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雜誌《瓊斯夫人》(Mother Jones)網站近日發表一篇深度報道,揭露孔子學院在美國的活動。該報道同時指出,美國國會已要求美國學校對孔子學院進行更多審查。

從2004年開始,美國的大學校園裏悄然出現了「孔子學院」。隨著中美貿易談判的進行,越來越多與中共有關的問題逐漸被揭露出來。

3月21日,《瓊斯夫人》網站發佈了一篇題為〈美國校園接納了「中共宣傳機制的重要部份」——現在它們正在退出〉的報道,作者丹斯賓奈利(Dan Spinelli)詳細分析了孔子學院在美國的運作情況,並認為隨著美國對華政策的改變,孔子學院很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孤立。

明尼蘇達州孔子學院將被關閉

2008年9月,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成立了孔子學院(漢語學習中心)。

「漢辦」是一個監督孔子學院和中共其它國際語言合作夥伴關係的中共政府組織。根據《明尼蘇達州日報》學生報的一篇報道,明尼蘇達大學的這個中心開幕3年後被評為年度孔子學院。在2014年至2018年間,中共為明尼蘇達孔子學院的營運提供了120多萬美元。

今年6月,該大學將斷絕與漢辦的合作關係,明尼蘇達大學的孔子學院也將關閉。該校發言人卡特琳娜道奇(Katrinna Dodge)在給《瓊斯夫人》的電子郵件中表示,希望重新調整與中國有關的活動。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批評北京日益增長的專制主義和對言論自由的侵犯,明尼蘇達大學和其它十幾所美國大學一樣,選擇放棄與漢辦合作。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在2014年的一份報告中總結說:「大多數孔子學院的合作協議都帶有保密條款,並對中共政府的政治目標和實踐進行讓步,這是不可接受的。」該報告稱這些漢語學習中心「是中共政府的一個分支機構,並被允許無視學術自由。」

據美國全國學者協會(NAS)2019年1月的更新數據,美國現有孔子學院105所,有13所大學已經關閉或決定關閉孔子學院。近5年多來,除美國外,加拿大、法國、瑞典等都有大學關閉了其校內的孔子學院。

假孔子之名

孔夫子是古代哲學家,他的教義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壓,卻在15年前被中共在海外利用。在中國將朝鮮半島控制權移交給日本一個多世紀之後,隨著中共對亞太地區的廣泛影響,北京正在自己的鄰國捲土重來,在南韓首爾建立了一個漢語學習中心。以誰的名義能更好地裝飾這個對外國產生影響力項目呢?孔子是一位威震全球的哲學家,以孔子的名義比用馬克思或毛澤東更容易在海外市場推廣。

在美國,學習中文的人數一直在上升,但因為缺乏合格的中文教師,學校管理人員不得不到處尋求幫助。到2008年,只有3%的小學教授中文語言課程。 2004年,中共官員在馬里蘭大學推出了其在美國的第一個前哨基地。當時的中文副教授大衛布蘭納(David Prager Branner)告訴《瓊斯夫人》,接受中共政府資助的協議構成了「背叛大學的首要義務:培養年輕人的思想,並教育他們自我培養。」

孔子學院是「學術惡意軟件」

2004年,首間孔子學院進入美國大學,提供慷慨的補貼,甚至提供工作人員,但這些中心從一開始就引起了爭議。前中共高官李長春曾自曝,這些研究所是「中共海外宣傳機構的重要組成部份。」

芝加哥大學人類學家馬歇爾薩林斯(Marshall Sahlins)稱孔子學院為「學術惡意軟件」。許多學者和議員都不想與孔子學院有任何關係,因為它們利用專制政府的資金為大學、中學和小學的數百個課程提供資金。

現在,隨著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美國白宮、兩黨議員、情報界都將孔子學院視為中共在美國宣傳中共黨文化的機構。

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上個月發佈了一份報告。這份報告詳細介紹了孔子學院在美國的所做作為,並明確指出,孔子學院的存在是中共長遠戰略的一部份。

報告指出,中共在「孔子學院」上已花費了近2億美元。「中國教師與中共政府簽訂合同,承諾不會損害中國(中共)的國家利益。這些限制試圖輸出中共對政治言論的審查,阻止人們討論政治敏感話題。」

FBI調查孔子學院:中共威脅超出任何想像

在1月份的參議院聽證會上,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承認,去年聯邦調查員就中共試圖在美國宣傳其意識形態的問題,針對一些孔子學院採取了「適當的調查步驟」。他表示,中共構成的威脅「比我能想到的任何反間諜威脅更深刻、更多樣化、更令人煩惱、更具挑戰性、更全面、更關係重大。」

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上個月提出了一項法案,要求孔子學院作為外國代理人在司法部註冊,該法案很快得到了兩黨的支持。美國的國防撥款法案限制了擁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學校獲得五角大樓的語言基金補助。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在去年11月一份報告中評估了中共對美國高等教育的影響。他說:「外國政府不應該資助民主社會校園裏的學生組織,更不用說是專制國家的外國政府。」

鑽美國民主制度空子

除了對透明度和審查制度的擔憂之外,議員們還發現,孔子學院和美國的類似機構所遭受的待遇存在天壤之別:孔子學院在美國被賦予自由,而中共卻打擊美國在華營運的教育和文化機構。

今年2月份,參議院國土安全部門調查小組委員會的一份兩黨報告確認,在「過去4年中發生80多宗事件」,證明中共曾經干涉美國國務院在中國大學建立並營運的「美國文化中心」。由於中共持續製造障礙,去年美國選擇停止為該計劃提供資金。

該報告還指出,儘管當外國的捐贈超過一定的門檻時,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必須向教育部報告,但近七成的美國學校卻沒有報告來自漢辦的資金。

該調查小組委員會的最高領導、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參議員湯卡珀(Tom Carper)在報告中發表了一項聲明,他說,「我們必須保持警惕,阻止其它國家影響美國的言論自由。」

戴蒙德認為,除非與漢辦的合同公開,並確保這些中心受美國法律管轄,否則這些協議「應該終止」。

夥伴關係無尊重和信任美國開始嚴格審查

與中共的這種夥伴關係是一種狡猾的說辭,威廉和瑪麗學院的管理人員在7年前發現了這一點,當時達賴喇嘛受邀在該校發表演講。達賴喇嘛出現在任何一所美國大學都會讓中共官員感到不安,尤其是在幾個月前,威廉和瑪麗學院剛剛開設了孔子學院。

據兩名知情人士介紹,在達賴到訪之前,一名大學管理人員飛往北京,並和漢辦領導進行了一場緊張、困難的談話,還受到中共官員的反擊。儘管如此,達賴喇嘛的訪問按計劃進行,該大學的孔子學院仍然在漢辦的支持下繼續運作。

隨著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實施的外交政策,這些學院很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孤立。魯比奧是美國國會最堅持批評中共的議員之一,他在今年參議院聽證會上提出中共已成為「這個國家面臨的,也許是歷史上最重要的,但肯定是在過去的25年裏最重要的反情報威脅。」這一觀點已經取得了華盛頓的共識。

美國參議院調查附屬委員會表示,美國境內的孔子學院受中共資助並被嚴格管制,它們或者改革,或者離開美國。

美國國務院和教育部官員2月28日在參議院聽證會中指出,他們會更加密切審查發放給學院職員的簽證,並採取更多措施以確保學校切實地報告來自外國政府的大筆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