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行>‧張籍

南山北山樹冥冥,猛虎白日繞村行。

向晚一身當道食,山中麋鹿盡無聲。

年年養子在深谷,雌雄上下不相逐。

谷中近窟有山村,長向村家取黃犢。

五陵年少不敢射,空來林下看行跡。

這是一首以樂府體寫的寓言詩,寫猛虎危害村民的情景,當然也可以看成影射社會上某些惡勢力的猖獗。啟示人們認識現實。全詩比喻貼切,描寫生動。

詩的開頭,點出猛虎所居,及其膽大妄為之狀:「。南山北山樹冥冥,猛虎白日繞村行」猛虎向來出入深邃幽暗的山林,但在如今,竟於光天化日之下,膽敢繞村尋釁。我們可理解為惡勢力依仗權勢,官獸一家,肆意橫行。頭兩句發端立意,統領全篇。

接著,步步深入的刻劃老虎的兇惡殘暴,肆無忌憚之舉。「向晚一身當道食,山中麋鹿盡無聲。」傍晚之際,猛虎孤身在大路上捕食生靈。這富有啟迪性的詩句,不禁使人們想到羽林軍的「樓下劫客樓上醉」;宦官們名買實奪的「宮市」;藩鎮的“政由己出”,屠城殺人;以及貪官們的稅外「賦斂」羨餘,這些不都是趁朝廷咩弱之際的“當道”捕食嗎?懾於猛虎的淫威,山中的糜鹿,不敢有半點動靜,這與當時社會上一片恐怖,善良的勞動人民只好戰戰兢兢,忍氣吞聲地生活的情景,極其相似。

「年年養子在深谷,雌雄上下不相逐。」這兩句寫虎的習性,「年年養子」,虎患將未有窮時。這使人聯想當時人世間的惡勢力,他們有著非常深廣的社會聯繫,皇親國戚,豪門大族,利用封建宗族和裙帶關係,結成盤根錯節,根深柢固的統治集團,官官相護,上下勾結。各霸一方,代代延續,太子黨們,生生不息,危害百姓不止。

猛虎施虐為害,受害最深的要算靠近虎穴的山村了:「。谷中近窟有山村,長向村家取黃犢」「黃犢」即小黃牛黃牛是農家的重要生產資料,「取犢」而去,民何以堪這兩句是說:老虎把爪牙伸向了附近的山莊,把農家的小黃牛咬死,吃掉,這又與人中之「虎」,用「殺雞取卵」 ,「竭澤而漁」的殘酷手段虐害人民,弄得民不聊生的情形,何其相似!

描寫「猛虎」之害,至此已淋漓盡致最後,筆觸轉向「射虎」之人:「。五陵年少不敢射,空來林下看行跡」五陵是長安西北的地名,因漢代的五個皇帝的陵墓皆建於此而得名。五陵年少,指官府組織的有武功的少年打虎隊。這兩句,字面是說,這些猛虎作惡多端,就連那些號稱善於騎射,本是打虎隊的人,也不敢惹。他們這個打虎隊,拿了薪水,職在滅虎。但他們是「少年」,人微權輕,不是大人物,不敢打虎。為掩人耳目,虛張聲勢,故作姿態,便裝模作樣的「空來林下看行跡」,查找老虎的行踪。實則是含著辛辣的嘲諷。

詩人胸中憤懣,不能直言,便以低迴要眇之言出之。國事之憂思,隱然蘊於其內。

全詩處處寫猛虎,句句隱喻人世。寫「虎」能符合虎之特徵,寓世能見世之弊疾,寄義遙深。讀者若有會心,必生無窮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