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不妨先從1956年4月美國加州一家法院的庭審說起。庭審被告是37歲的美國人鮑威爾(John William Powell),他被控「煽動叛亂罪」,如果罪名成立,被告將面臨260年刑期和13萬美元的罰款。

鮑威爾是何許人也?他1919年出生在上海,他的父親老鮑威爾在他出生兩年前在上海創辦了英文週報《密勒氏評論報》,宣稱是不受政治勢力影響的「獨立報刊」。

報紙發行對象是以知識份子為主的中外讀者。然而,親中共的美國記者斯諾長期在該報擔任編輯,該報還發表過斯諾陝北之行與他和毛澤東會面的新聞,斯諾的《西行漫記》亦在該報連載。這樣的報紙怎樣誤導讀者可想而知。

22歲的鮑威爾從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先是供職於美國戰時情報局,後隨軍來到重慶。1945年戰後脫離美軍,接管《密勒氏評論報》,1950年中共建政後改為月刊,並通過郵寄方式在美國、英國和日本發行。鮑威爾的妻子西爾維亞也在該報任編輯。

中共為何在建政後允許一家美國人辦的媒體短暫存在?應該是利用其向美國宣傳中共的東西。事實也的確如此,不諳中共本來面目的鮑威爾夫婦在其欺騙下,報導了許多虛假新聞,特別是在朝鮮戰爭中,發表了不少詆毀美軍的文章。

也基於此,《密勒氏評論報》被美英日當局先後禁止其在國內發行。1953年6月,入不敷出的鮑威爾夫婦決定停刊,並帶兩個孩子回到了美國。

回國後,美國聯邦調查局對其進行了調查,美參議院國內安全委員會兩次對鮑威爾進行傳訊,但鮑威爾拒絕說明他是否是共產黨員。

1955年1月,國內安全委員會在報告中稱:鮑威爾傳播了反對美國的虛假報導,《密勒氏評論報》受中國政府控制並得到其支持,並據此向司法部遞交了正式文本,指控鮑威爾出賣美國在遠東的利益。

隨即,司法部起訴鮑威爾,被控罪狀達13條,主要是:一、在朝鮮戰爭期間,通過報導傳達虛假言論和信息,破壞美國軍隊行動以及勝利,幫助美國的敵人——朝鮮以及共產黨人;二、故意在加利福尼亞北部地區和美國其他地方分送雜誌,企圖引發美軍不服從、不忠誠、叛變和拒絕執行任務;三、報導美國損失嚴重,報導美國在朝鮮使用毒氣、進行細菌戰,還在中國東北繼續進行細菌戰以及阻撓和平談判。

毋庸置疑,身處在中共治下的鮑威爾的信息,包括美國進行細菌戰,應該都是來自中共的情報。中共和朝鮮又是如何炮製這場鬧劇的呢?

誣陷美國進行細菌戰

原來朝鮮的金日成為了一己之利,發動突襲,侵略韓國後,引發了世界的聲討,在聯合國軍的打擊下,節節敗退。其後,他向蘇聯和中共求援。1950年10月,在毛的拍板下,中共悄悄派志願軍潛入朝鮮,打了聯合國軍一個措手不及。其後,雙方在「三八線」附近呈膠著狀態。

朝鮮戰爭,共軍過鴨綠江。(網絡圖片)
朝鮮戰爭,共軍過鴨綠江。(網絡圖片)

1952年1月,中共志願軍第42軍等多個駐地上報稱,在美軍飛機飛過後,出現了大批蜘蛛、蒼蠅、跳蚤等昆蟲,因此初步判斷可能是美軍投下的「細菌蟲」。

中共有檢疫人員在對樣本檢疫後稱這些昆蟲攜帶大量病菌,以傷寒、霍亂、鼠疫等的可能性最高。很快,志願軍第15軍報告該部發生了霍亂、斑疹、腦炎等病症,部份居民也出現了傳染病。

中共中央軍委迅即研究,在毛澤東的命令下,除了在志願軍中開展「反細菌戰」外,還電告朝鮮,讓其先發表聲明「控訴美國罪行」,中共當局隨後也發表聲明,同時向蘇聯當局通報。

在沒有調查取證的情況下,2月22日,朝鮮外相發表官方聲明,指稱美國在朝鮮戰場使用細菌戰。朝鮮廣播電台也報導說,在平壤北部發現了美國的細菌彈,裏面裝滿了能夠在寒冷氣候下生存的帶菌蒼蠅。

同日,蘇聯發表聲明,譴責美國進行細菌戰。2月24日,中共外交部長周恩來發表聲明,支持朝鮮對美國的指控。中共衛生組織還宣布,在中國東北部等地也發現了帶菌昆蟲。

隨後,蘇聯駐聯合國代表也在聯合國會議上指責美國在朝鮮戰場使用化學武器。3月4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發表聲明表示:「我想清晰、明確地指出,這些指責是完全錯誤的。聯合國軍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使用任何種類的細菌戰。」他並建議,那些指控美國的國家,應允許國際紅十字會調查團前往調查。

