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大事的時機終於到了,公子光就把專諸叫到了面前。沒有等公子光開口,專諸已經明白了,專諸說:現在到了舉大事的時候,這一次我去行刺,肯定性命不保,我希望能夠請假回家看一看我的母親。公子光說好。

專諸就回到家裡探望母親。還沒有開始講話,眼淚就流下來。他的母親看見專諸哭了就知道,終於到了報公子大恩的時候。他的母親就笑了,說我很高興你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公子對我們的恩惠已經非常大了。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希望你能夠盡忠,而且如果你一旦做成這件事情後,你會名垂青史,我也會為你感到驕傲。至於說我,你不用擔心,我相信公子光一定會非常好地照顧我。

他媽媽講的,第一是要報恩,這就是大義嘛;第二件、忠孝不能兩全,我希望你盡忠;第三點、那麼我這邊,你不要擔心,公子光能照顧得很好。

專諸雖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心裡仍然戀戀不捨,他就看著他媽媽。他媽媽說,哎呀,不要再哭了,我現在感到口很渴,能不能替我去河邊取一些清泉?專諸就到河邊去打水,回來的時候發現母親臥房的門已經關上了。

他就問他妻子,說母親大人為甚麼不在堂上?他妻子就說母親大人剛才跟我說她有點睏倦了,想要睡一會兒,告訴我們不要打擾。專諸當時就感覺不好,推開了母親臥室一看,母親已經上吊了。

她的母親是用自己的死去堅定專諸的決心,一方面能夠斷除他對母親的牽掛,因爲如果牽掛母親,那可能在行刺的時候就不會那麼果斷;另外他的母親想進一步去堅定專諸的決心。因為母親是為這件事情而死的,所以專諸必須要把這件事情做成,才能對母親盡孝。所以他母親就是以自己的死,去成全他自己兒子這一場功業。

母親死了之後,專諸痛哭了一場,去見公子光的時候說:過去我的身體還要照顧母親,現在我的母親已經去世了,從此之後我的身體就完全已經屬於公子了。公子光說我們這麼辦,我上朝的時候請吳王到我們家裡來吃飯,然後我們在家裡面佈置一些甲士,趁機在我們家裡就把王僚搞定。

所以他第二天上朝時就跟王僚講,大王啊,我家裡面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廚師(他指的就是專諸),他烤魚烤得非常好,能不能請你到我的家裡面來?我請你吃飯。王僚說,王兄相請,當然是要去了。

王僚回到自己宮裡的時候,就跟他的母親講,說明天我要到王兄家裡面去吃飯。他的母親就說,你不能去呀,公子光這個人每次上朝的時候,看見你經常是有恨色。如果你到他家裡吃飯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建議你不要去。

吳王僚說我已經答應他了,不去的話兄弟之間會生嫌隙。他說,這樣吧,我要把自己明天的保安工作做到最嚴密。

第二天,吳王僚身上穿了三層鎧甲,左一層右一層穿在身上,外面再罩上錦袍。他的衛兵從宮門開始,一個挨一個站著,一直站到公子光的家裡。同時他又選了100個力士,就是勇士,站在他的兩邊做保鑣。

每一道菜在上之前,那100個力士要把廚師身上的衣服都要脫掉,然後搜檢身上,保證沒有攜帶任何利器。然後再給廚師換上一身衣服,才能夠讓廚師去上菜,而且上菜的時候只能夠膝行而前,就是跪在地上用膝蓋往前走,兩邊還有力士夾著他往前走。然後把菜放到吳王的桌子上面,馬上轉身就得走,都不能夠抬頭看。當時保安就嚴密到這種程度。

公子光吃著吃著飯,突然間跟王僚講,哎呀,我前兩天扭腳了,現在非常疼。王僚說你怎麼辦?公子光說每到這時候我都要用大布包著腳,緊緊地纏起來,這樣就可以止疼。王僚說,王兄請便,你就去纏腳吧。公子光就到了內室。

這個時候專諸就端著烤魚上來了。也是跟原來一樣,先脫衣服後搜身,換衣服,然後膝行而前,力士就夾著他,他把魚放到王僚面前的時候,這魚做得確實是味道非常好,王僚就低頭看魚,專諸就趁王僚一低頭的時候,突然間掀開魚腹,從裡面抽出一把劍,一劍就刺到了吳王僚的胸口,透過三層鎧甲從前胸刺進去,從後背透出來。

當時那些力士都目瞪口呆,沒想到他把劍插到魚肚子裡邊。這把劍叫做魚腸剣,非常鋒利的一把劍,透過鋼鐵的鎧甲,一下能夠插到他的心裡邊去,從前胸插進去後背透出來。當時一百個力士刀劍齊施,把專諸砍成肉泥一樣。公子光在內室聽到外邊亂起來了,知道專諸得手了。他就帶著自己的衛兵從內室殺出來。

一方面,吳王僚已經死掉了,所以這邊的威勢就減了;另外一方面,公子光這邊因為刺殺成功,他們就是士氣高漲,結果一下子就把吳王僚的軍隊打敗了。

公子光升車,一直就進到了吳宮裡面,向大臣宣佈王命,當時他的祖父壽夢是怎麼交代的,為甚麼該他當吳王。這樣等於是把這些大臣說服了,同時他趕緊開倉放糧、減稅,讓老百姓獲得實惠,於是老百姓的民心也漸漸地安撫下來。

延陵季子這個時候從晉國觀風,也回到了吳國。公子光還假意推讓了一下,他說我之所以殺死王遼,是希望你來做國君,因為當時祖父是這樣講的。延陵季子說你自己都殺了吳王,不就是為了當王嗎,還跟我假客氣甚麼呀?

