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名智囊外交關係協會(Foreign Relations Association)的特別報告,肯定總統特朗普的對華政策。

報告認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扭轉了過去20年(三屆美國政府)——從克林頓、小布殊到奧巴馬政府對北京戰略意圖的誤讀。而在給北京施加經濟壓力、要其改變(不公)貿易做法上,特朗普做得比他的任何一個前任都要多。

報告作者是外交關係協會美國外交政策資深研究員羅伯特・布萊克維爾 (Robert Blackwill)。他也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院亨利・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的高級研究員。

反思美對華政策 70年來最大外交政策失誤

報告說,鑒於中國(中共)對世界秩序以及對美國和盟友逐漸累積的危險戰略後果,過去幾屆美國政府的對華戰略誤讀,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美國外交政策損害最大的三大錯誤之一」。

相比1965年越戰升級和2003年派兵進入伊拉克,報告認為,美國對華政策的長期誤讀可能是過去70年來最大的外交政策失誤。

在這份評估特朗普政府眾多外交政策的報告中,對華政策被置於最前面。

報告認為,如果華盛頓與亞洲盟國對北京的激進政策早提出質疑,那麼中共會比現在更弱,或許這會讓各方在主要的合作領域建立並保持一個粗平衡。

但在美國一味誤判中共、直至最終驚覺後,面對中共領導層繼續推進其戰略意圖、繼續走對抗路線的現狀,美國就必須要有更強硬的回應才行。

報告說,特朗普政府喚醒了美國,需要直面中國(中共)對美國國家利益和民主價值構成的越來越大的威脅。

「在北京果斷地將大部份亞洲國家納入其軌道並遠離美國的時候,如果沒有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中共)實力日益增長的危險進行持續的政治推動,美國可能還在繼續夢遊中。」報告寫道。

「值得肯定的是,特朗普政府此後對中國(中共)採取了一種更清晰的政策,跟過去的很多錯誤(政策)都不同。」報告說,「特朗普已經巧妙地向中國(中共)施壓、並取得成功。」

根據政策產生的國家利益影響 給出客觀評估

外交關係協會會長瑞查德・哈斯(Richard Hass)在報告的前言部份的致辭中說,報告係「根據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對美國國家利益所產生的影響」進行的評估,而不是根據特朗普政府的對外言辭來判斷。

報告列舉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行動包括: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強調「中國(中共)正利用經濟誘惑和懲罰手段,影響力運作和威脅使用武力以說服其它國家重視其政治和經濟議程」。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發佈《國家國防戰略》,定位「中國(中共)是一個戰略競爭對手,利用掠奪性經濟恐嚇鄰國,同時在南海搞軍事化」。

2018年10月4日,副總統麥克・彭斯(Mike Pence)發表對華政策演講,這是美國政府在中美關係50年來發表的「最嚴厲的演講」。

2019年2月11日,特朗普總統簽署《美國人工智能計劃》的行政令。

對華貿易戰 巧妙施壓成功

對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貿易戰,報告說,特朗普「公開、大聲對抗北京及其長期的不公貿易做法」,儘管在對國際商務、貿易赤字和關稅上存重大誤解,但「特朗普對中國(中共)的巧妙施壓已經取得成功」。

報告說,「特朗普的對抗性貿易政策可能導向一個重大協議。雖然中美貿易談判結果仍不明朗,但特朗普有望獲得中國(中共)政府在貿易上的重大讓步,這是奧巴馬政府嘗試過、卻未能通過外交途徑獲得的讓步。」

報告說,雖然北京可能再次不兌現承諾,但無疑特朗普的貿易策略「已突破北京迄今為止設置的一些難以逾越的屏障」。過去,北京一直為其貿易不端行為設置各類障礙。

除了對整體的不公貿易行為反制,特朗普政府也採取了進一步的行動,制裁一些中國公司,如中興、華為等。

「自20世紀90年代中國的快速經濟增長以來,與其任何前任相比,特朗普對北京施加了更大的經濟壓力、改變其(不公平)貿易做法。」報告寫道。

保持美國在亞洲的威懾力

在亞洲地區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延續了奧巴馬政府抑制中共日益增長影響力的做法,堅定地保持了美國在西太平洋爭議地區的存在。

自特朗普上任以來,部署在亞洲的美國海軍艦艇數量從奧巴馬政府時期的273艘增加到287艘。在南中國海,美國海軍至少已經進行了10次自由航行。到2019年2月(特朗普上任2年時間),海軍軍艦的自由航行次數是奧巴馬政府8年任期總數的兩倍。

美國印太司令部還在前沿地區部署了最先進的戰機,包括F-35和P-8波塞冬海上巡邏機、無人駕駛飛行機以及遠程轟炸機。

同時,特朗普政府加強對亞洲盟友的合作與信任。報告說,在特朗普任期內,美國「在很多方面一直與日本和其它傳統地區夥伴保持著強大關係」,包括與日本自衛隊的聯合軍演,與澳洲舉行最大規模的軍演。

特朗普政府還把印度作為其區域戰略更重要的部份,包括2018年5月把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同時,美國正計劃與印度進行首次陸海空軍演。

特朗普政府繼續奧巴馬政府的東南亞海洋安全計劃,增撥3億美元改善東南亞國家在孟加拉灣、南中國海和許多太平洋島嶼周邊的通訊系統和巡邏能力。

報告認為,特朗普的整體外交政策比批評者認為的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