3月8日,周恩來再次發表聲明,嚴重「抗議美國政府用細菌武器屠殺中國人民」,稱美軍「自2月29日起至3月5日止,先後以軍用飛機68批、448架次侵入中國東北領空,並在撫順、新民、安東、寬甸、臨江等地散布大量傳播細菌的昆蟲……」。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的社論稱,「要嚴懲撒布細菌的美國凶手」。

拒絕國際紅十字會調查 

在美國的要求下,國際紅十字會擬派出由一名巴基斯坦代表、兩名印度代表和三名瑞士代表組成的小型調查團,前往朝鮮和中國調查,但卻遲遲得不到中共和朝鮮的回覆。奇怪的是,朝鮮和中共卻允許有共產黨背景的國際民主法律工作者協會進入了兩國進行調查,調查結果是認定美軍存在細菌戰。

對此結果,聯合國軍總指揮李奇微將軍表示:「設計出這些指控,明明是為了掩蓋共產主義者在對付一年一度普遍發生在中國和朝鮮的傳染病的無能和及時救助犧牲者工作方面的無能。」艾奇遜其後也代表美國正式否認這項指控。

為了澄清事實,聯合國祕書長敦促朝鮮回復世衛組織的調查請求,國際紅十字會也再度向中國、朝鮮發出請求合作的呼籲。但朝鮮、中共置之不理不說,朝鮮官方還公布:美軍在朝鮮北部散布細菌達八百多次,散布範圍達四十多個郡。

此後,朝鮮、中共一方面繼續無視聯合國、國家紅十字會的調查請求,一方面仍舊高調指責美國。

從5月開始,中共和朝方還陸續公布了25名美軍被俘飛行員關於美軍進行細菌戰的供詞,36名被俘的美國飛行員也供述他們投放了感染瘟疫的跳蚤和染毒的雞毛。然而,真實的情況是,這些美軍飛行員是被迫撒了謊。其中一名叫費席爾的飛行員戰後回憶到,為了細菌戰的供詞,他被人反覆拷打。

針對中朝公布的美軍飛行員的供詞,李奇微將軍於5月22日再度聲明否認這項指控。他說:「聯合國軍沒有任何必要,在任何時間、以任何形式,使用細菌戰和毒氣戰」。

蘇聯在安理會否決美提案

1952年6月20日,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提案,要求國際紅十字會調查細菌戰的指控,將結果向安理會報告。提案以10票贊成,1票反對(蘇聯),提案被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蘇聯否決。

美國再度提案,指「中朝拒絕國際紅十字會調查,卻一再指控細菌戰,而蘇聯重複中朝的指控,卻在安理會使用否決權阻止調查,安理會因此認為指控不實,並譴責偽造與散布不實的細菌戰指控」,但提案再次被蘇聯否決。

1998年1月,日本《產經新聞》刊登了12份俄羅斯總統解密檔案,內有蘇聯官員間就此事報告的電文,從中我們可以了解為何蘇聯要一再否決美國的提案。原來檔案中證實中共最高領導層才是「細菌戰」指控的挑起者和證據的偽造者。

檔案顯示,在蘇聯內務部反間諜局副局長、朝鮮公安部顧問格盧霍夫致蘇聯部長會議副主席貝利亞的電文中提到,朝鮮收到了北京指控的美國在朝鮮和中國進行細菌戰的消息,為了配合朝鮮的聲明,他們和朝鮮人一起設定了偽造的爆炸現場,而帶有細菌的屍體來自中國,以接待來自世界和平理事會的一個細菌學專家代表團。其它電文也提到了偽造瘟疫地區、偽造屍體的真相。

估計蘇聯人也知道假的終究是假的,如果允許國際紅十字會成員進入調查,假象一定會被披露,所以才否決了美國在安理會的調查提案。

大概朝鮮也意識到了問題,從1953年1月起,關於美國使用細菌武器的公開報導在朝鮮終止。同年2月,中共再度向朝鮮呼籲揭露美國在細菌戰中的面目時,朝鮮沒有接受這項建議。

5月,蘇共中央部長會議主席團通過決議,並通過駐朝鮮和中國大使轉達給毛澤東和金日成,稱蘇聯政府和蘇共中央委員會被誤導了,「新聞媒體傳播的關於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的信息,是建立在錯誤的信息基礎上的。這項對美國的非難指控是偽造的。」「給予的勸戒:終止新聞媒體有關美國在朝鮮和中國使用細菌武器這一題材的報導。」

毛後來的回應是得出細菌戰的結論是基於志願軍的報告,沒有辦法證實真偽。相信很多人認為這是託詞而已。

因為就在中央軍委發表《關於反細菌戰防疫工作給志願軍的指示》後,時任志願軍後勤衛生部部長的吳之理因為檢驗不出細菌,而對細菌戰的說法保持懷疑,其後他遭到了批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