幅員遼闊、地大物博的中華大地,自古就流傳著許許多多的神言、神蹟,尤其在人跡罕至的山嶽中,更是隱匿著不少修煉了幾百年、上千年的修行人,偶爾亦有神蹟顯露給有緣之人。唐代古書《酉陽雜俎》就記錄了一些神山中的神蹟。

長白山上偶入神佛聖境

在東北吉林省境內,坐落著一座風景秀美的山脈,名叫「長白山」。其最早見於四千多年前的《山海經》中,被稱為「不鹹山」。漢代《史記》稱其為「肅然山」,北魏稱為「徒太山」,唐代時稱「太白山」,到了金代始稱「長白山」,並將其視為「興邦之地」。

為甚麼叫「長白山」呢?原來這是源於滿族語「果勒敏珊延阿林」。滿語「果勒敏」漢語意為「長」,「珊延」漢語意為「白」,「阿林」漢語意為「山」。金代女真人是出於直接的視覺感官所得的印象,故稱之為「長白山」。這是因為「山頂四時積雪,故名長白山」。滿族人將長白山看作是其發源地。

長白山自古被視為靈山、神山,「人不得山上溲污,行經山者,皆以物盛去。」山中亦多神蹟。《酉陽雜俎》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長白山山南經常有鐘聲傳出。東晉南燕時,有一個叫釋惠霄的和尚,從山東廣固城來到長白山,聽到鐘聲,順聲前行不遠,突然見到一座佛寺,寺院山門高大壯觀雄偉。

釋惠霄於是走入寺院,請求齋飯。一個和尚就摘了一個桃子給他吃,一會兒又給了他一個桃子,並對他說:「你到這裏時間不短了,該回去了。」釋惠霄有些茫然,不知何意。等他走出寺門,回頭一看,空空如也,哪有甚麼寺院?他這才明白自己機緣巧合,進入神佛聖境,而且吃了仙果。

等釋惠霄回到廣固,見到自己的弟子們,都說他離開已有兩年了。釋惠霄這才明白,原來吃了兩枚桃子,就是兩年啊!修煉界有「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的說法,意思是在不同空間有著不同的時間,而釋惠霄偶然進入的那個空間,顯然與人間的時間也有著差距啊!

大約在金代時,開始了對長白山的祭祀。滿族建立清朝後,更是經常祭祀。清康熙時期,曾派大臣吳木訥查勘長白山。四個多月後,吳木訥回京上奏說:「長白山發祥重地,奇蹟甚多,山靈宜加封號,永著祀典,以昭國家茂膺祝貺。」第二年,禮部等衙門「請封長白山神」。因為去長白山道遠路濘,民舍遼遠,清廷遂決定在烏拉地方「設帳屋,立牌致祭」。

康熙帝曾說,長白山是五嶽之祖,長白山根脈南伸,人伏渤海,自山東半島復起,而直連泰山,因此,泰山是長白之餘脈。乾隆時期,則設立長白山神牌和建「望祭長白山神殿」,改為「每月朔望拈香行禮」。

玉女山上闖入另外空間遇仙女

《酉陽雜俎》記載,在貝丘(今山東博興)以西有一座玉女山。相傳西晉泰始年間,北海國有個叫蓬球的人,字伯堅,有一天他進山伐木,突然聞到一股異香,於是迎風尋找香氣的來源。

當他找到玉女山的時候,只見在開闊的山間,出現了一座壯美的宮殿,樓台非常寬敞。蓬球走入宮殿大門向裏觀看,看見五棵玉樹。再往前行,則看見四名女子,容貌絕世,正在殿堂上玩彈棋遊戲。山野之中,何以出現華美宮殿?只能是仙家所為。

這四名女子看見蓬球,都大吃一驚,並站起身來,問道:「蓬君是如何進來的?」蓬球回答道:「聞著香味就來了。」四名與蓬球素未謀面的女子卻知道他的姓氏,只能說明她們的仙人身份,可以知曉低於她們層次的狀況。

有意思的是,四名仙女在知道蓬球尋訪到此的原因後,就不再搭理他,而是繼續玩她們的遊戲。其中一個年齡較小的仙女還跑到樓上彈琴,還在玩棋的三個人喊道:「元暉!你怎麼獨自上樓了呢?」大概她們知道這也是緣份至此,才讓蓬球一窺仙境狀貌。

蓬球站在玉樹之下,覺得腹中有些飢餓,於是伸長了舌頭舔了舔葉子上的露水。

忽然,有一名仙女乘著仙鶴飛來,有些生氣地說:「玉華!你們這裏怎麼會有俗世之人!王母娘娘令王方平巡視各處仙宮,轉眼便到!」

蓬球聽了十分害怕,趕緊退出宮門。一回頭,宮殿、仙女全然不見。回到家,方知已是建平年間,即60年以後。舊日居室和鄰舍的房子都蕩然無存,只有滿目蕭條,一片荒塚廢墟。

與長白山上進入仙界的和尚釋惠霄一樣,蓬球也體驗了仙界與人間的時間差,再次證明「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說法不虛。也就是說,當俗世之人巧入聖境,哪怕只待了很短的時間,人間就已走過了不同的時間,幾年、十幾年,甚至百年、千年——根據境界的不同。這說明神佛並不生活在常人所生活的空間裏,他們的時間自然與常人這個空間的時間也就不一樣了,很多空間的時間過得比人間的快。這大概是為何當今很多囿於自己觀念的常人看不見神仙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