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歐第21次峰會4月9日在布魯塞爾登場了。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及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一起會見了中共總理李克強。雙方發表了聯合聲明。

多家媒體報道,有消息人士透露,中方對布魯塞爾針對貿易和投資的一些關鍵要求做出「最後時間的重要讓步」。為了消除被歐盟否決的威脅,北京同意了歐盟一些要求,包括「工業補貼、投資協議和市場准入」等。

消息指出,歐盟對北京新的更強硬立場「取得了成功」。

歐盟「美國化」 北京讓步

就在中歐峰會前,歐盟貿易專員瑪爾姆斯特倫(Mamstrom)表示,和美國一樣,歐洲對中歐雙邊投資缺乏互惠的現狀感到不滿。她表示中方入世後,獲得了很多好處。北京承諾很多,也承諾將成為市場經濟體,那就應該表現的「像一個市場經濟體」。她指出,歐盟正在「以非常公開和直接的方式」同中方商談。

對這次中歐峰會,外界普遍認為成果難料。因為歐洲對北京的態度已經呈現「革命化」,越來越接近美國。所以有分析認為,越來越孤立的北京很可能會在一些問題上向歐盟做出妥協,但中歐之間即使達成部份協議也很難長久。

消息人士表示,峰會有多個話題,包括氣候保護和外交政策等。但歐盟認為,核心議題是貿易和投資領域的「對等原則」。就是說,如果北京希望中國企業能在開放、透明的歐洲市場做生意,那麼也要給歐洲企業提供同樣的條件。

歐盟:北京一系列重要問題上故意拖延

不過北京方面之前是不同意的,不願意把開放市場的承諾納入到中歐峰會公報草案,這加劇了歐盟的「挫敗感」。金融時報引述歐盟外交官表示,北京在「一系列重要問題上」故意拖延。

這位官員強調,「這不是好兆頭,已經成了本次峰會的一個沉重負擔」。他指出,如果北京方面不顯著改變談判立場,用「有意義的方式投入談判」,那就不會有足夠的共同點達成聯合聲明。

也有歐盟消息人士向法新社透露,北京方面可能不會在中歐峰會的關鍵貿易議題向歐盟承諾。消息表示,北京不願意把工業補貼納入世貿組織改革裏面。這些關鍵要求,北京不願意做承諾,甚至也不太情願像去年北京峰會那樣,會後發表一份四平八穩的各自表達良好意願的聯合聲明。

就是說,早前歐盟向中方提出很多要求,中共都是「置之不理」,有承諾也是停留在口頭上。瑪爾姆斯特倫表示,為了達成投資條約,中歐進行了5年的努力,「雖然交換了提議,但是很有限」,「都沒有以應有的速度向前推進」。

墨卡托中國問題專家胡謐空也指出,中共並沒有兌現承諾,「有些領域甚至還出現了倒退」。德國之聲表示,種種跡象顯示,中歐分歧很大,「歐洲人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大西洋事務研究員馬安洲(Andrew Small)告訴美國之音,早前歐洲曾駁回美國的美歐合作建議。不願與美國聯手限制中共獲得西方技術,抵禦「一帶一路」的影響。

歐盟對北京立場發生「革命性」變化

但現在不同了,雖然歐盟領導人不太可能像美國領導人那樣,公開展示自己的「鷹派」立場,但歐洲也已經發生了「革命性」變化,對北京的立場越來越「美國化」了。

白宮貿易顧問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也表示,歐盟領導人不再像過去那樣,對中共的貿易政策不以為然。現在已經改變了,歐盟正在與美國「攜手合作」,在世界貿易組織(WTO)裏應對北京的非市場經濟政策。

大家知道,在法德兩國的推動下,歐盟上個月發表了措辭強硬的「中歐戰略展望」,首次把北京當成了「系統性競爭對手」,其中列出了10項針對中共的計劃。法國總統馬克龍還把歐洲立場的改變稱為「歐洲的覺醒」、「幼稚的終結」。

馬安洲認為,促使歐洲改變對中方立場,最強大的原因就是經濟。歐洲對北京推進經濟改革,准許歐洲公司在中國市場的更大准入,早就「失去了希望」。

令歐洲擔心的,不只是商業領域,其實跟意識型態是密不可分的。馬安洲指出,中共對私營企業的侵入、互聯網規則和出口的監視設備,以及它對歐洲國家和公司採用的經濟高壓手段、對歐盟國家的政治和經濟的影響等,都讓歐洲感到擔心。

意識型態不同 中歐峰會難有突破

體制和意識形態的不同,導致中歐之間存在著諸多的差異。所以外界幾乎持一致觀點:中共不太可能完全答應歐盟要求,中歐峰會想有突破性成果,難度非常大。而且這次峰會只有容克與圖斯克會見李克強,歐盟軸心國法國和德國領導人都沒有參加,也使得峰會意義大打折扣。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為緩解國際孤立的局面,中共可能會接受歐盟的一些條件,達成部份協議。但這也是歐盟變得強硬以後,才出現的這種情況。

藍述指出,中歐不管達成甚麼協議,都不太可能長久。就像當初中英「黃金時代」一樣,過一段時間就消退了,中共不可能真正改變。從這一點來說,美國人已經長了教訓,協議必須有「執行機制」,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