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變法

聖經中有一個「湯馬斯的懷疑」的故事,十二門徒之一的湯馬斯聲稱,沒有親自摸到耶穌就無法相信,是懷疑論的代表人物。其實無論什麼時代,什麼地方都有「懷疑論者」。

諸侯爭天下的戰國時代,秦國任用公孫鞅為宰相,實行富國強兵的政策,但是百姓們卻不願意相信新政。公孫鞅想了一個計策。在秦朝首都的南門廣場豎起一根木柱,發榜文說:「把這根木柱移到北門的人可以獲得十兩黃金。」百姓們都認為這是玩笑,沒人出來,於是又貼出「把這根木柱移到北門廣場的人可獲五十兩黃金」的告示。

有一個人想,反正是「不賠本的買賣」,便把木柱移到了北門,隨即就得到五十兩黃金的賞賜。從此之後人們都認真遵守國家的法令,秦國開始變成強國。

人也許就是一種懷疑的存在體。由患者來到韓醫院說:「我不相信真能治好異位性皮膚炎。萬一不好怎麼辦?」

不是吃了就能痊癒

大家誤以為扁康療法是一種能醫百病的藥,懷疑「世界上怎會有能醫百病的藥?」其實扁康療法絕對不是能醫百病,只是一個肺臟的清道夫。

肺裏乾淨了,淋巴之主——扁桃腺能更好地履行自己的職責,單是扁桃腺就可以使人體免疫系統更加強健,就可以治療很多疾病。把導致呼吸系統疾病和皮膚病的根本原因作為治療目標,通過增強肺功能,恢復元氣,提高白血球的噬菌能力,病根就有沒了,很多症狀也就跟著消失了,所以人們容易誤認為它能醫百病。

異位性皮膚炎患者要把身體裏的毒素排出體外,不能單靠藥物,患者要堅持運動打開汗孔來配合治療。當然為了不積累新的毒素,還要遵守生活守則。如果患者懶於鍛鍊,使用有短暫鎮定效果的類固醇藥物的話,之前的努力就會化為烏有。(待續,文章節選自《扁康桃園》)◇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四十七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扁康療法案例】

支氣管擴張 肺氣腫 長期頭痛 使用之後 重獲健康 精力充沛

紐約法拉盛陳先生,46歲,是一家中餐館的主廚。他性格樸實、穩重內斂。想起過去十幾年來自己患病及治療的艱難過程,非常感慨:「我從7、8歲開始,因為感冒導致氣管不好,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沒有治好留下了病根,所以身體一直很差。從30多歲開始,病情嚴重起來。渾身乏力、胸悶、咳嗽、長期頭痛,腦袋總是昏沉沉的,特別是一見冷風就鼻塞感冒,一年到頭沒有幾天好日子。」

「醫生說我是支氣管炎,於是開始打針治療。誰知道用西藥治療一段時間後卻越來越嚴重;一個月當中幾乎沒有幾天好的時候,頭整天昏昏沉沉,還經常頭痛。因為病情嚴重,已無法工作。後來就去了我們當地很有名的一家中醫院,是專門治療呼吸系統疾病的,醫生診斷為過敏性哮喘,開始服用中藥。吃了好幾年也沒什麼效果,病情反覆發作,而且越來越嚴重,走幾步就要停下來喘一陣,要不然就上不來氣,憋的特別難受。」

「那時候,生活簡直就是一團糟。這樣治來治去,最後病情又轉為支氣管擴張症和肺氣腫,醫生拍X光片看到我的肺部有一小塊黑影。當時,我真的絕望了,常年的疾病折磨,不但自己痛苦,連家人也都焦慮不安。西藥、中藥都用了,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那時候我才知道,一個人如果沒有健康,一切就都完了、都是白費!」。

陷入絕望中的陳先生想盡方法來到美國,希望在科技相對發達的西方能找到治療自己身體疾病的良方,他說:「當時最大的心願就是想找到一種能根治自己疾病的藥。我覺得好像是有貴人相助,真是太幸運了,終於在《大紀元時報》上找到了《扁康療法》!我決定試一試。」

「療程第一週就感覺很舒服,這麼多年都沒有這樣的狀態,心裏很高興。可是第二週開始,突然變得又難受起來,好像扁康療法不起作用了,好像比原來更嚴重了。渾身乏力、胸悶、咳嗽的現象又回到了我的身上,雖然我知道這是治療過程的排毒反應,可還是心中不穩,很害怕,就諮詢扁康療法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她們安慰我別擔心,每個使用扁康療法的患者都會出現排毒反應,有的嚴重一些,有的輕微一些,只要把劑量減少一些就可以舒緩。聽了她們詳細的解釋後,我心裏有了底,但為了把身體裏的毒素儘快排出來,我沒有減少劑量,大概堅持20天左右,排毒現象逐漸消失,慢慢感覺越來越好。」

說到這裏,陳先生的聲音變得更加宏亮,高興中帶著激動:「使用扁康療法二個月後,身體越來越好。到第三個月就完全停用了西藥,只用扁康療法。現在認識我的人都說我的面色紅潤,自己也感覺精力充沛,做事時特別有衝勁,人都變得年輕了。我又重新得到了健康!任何感謝的話都表達不了我內心對徐院長的感激之情。非常非常感謝扁康療法救了我的命,我真是太幸運了!」。◇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