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美國商務部公佈了一份新的「未經核實」實體的危險名單,其中包括37家中國企業、機構和學校,名單于12日生效。美國商務部負責出口管理的前助理部長、現在Akin Gump律師事務所任職的沃爾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被列入名單,意味著美國公司將謹慎對待這些機構,且將無法再使用許可例外。「儘管這不是禁運,但因為麻煩,有時供應商會把它當作禁運。它的實際效果大於法律效果。」

根據媒體的消息,被列入名單的中國公司包括日本豐田旗下愛信精機在中國設立的愛信(南通)汽車技術中心有限公司、已獲得高端屏幕技術專利的北京八億時空液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機構包括專注於精密光學、電子研究的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學校包括位於廣州的廣東工業大學、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上海的同濟大學以及設於西安的兩所學校。

在美國向北京就公平貿易強硬施壓,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防止中共盜取及通過逆向工程模擬美國高技術,進而發展「2025計劃」的大背景下,如果說涉及高端技術的公司、機構被列入名單,還可以明曉原因,那麼在中國大陸比較有名氣的人民大學、同濟大學又因為甚麼被美國盯上了呢?究竟甚麼方面的交易美國公司不可以與之進行呢?

筆者推斷原因之一或與它們某些專業有關。人大大多專業皆屬於文科,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人民大學在「提升中國文化軟實力和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不過其創建於1978年的信息學院,近些年來卻發展迅速。其官方網頁稱,信息學院始終立足學科前沿,跟蹤國際先進技術,是國內最早開展數據庫和信息系統研究的團隊之一,在關係型數據庫技術、面向對象的數據庫技術、並行數據庫技術、數據倉庫與商務智能技術、XML數據庫,信息安全以及信息系統的理論與實踐等領域有深入的研究,承擔了許多國家攻關項目、863高科技計劃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以及大量的企事業單位委託項目。其下設五個研究方向:基礎軟件、金融信息工程、電腦取證與司法鑑定、企業信息化與電子政務和大數據與雲計算技術。

從信息學院的研究內容和方向看,與中共欲稱霸世界的「2025計劃」密切相關。

與人大專業不同的是,同濟大學以工科、理科為主,其擁有多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級研究中心,其材料科學、汽車、電子與信息、機械與能源等專業也都是中共實現「2025計劃」的基礎學科。

以電子與信息工程學院為例,其擁有「嵌入式系統」985平台、「嵌入式系統與服務計算」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企業數字化技術」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國家IC人才培養基地和國家Linux軟件人才技術培訓與推廣中心。不僅如此,學院還設有國家高性能電腦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同濟分中心、網格技術研究中心、基礎軟件中心、現代集成電磁仿真研發中心、半導體與信息技術研究所、網絡化系統研究所、信息安全技術研究中心等研究機構,並與微軟、西門子、三菱重工、英特爾、摩托羅拉、諾基亞等12家IT著名企業建立了聯合實驗室或技術中心。

2014年10月,中國首家「工業4.0—智能工廠實驗室」在同濟大學落戶。另據2015年5月《經濟日報》的消息,同濟大學與瀋陽機床、神州數碼、清華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工信部電子工業標準化研究院、西安交通大學、上海理工大學、許昌遠東傳動軸公司、襄陽汽車軸承公司等共同成立了「中國製造2025智能工業創新聯盟」。報道稱,聯盟成員將圍繞單元智能技術、行業應用技術、信息管理技術、數據交互標準和規範、電子商務、智能化工廠、智慧城市、數字金融等領域開展相關研究和實踐驗證。

無疑,美國商務部將人大、同濟大學納入危險名單,並非毫無緣由。因為它們設置的專業也需要從美國公司購買相關軟硬件。

除了這兩所大學的相關專業外,筆者推斷原因之二是與隸屬它們的公司有關。目前,人民大學下屬的人大資產經營管理公司,下轄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人大文化科技園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人大數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北京世紀明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世紀方興商貿發展有限公司、蘇州世紀明德文化科技園有限公司、黃山市黃山區世紀太平文化科技有限公司6家全資子公司,並參股5家公司,即東方興業網絡教育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尚川(北京)水務有限公司、北京人大金倉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高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華潤置地(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而同濟大學下屬的上市公司同濟科技,業已形成了以房地產開發、勘察、爆破、設計、監理、施工總包、智能一體化、物業管理為主導業務的城市建設科技產業鏈,其在教育、科技園建設管理方面具有明顯的優勢,同時還涉足信息、機電、生物、醫療等領域,目前擁有全資、控股子公司8家,參股公司9家。

上述兩所大學所屬的部份公司與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公司有著交易往來,而這大概也是美國商務部擔憂的理由:擔心往來中被竊取美國相關技術。

要知道,特朗普總統就任後,隨著國家安全、國防戰略的調整,對華出口管制也越來越嚴格。去年6月,白宮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在發佈的一份報告中稱,中國的產業政策鼓勵對來自全球的技術進行「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其中部份方式是「通過規避現有出口管製法規獲取美方敏感科技」。

不可否認,承擔中共「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任務的不僅僅是中共國企、軍方,還有諸多高科技公司和眾多的院校。美國目前正在逐步甄別它們各自所扮演的角色。

去年6月美國商務部也表示,對現行出口管製法規的審查已經展開,且將與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的現代化改革同步進行。為了保障美國科技不會通過貿易流入中國,特別要嚴加限制「中國製造2025所提及的重要科技」。

目前美國出口管制的軍民兩用品清單主要包括十大類,其中8類直接涉及技術,包括材料處理技術、電子技術、電腦技術、通訊與信息安全技術、傳感與激光技術、導航或航天技術、海洋探測技術、推進系統和空間探測技術。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幾年前北京航空航天工業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就被美國列入危險名單。

美國商務部的新名單,很顯然將限制美國企業與上榜的中國企業、機構和大學進行出口交易,因為它們需要避免麻煩。其目的就是限制美國高科技產品為中共所獲取。這份新名單與美國國防部正在醞釀的採購黑名單、司法部長發出的「中國(中共)是我們首要重點打擊對像」之語,都是美國將主要精力轉向應對中共的具體表現。可以說,美國驚人的動員力量和效率,正在讓中共在驚詫中走向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