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日,來自大陸各地的大批團貸網出借人聚集在東莞討說法,當地政府如臨大敵,調動數千警力進行鎮壓,維權者被分流到不同的地方之後遣返。這是此平台自3月28日爆雷以來,一次最大規模的維權行動。

4月6日一大早,東莞市政府前被全面封鎖,遍佈特警、防暴警察,一位從山東千里迢迢趕往東莞的李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東莞滿大街都是警察,在市政府周圍都是防暴警察和特警。在麥當勞門口,沃爾瑪,或者是比較大的電器(商場)門口都是拉幫成派的便衣,到處查身份證,遇到三四個人就會攔下問你,讓你出示證件,問你幹甚麼的。」

由於警方的全方位布控,導致出借人們無法聚集在一起,據了解,此次參與東莞行動的人數應該有2000人左右,當地政府調動的警力則是數倍,包括便衣大約有七八千人。

不僅如此,4月6日所有經過市政府的巴士、地鐵等全部都不停,所有人根本無法靠近市政府。出借人無奈,最後決定到體育館聚集,結果到那裏也是早已佈滿了警察,有一部份人在體育館前坐在地上,警方拉起警戒線將他們圍住,還有一部份被關押在體育館內,最後被警方強行抬到大客車上帶走。

李先生透露,出借人被分流拉到不同的地方,如黃江鎮、常平等地,過程中雙方有發生肢體衝突,並且體育館內信號屏蔽,被控制起來的出借人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

「現在東莞這邊所有的警察都在抓我們維權人,我們來這邊,只是想說出我們的心聲。二十多萬的受害人,我們閒著沒事幹嘛,我們都有家有業,通過這個事情,家破人亡。來這個地方哪個不是被逼無奈,他們為甚麼要這麼打擊我們,抓我們。那我們是來維權的,維權都不行嗎?」李先生氣憤地說。

出借人們的唯一訴求是一對一地與政府相關人員進行對話,討回自己的血汗錢,不曾想遭遇的是大批警察打壓,他們如同犯罪份子一樣被警方管控,出門都害怕被抓。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團貸網於2011年成立,並於2012年正式運行上線,註冊資本1.0293億人民幣,實繳資本7,693.333萬人民幣。控股股東為北京派生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唐軍。

3月28日,東莞市公安局官微「平安東莞」發了一則通報,稱東莞團貸網互聯網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簡稱「團貸網」)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立案偵查,實控人唐軍、張林已投案自首。

這一則通報讓大陸各地22萬出借人的145億元血汗錢瞬間血本無歸。據警方消息,截止4月2日,警方凍結涉案帳戶2,825個、凍結銀行資金31億元,並且查封涉案房產35棟、1架飛機及40部涉案車輛,44人已經被刑事拘留。

李先生表示,他自2013年7月份開始投團貸網,至今已投入58萬餘元(母親的養老錢,李先生只是普通的上班族,掙得不多,本打算以此來增加一些收益而已,現在他無法將這一事實告訴母親),6年間全部都是正常回款與獲取利息,沒有任何異常狀況;而且該團貸網獲得東莞市政府等各方面的嘉獎,也有市級官員視察為其背書,更有著名演員王寶強為其代言,許多出借人與李先生一樣,對團貸網深信不疑。不料3月28日,他們的血汗錢無法收回,目前所有的款項被打入一個公眾帳戶,處於凍結狀態。

「我們本來是受害者,是出借人,受到了這麼大的打擊,我們想知道事情內幕。而且這件事情是政府發起的,不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一個合理的方案,那我們老百姓就跟草一樣,任由他們宰割嗎?」李先生說。

許多出借人或與李先生一樣,都是自己一輩子辛辛苦苦積攢的積蓄,包括親朋好友的錢。天津的王先生在團貸網一共投入了120萬元,其中50餘萬元是借親朋好友的錢,導致他目前根本無法面對他們,更不敢將此事告訴他們。據了解,團貸網最多的出借者投入了一千七百餘萬元。

出借人們表示,團貸網涉及人數之多,金額之大,若沒有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悲劇事件將一件接一件地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