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東時間4月11日上午,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繼續和中共副總理劉鶴舉行了電話磋商。在4月9日晚上,他們已經有過一次溝通,成果「十分豐碩」。姆欽4月10日表示,雙方已經就貿易協議的執行機制達成了一致。

「執行機制」重大突破

執行機制是中美雙方都非常重視的一環,姆欽告訴CNBC,雙方已經同意,建立「執行辦公室」監督協議執行情況。不過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言人不作任何評論,白宮也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如果協議執行問題已不成問題,那雙方距離簽署貿易協議又跨出了一大步。不過有進展不代表矛盾完全化解,其中一個懸而未決的分歧就是,美方何時完全撤銷對中國商品加徵的懲罰性關稅。另外,達成的貿易協議可能會威脅到中共執政地位,北京會不會接受?

姆欽沒有透露具體細節,所以外界只能根據以前的情況分析。此前萊特希澤在國會作證時表示,雙方將通過一系列磋商處理申訴,工作人員每月一次,副部級每季度一次,部長級半年一次。部長級磋商,很可能就是萊特希澤與劉鶴對話。

4月10日晚些時候,姆欽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會議上還表示,中美雙方已經接近完成一項匯率協議,限制中共通過操縱人民幣匯率,獲得不公平貿易優勢的能力。

他還表示,如果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問題能夠得到解決,中美經濟關係將會顯著改變。「一旦達成協議,中國將開啟經濟結構性改革」。

姆欽透出的新進展很令人鼓舞,尤其是中美雙方能夠在「執行機制」問題上達成一致,說明達成協議的一大障礙被移除了。這是一個重要進展,也可以說是一項重大突破。由此可以看到,「習特會」可能有望了,影響全球經濟的貿易戰可能要結束了。

美方保留關稅? 一切尚未定局

眾所周知,執行機制問題是雙方的關鍵分歧之一,一直阻擋著雙方的談判進展。包括總統特朗普在內的美國官員曾多次表示,美方要至少保留一部份關稅,作為協議執行機制的一部份。等到美方確實證明北京方面兌現了承諾,保留的部份才最終取消。

就是說,美方堅持不論甚麼協議,美方都要有在中方毀約時,加徵新關稅的能力,而中方不能報復。

不過北京方面認為,這「有違」公平對等原則,拒不接受「單邊制裁」協議,要求雙向執行。

在這麼大的差距下,雙方如何彌合分歧呢?外界不得而知,姆欽沒有透露究竟達成了甚麼樣的「一致」,也沒有透露與之相關聯的關稅問題。他只是強調,美方「真正關注的是文件的執行」。

沒有細節透露,所以外界就會有不同的解讀。美國全國商會執行副總裁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認為「細節決定成敗」,雖然雙方已就執行問題進行了積極討論,但「在達成全面協議前,一切都還沒有定局」。

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也認為,「執行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則你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將只是表面的勝利。」他指出,發佈消息的是對華貿易態度比較溫和的姆欽,而不是強硬的萊特希澤。

不過也有知情人向路透社透露,鑑於中方反對單方加稅的要求,美國很可能會選擇替代。就是維持現有關稅,直到北京達成某些具有指標意義的約定時,才把這些關稅移除。

經濟下跌 貿易戰影響遠超預期

但這又有相應的問題,如果維持現有關稅,中國經濟是否還能堅持?衰退中是否還能硬挺下去?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向鬆祚認為,今年上半年經濟下行的壓力還很大,他對大陸股市沒有任何信心。

他對香港媒體表示,民營企業的信心已經遭受重挫,金融風險非常明顯,很多企業不得不收縮投資。貿易戰的影響,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

這樣的經濟狀況,北京不可能沒有感受,也不會視而不見。如果從經濟角度考慮,北京應該儘快與美方達成協議,同意美方的執行機制,對中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做出調整。因為中國經濟形勢已經「斷崖式下跌」,刻不容緩。

但是與美方達成協議、調整結構性問題,這又威脅到中共的執政基礎。我們說過多次,真要這麼做,中共垮台也就不遠了。

「市場化」威脅政權?北京兩難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副主任甘斯德(Scott Kennedy)認為,美國要求中國真正走向市場經濟,是對任何中共領導層的挑戰,尤其是對北京現政權。他向美國之音指出,中共把市場化看作了是「對中共統治的重大威脅」。

甘斯德表示,如果中美達成協議,受衝擊最嚴重的將是那些依靠政府補貼和優惠政策發展的國有企業,這是對中共的「政治挑戰」。對中共來說,「一黨制」的重要性,遠遠大於中美關係。

《紅色資本主義》(Red Capitalism)的作者侯偉(Fraser Howie)也表示,無論能否達成協議,中國的形勢都不太可能改變。

如果北京不改變,不調整結構性問題,不與美方達成協議,貿易戰就會持續下去,那樣中共可能死得更快。

兩相比較,中共會怎麼選擇呢?我們拭目以待。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