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並沒有完全掌控軍隊,目前在軍方的權威受到動搖。」日本的北韓問題專家重村智計表示,「北韓軍方一直反對停止導彈試驗和無核化,越南『特金會』破裂後,金正恩無法安撫主張擁核的軍方,最壞的可能會演變成一場政變。」

「特金二會」破裂對金正恩打擊不少,相傳回國後病倒。之後,有報道稱,北韓有重開導彈發射實驗的跡象。3月19日又緊急召回了駐俄羅斯大使、駐華大使和駐聯合國大使。重村認為,3月15日,北韓官方罕見地表明在棄核問題上,金正恩與軍方存在分歧,似乎在暗示金正恩正有危機,所以日前急召親信回朝鮮商量如何收拾局面。

金正恩還未能擺平軍隊?

據美聯社報道,3月15日北韓外務次長崔善姬在平壤的記者會上表示,「人民、軍隊以及軍工產業數千人曾向金正恩委員長遞交請願書,請求不要放棄核開發。儘管如此,金正恩委員長主張按照美朝首腦會談達成的協議,在相互取得信任的基礎上,一步步間斷性的推進無核化。」

重村表示,對於北韓官方公佈的「數千軍方人員的請願」,國外媒體大多都認為是金正恩可能重啟導彈發射的藉口,對其真實性不以為然,認為金正恩對於反對他的人向來心狠手辣,會毫不猶豫地處以極刑,北韓軍人是不敢表示「反對」的。

分析稱,其實北韓軍方反對金正恩棄核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北韓金家三代一直把「先軍政治」作為統治的基本政治方式,優先發展軍工,妄圖軍事統一朝鮮半島。這一政策使得北韓軍人的地位和待遇較高。近年、金正恩發展導彈和核技術,使得軍工產業技術人員受到特別優待。無核化無疑會使這部份人的利益受到影響。此時,如果軍方搬出金家祖訓的「先軍政治」來對抗金正恩,金正恩也會顧忌三分。這與中共清理內部「開明派」易如反掌,但卻不敢名正言順地對付掣肘的「毛左」如出一轍。

「有跡象表明數千軍人的請願極有可能是事實。」重村說,「去年亡命到南韓的不少北韓軍人都有證實,軍中反對無核化,在暗地批判金正恩。」

重村表示,去年在新加坡舉行的第一次特金會時,金正恩在會談時的第一句話是「來到這裏相當不易,克服了很多困難和障礙」,「或許金的話中包含了軍方有人反對。」重村說。

「在新加坡那次談判,金正恩反覆強調『要平衡軍方反對無核化的聲音,無核化需要階段性的交涉才能解決』。」重村說,特朗普則對此表示理解,「可以不急於立刻完成無核化」。

「特金會」前朝駐外使館遭神秘襲擊

在越南舉行第二次「特金會」的前5日,即2月22日,北韓駐西班牙的大使館發生了一宗充滿謎團的襲擊事件。

據《華盛頓郵報》3月15日引述相關人士透露的消息,反金正恩體制的「千里馬民防衛」與襲擊事件有關。

報道說,調查事件的西班牙警方稱,當日約有10名蒙面人持槍入侵北韓大使館,脅迫使館工作人員後,盜走了大使館內的的電腦、手機和文件資料等物品後,乘使館車輛逃走。並認為事後,「千里馬民防衛」把盜走的電腦等物品交給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

另據西班牙媒體EL Pais的報道,根據警察和西班牙中央情報局(CNI)的消息,10名蒙面人中,有2名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有關係。西班牙方面要求美國中情局給予說明,美國中情局回復稱,與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由於事件發生在「特金會」前夕數日,留下了不少令人費解的謎團,引發外界猜測。據EL Pais報道,儘管發生了罕見的襲擊事件,電腦、文件等重要物品被盜走,但北韓使館方面並沒有向西班牙警方報案,也無任何抗議聲明。

同時,西班牙警方說,參與襲擊事件的多數是朝鮮人,襲擊動機似乎是在搜索北韓駐西班牙前大使金革哲的相關情報,而金革哲是金正恩的心腹,作為朝方的談判代表,參與了兩次特金會的準備事務。

西班牙警方認為,事件不是一般的襲擊事件,更像是特種部隊參與的、有計劃的襲擊事件,可能是涉及政治的間諜活動。

媒體提到的與事件關聯的「千里馬民防衛」是看護金正恩胞兄金正男之子金漢率的組織,在「特金二會」結束當天,該組織隨即發佈重磅消息,宣佈成立北韓臨時流亡政府,在聲明中稱,將竭盡全力剷除「巨大邪惡(金正恩)」。

金正恩被懷疑2017年2月,派人在馬來西亞機場暗殺了其兄金正男,金正男之子金漢率由北韓異見人士組成的脫北者援助組織「千里馬民防」所保護。

河內「特金會」破裂與朝使館襲擊相關?

