天都是暈陀陀,沒有氣力,整個人萎靡不振,提不起精神來。

到了2015年11月底,因為每天低燒,全身乏力,一明已經無法正常上班,辭去了令人羨慕的工作。一個年輕人,每天祗能留在家中休息。去看西醫,醫生說他沒有病,開了些西藥,但服用後不但無好轉反而更嚴重。後來大陸的家人寄來中藥,所有治療扁桃腺炎、鼻炎的中藥都試過了。草藥、中成藥、西藥都嘗試過了,可是完全無效。「就在我很絕望的時候,在新唐人電視和大紀元網站上看到了《扁康療法》的廣告,其中還有很多治癒者的分享,有的人多年的哮喘消失了、有的人慢性咽喉炎好了等等,看到這些我好像看到了希望:哇,這麼神奇啊!」

「自從我來到美國之後,就很喜歡看新唐人電視和大紀元網站,因為那上面的內容是在大陸看不到的,而且說的都非常有道理,所以我很信任這兩個媒體。儘管這樣,從看到扁康療法的廣告到決定嘗試,期間我還是考慮了一個多月,原因有兩個:第一、真有那麼好嗎?第二、一瓶500美元,價格不菲。」

2016年6月,一明的病又復發了,病痛的折磨使他寢食難安。萬般無奈下猶豫了很長時間的一明終於決定試一個月扁康療程。用了兩個星期,就出現了治療過程中的「排毒現象」,令身體已經不起任何折磨的一明擔憂不已:「我當時心裏很害怕,身體開始發燒、喉嚨痛;心想不好了。之前每次發作都要一個多星期才能過去,可這次出乎意料的是,只有第一天比較痛,第二天就不那麼痛了,而且馬上身體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舒服。」

(fotolia)
(fotolia)

「就這樣,當我使用了一個月的時候,鼻涕少了,發燒減輕。到用第三個月時,完全不發燒了,喉嚨雖然還有些痛,但已經可以忍受,而且感覺頭腦清爽,精力充沛,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心情也非常好。到第5個月的時候已經完全康復了!2016年底我重新回到了華爾街,繼續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如果不是扁康療法,真不知道這麼年輕的我該怎麼辦?非常感謝新唐人電視台,感謝扁康療法,我又可以精神飽滿的工作、生活了!」◇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