季札(公有領域)
季札(公有領域)

延陵季子是一個非常賢明的人,孔子也對他有很多的讚賞。他有一些事情在《史記》中有記載。他非常聰明,到晉國出使的時候,當時晉國還有好幾家大夫,但是延陵季子到晉國,看過之後說,國家裡面最優秀的人才都集中在韓家、趙家和魏家,將來有一天晉國會被這三家分掉。他看得非常非常的準確,50年之後就發生了「三家分晉」,晉國就一分為韓、趙、魏。

延陵季子也是一個非常有道德的人。有一次他到徐國去出使,徐國國君非常的喜歡他的寶劍。但是因為他要到別的國家出使,不能夠沒有劍,所以他就沒有吱聲。等他回到徐國的時候,所有的外交活動已經完成,可是徐國的國君死掉了。季札就把他的寶劍解下來,掛在徐國國君的墓上。

別人就問,為甚麼你要把劍掛在那兒?季札說因為我的心裡面,已經準備要把這把劍送給他,儘管我沒有說。只不過是因為要出使,所以我不得不帶著這把劍走。現在外交的活動已經做完了,我願意把這把劍掛在他這裡作為我當時心理面許諾的一種兌現。

(旁白:伍子胥借楚平王病逝之機,調開了王僚身邊的重臣。公子光借宴請王僚之機,使刺客專諸用魚腸劍刺死了王僚。按照《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的記載,專諸刺王僚的時間是西元前515年的四月丙子日。公子光登上王位,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吳王闔閭。)

公子光成了吳王,為了報答專諸,就把專諸的兒子專毅任命為上卿。我們知道東周時,它爵位是這樣的,諸侯之下分為六級爵位,上卿、中卿、下卿,上大夫、中大夫、下大夫。為了報答專諸,公子光把國家最高的爵位給了專諸的兒子專毅,這也是一位很有名的將軍。

專諸刺王僚時用的寶劍叫做魚腸劍。闔閭覺得魚腸劍是不祥之物,因為已經弒君了嘛,就把魚腸劍埋起來了。但是他也希望能夠得到像魚腸劍同樣鋒利的寶劍,那麼他就把當時的一個鑄劍大師叫做干將的請到了吳國。

(旁白:干將、莫邪是中國歷史上的名劍。歷史上干將和莫邪是夫妻。《東周列國志》記載夫婦二人選最好的鐵和其它金屬,選擇吉日,諸神臨觀,令300童男童女鼓風燒炭,煉製三個月而鐵精不化。於是莫邪沐浴齋戒後,投身入爐,頃刻間金屬熔化,煉成雌雄兩把寶劍。雄劍稱爲干將,雌劍稱爲莫邪。干將把雄劍藏起來,而把雌劍獻給了闔閭。)

這件事情很多人覺得很玄,在正史中確實也沒有記載,但是在傳說中人們都知道,干將、莫邪是寶劍中的一王一后。有沒有甚麼旁證呢?是不是真有這麼兩把劍呢?

有一點旁證,一個就是當時干將把它獻給吳王闔閭後,闔閭曾經用這把劍去砍一塊石頭。石頭應手而開,就像切豆腐一樣,這塊石頭叫「試劍石」,現在還在。蘇州附近有一個地方叫虎丘,遺蹟現在還在,就是那個試劍石。

還有一個旁證,就是1965年在中國的湖北省江陵望山1號墓,出土了一把劍。這把劍上有八個鳥篆銘文,「越王勾踐自作之劍」。這把劍是當時越王勾踐的劍,經過了兩千五百年的時間。出土的時候打開那個墳墓,寶劍閃閃發光,一點鏽都沒有,跟新的一樣。

他們當時測試的時候,用了20張複印紙,拿劍輕輕一劃,20張紙一下就給分開了。兩千五百年,一把劍沒有生鏽,而且還是那麼鋒利,閃閃發光。這說明當時在春秋年間,鑄劍的工藝是非常非常先進的。

聽說他們在秦始皇兵馬俑中還挖出過一把劍,因為土填進去之後把那個劍壓彎了,但是把土一移走之後,那個劍立刻神奇一般地恢復到原來寶劍的形狀,就是像記憶合金一樣,它能夠記住自己的形狀,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春秋年間中國的鑄劍術,確實是非常非常先進的。(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