「千里馬民防」在「特金會」敏感時期涉嫌襲擊北韓駐外使館,尋找參與談判的朝方重要人員的資料,襲擊事件是否與美朝首腦會談不歡而散有關?

在「特金會」破裂後,媒體陸續報道出不少細節。《金融時報》當天的一篇評論文章談到談判出現了意外,本來28日以前雙方都有默契,但是28日當天美軍情報部門突然提出北韓有秘密核基地,要求北韓不僅要廢棄寧邊核基地,秘密基地也要一起銷毀,金正恩因為事出突然,反應不及,無法作出表態,令談判破裂。

特朗普事後說,「我們知道一些具體地點和具體場所」,「他們很吃驚我們掌握了這些情況。」

日本的北韓問題專家重村智計分析認為,北韓的談判特別代表金革哲在赴越南之前是駐西班牙大使。使館中,他所用過的電腦應該留有北韓核開發的相關資料。襲擊事件中,被盜走的電腦、手機和各種資料中,可能就有核項目的資料,這些資料輾轉到了美國。

重村表示,「國務卿蓬佩奧、博爾頓總統助理得知秘密情報後,非常震怒,最終促使特朗普轉向了『全面棄核是解除制裁條件』的強硬政策。」

「金正恩遇到了大麻煩」

在河內的「特金會」上,金正恩起初試圖以銷毀寧邊地區核設施換取美國解除制裁。但特朗普要求銷毀所有核設施,雙方未達成共識,最後特朗普中途「拂袖而去」,第二次美朝首腦會談宣告破裂,韓媒報道說,金正恩很受打擊,當時像丟了魂似的。

韓媒《亞洲日報》3月1日披露,金正恩返回酒店後,27小時未露面。直到3月1日下午,他才走出酒店,與越南主席阮富仲舉行會晤。此時的金正恩臉色憔悴、神色沉鬱,並且時不時眺望遠山,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樣。

另據《產經新聞》報道,看著特朗普「拂袖而去」,金正恩快速做了個新提案,叫外務次長崔善姬立刻傳遞給美方。提案內容大致是銷毀寧邊的核設施換取部份制裁的解除。當被美方告知「對象範圍不明確」時,金正恩立刻回答「寧邊的全部」。但最終美方沒有接受金正恩的新提案。

媒體形容返回北韓的專列死氣沉沉,像是在送葬。南韓《中央日報》引述北京的消息說,「特金會」破裂,讓金正恩受到打擊,相當沮喪、不滿,身體狀況變差,就連原訂在回程中到北京去見習近平的行程,也臨時取消,回國就病倒了。

重村分析表示,「金正恩可能想以階段性棄核與部份解除制裁同步的手段平衡軍方。但是第二次特金會的談判出現破裂,金正恩急切想與特朗普達成一個協議,以緩解國內的壓力。」

重村說,「金正恩回國後,在3月15日通過官方透露出在無核化問題上,與軍方之間出現了裂痕,似乎遭遇了大麻煩,可能急於向外界發出一種信號。」他表示,消息發佈是專門針對外媒和駐平壤的外交官的,消息還表示,「近期,金正恩會有重大聲明。」

重村認為,「北韓急於在此時首次公開『軍方勢力反對無核化』,意在暗示軍方與金正恩之間關係緊張,最終可能會演變成一場政變。」他說,金正恩似乎有難以啟齒的隱情,遇到了危機,不得不在此時向外界傳遞一種信息。

「但是由於北韓發佈消息是在3月15日,與中共兩會的結束日相同,當時也是特朗普使用總統否決權以確保緊急狀態令可以執行的日子,各國媒體的報道焦點都集中在這兩件事上。」重村說,「外媒對北韓發佈消息的真實性持懷疑態度,所以鮮有報道。」他提醒國際社會,「特金會」後,金正恩的權威在國內受到了動搖,特別是與軍方的「緊張關係」很可能升級,目前,北韓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不容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