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首季標普500指數大漲13%,創下1998年以來最佳成績,這在美國第一季GDP大幅降溫的氛圍中實屬難得,多數專家認為這應歸功於美聯儲緊縮政策的轉變,讓去年底惴惴不安的股市投資者鬆了一口氣。

去年多次抨擊美聯儲過度加息的特朗普總統,周五(29日)再度高分貝抨擊美聯儲去年四次加息的激進做法太過份。特朗普在推文上寫道:「如果美聯儲沒有錯誤地加息,特別在通脹很小的情況下,他們如果沒有祭出可笑的定期量化緊縮,GDP的3.0%增長率和股市報酬率可能更高。」

周五稍早,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也呼籲美聯儲應該立刻減息0.5%,並說他贊同特朗普總統的觀點,希望美聯儲停止縮表。庫德洛接受CNBC專訪時稱,減息可保護美國經濟免受海外經濟降溫的威脅,但認為美國潛在的經濟實力並沒有降溫。

此前,被特朗普提名為美聯儲理事的摩爾(Stephen Moore)也主張美聯儲應該減息0.5%,看法與庫德洛不謀而合。摩爾是位保守的經濟學者和特朗普的忠實支持者,同時也是《特朗普經濟學》(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Get Our Economy Back on Track)一書的共同作者。

美國聯邦基本利率目前的水平為2.25%-2.5%,降低0.5%意味著該水平將降到1.75%-2%,或恢復到2018上半年的水準。

今年2月4日,特朗普破天荒地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聚餐,美聯儲後來在聲明中雖說特朗普當時沒有討論到他對貨幣政策的期待,但特朗普的用意想必鮑威爾應該心知肚明。

現在,特朗普身邊的兩大戰將高調提出美聯儲應該減息0.5%的看法,有再度施壓美聯儲採取更寬鬆貨幣政策的企圖。

一般預料,美聯儲初期可能還會像去年一年忽視來自白宮的呼籲,尤其現在美股表現不錯,沒有立刻減息的壓力,然而,一旦往後的金融市場或全球經濟出現料想不到的變化,如去年底的美股崩盤等重大利空,美聯儲的減息政策將被迫端出來。

此前曾說「美聯儲的下一步可能是減息」的前美聯儲主席耶倫周五表示,美聯儲估計美國今年GDP可增長2.1%,沒有經濟衰退的問題,因此她評估美聯儲今年可能不會減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