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位大陸網絡「大V」遭新浪微博禁言、關帳號,其中包括知名學者、專家和名人,由此引發民間的強烈反彈。有分析認為,中共危機重重,深感恐慌,所以要對社會上潛在的有影響力的人物進行預防性打擊。

據微博管理員4月8日公告稱,因所謂的「發佈時政有害信息」,一批帳號遭禁言、關閉帳號等處置,並稱將按周陸續發佈具體的處置情況。

2019年03月21日至2019年03月27日這周的情況為:@於建嶸(粉絲數:720.7萬),@童大煥(粉絲數:65.3萬),@六神磊磊(粉絲數:47.5萬)等50個頭部帳號被處置。

此前,新浪微博也多次以上述原因處置微博帳號,但這次被禁言的幾個人物被認為影響力頗大。如,於建嶸係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童大煥係重郵移通學院大煥城市化戰略研究院院長,微博簽約自媒體人,對城市化研究及房地產投資方面很有研究。

「六神磊磊」本名王曉磊,曾任新華社重慶分社資深時政記者,竟也難逃言論管控。

中共的禁言行動在民間引起反彈。於建嶸原博號表示,「各位朋友,本博被長期禁言。請關注@於建嶸教授。」而於建嶸的新帳號短短幾天已重新擁有逾20萬粉絲。

網民們紛紛在於建嶸微博下留言,「他們相信著中國人是麻木的,暴風雨的前夜,慢慢來吧,70年的王朝不會長遠的。」「到底還要忍多久,到底要退讓到甚麼地步,退讓到懸崖?」「微博都該禁的都禁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娛樂明星了!」「無恥的禁言,他們沒有底線了,哎無底深淵了!」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於建嶸4月6日在新帳號中表示,自己用過10年的微博被禁言180天(昨天通知改為90天),「事實上,近兩年,我早就放棄了用微博表達思想了。只不過是朋友開開玩笑,幫藝術家賣賣畫,推廣超級社區的酒之類」。

於建嶸被認為近年來對時政和社會敏感問題越發溫和,即使這樣也不被當局所容。對此,於建嶸在微博回覆說,「這只不過說明,人家要滅掉你,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中共對有影響力人物進行預防性打擊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鉗制言論是中共的一貫做法,現在延伸到自媒體、社交媒體。表面上看是處置時政有害信息,就是消除雜音的過程。實際上,是對社會上潛在的有影響力的人物進行的預防性打擊。

他說,「包括像於建嶸這樣的網絡大V,過去封殺他們是因為他們對時事的評論和介入,讓中共很惱火、很嫉恨,過去是因為你搞事我搞你,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即使你不搞事,只要你有影響力,就要辦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薛馳認為,中共是土匪,是暴力篡權奪位起家的,所以它對來自民間的潛在領袖人物、影響人物,非常忌諱。對這些人,要麼就把你拉入體制內擱置、冰凍起來,要麼就把你徹底封殺掉。把一根根釘子全部拔掉。

他說,因為一旦社會形勢發生突變的時候,就像陳勝吳廣挺身而起,四方響應。中共對群體性事件有如驚弓之鳥,任何的社會事件如果和潛在的領導性人物相結合,就會演化出重大的政治事變或政治勢力,中共對此是非常忌諱。

中共不講法律 講統戰套路

原北京律師盧偉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這種對言論管控,本身就是違反憲法的,侵犯民眾的言論自由。中共治下,法律從來不是維護法治、民主的。法律在它們手裏就是個統治的工具。

他說,「中共其實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就對人進行封殺。它們的權利就是法。話語權在它們手裏,別人都不能說話。」

薛馳表示,正如《九評》所說,中共「最大危機一直是生存危機,存在就是恐懼,永恆的危機感」。那麼當形勢危險的時候,它會更加的變態,「於建嶸是有經歷、有背景、有學術良心的人。這種人不是要撥亂反正,屬於務實低調,有改革傾向的人,但是中共連這種人其實也容忍不了。」

「因為於建嶸是體制內的,這只是敲打一下,像許章潤是直接被撤職審查。這是中共的套路,首先是統戰,把體制外的拉入體制內,給個名分。統戰不行了就是冷凍、封殺,直至肉體消滅。」他說。

中共管控微博 網民翻牆上推特

進入2019年,中共面臨內外交困。盧偉華認為,中共現在面臨世界多國的圍追堵截,國際國內環境、人心向背完全不一樣了。中共現在的動作就是因為它感覺到恐懼和慌張,才會這樣全面的打壓。

盧偉華表示,中共最早說淨化網絡環境,「內容涉黃」,幾年時間變成這樣。在中共網信辦的監管下,新浪微博是沒辦法做到言論自由的。「天天唱紅歌,天天鼓吹一黨專制,直接改版成人民日報就完了。一點點自由都沒有。」他說。

近年,由於微博的管控,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使用微博,轉而翻牆上推特。除了自由門、無界等使用人數眾多的翻牆軟件外,網民還通過VPN(虛擬私人網絡),購買雲服務器搭梯子(搭建SSR服務器)等各種方式翻牆。

對此,盧偉華表示,「翻牆上推特確實很好,至少能保證一項自由,就是獲取信息的自由。沒有獲取信息的自由,就沒有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