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波蘭總統杜達訪美時宣佈,希望出資在波蘭建設一個永久性的美軍基地,並將其命名為「特朗普堡」。

波蘭為何會成為美國在歐洲最堅定的盟友?曾遭共產統治半個世紀的波蘭,又是如何看待當前歐盟的分裂和俄羅斯的威脅呢?新唐人大紀元媒體集團為此專訪了波蘭負責國際對話事務的國務卿安德斯女士,讓我們來聽聽她的看法。

波蘭總統杜達:「我笑著告訴特朗普總統,我說我希望在波蘭建立一個美軍永久基地,我們會為其取名為特朗普堡。」

波蘭總統杜達去年9月造訪白宮,宣佈波蘭願意出資20億美元建造軍事基地,供美軍永久入駐,抵禦來自俄羅斯的威脅。

身在歐洲的波蘭,為何要捨近求遠尋求美軍的保護,而不依靠北約的駐軍呢?波蘭總理特使、負責國際對話事務的國務卿安娜·瑪麗亞·安德斯女士對此發表了她的看法。

波蘭總理特使兼國務卿安娜·瑪麗亞·安德斯:「波蘭的安全十分依賴美國,這並不令人驚訝。我的意思是回溯歷史的話,當波蘭1939年遭遇兩面夾擊,德國從一面,蘇俄從另一面,沒人趕來援救波蘭。所以,波蘭人對於英法會來救援總持懷疑態度。因而波蘭在安全上轉而依賴美國是很自然的。 」

安德斯女士說,普京對克里米亞半島的入侵讓世界看到,來自俄羅斯的安全威脅是真實存在的。而俄羅斯在鄰近波蘭的加里寧格勒州不斷增加駐軍,讓波蘭更加沒有安全感。

作為來自波蘭北部與俄羅斯接壤地區的議員,安德斯女士表示,如果沒有永久駐軍的保護,俄羅斯軍隊可以通過北部走廊輕易入侵,這也是修建「特朗普堡」計劃對波蘭的意義所在。

波蘭總理特使兼國務卿 安娜·瑪麗亞·安德斯:「 這事關波蘭的安全,任何俄羅斯軍隊都可以通過這條走廊快速入侵波蘭,如果沒人延阻他們的話。(閃白)對於美國來說,他們可以在歐洲獲得一個防禦基地,所以我是覺得這是雙贏的主意。」

安德斯女士表示,波蘭國會可能會在本月或下個月之前作出決定,是否同意出資修建美軍軍事基地。在波蘭,有人擔心此舉會激怒普京,而在歐盟內部也有反對的聲音。另一方面,儘管波蘭和歐盟當前的關係有些緊張,但波蘭絕不會考慮脫離歐盟。

波蘭總理特使兼國務卿 安娜·瑪麗亞·安德斯:「我們和美國有非常好的關係,但我們深深地立足於歐洲,我們必須和歐盟有良好的關係。」

上周,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慕尼黑,明確表態美國反對正在建設中的北溪2號輸氣管道。該管道繞過烏克蘭和波蘭,從海底直接把天然氣從俄羅斯輸送到德國。

安德斯女士表示,波蘭在此事上與美國立場高度一致。北溪2號輸氣管道不僅讓歐洲在能源供應上更加依賴俄羅斯,也是俄羅斯加劇歐盟分裂的一個策略。

波蘭總理特使兼國務卿 安娜·瑪麗亞·安德斯:「這個議題引發了分歧,因為德國這樣的國家顯然會支持它,奧地利支持它,還有幾個我現在說不上來的國家。另一方面所有巴爾幹半島國家甚至英國都反對它。所以(俄羅斯)此舉很聰明地分裂了歐洲。」

安德斯女士說,歐盟的分裂,以及英法德等國各自面臨的國內政治變動,促使波蘭更加傾向於和美國結盟以應對來自俄羅斯的威脅。

安德斯女士認為,被共產統治蹂躪接近半個世紀的經歷,深深地影響了波蘭人對各種事務的看法。儘管納粹德國在波蘭的罪行廣為人知,但蘇聯在波蘭的許多暴行至今仍未得到世人足夠的關注。

波蘭總理特使兼國務卿 安娜·瑪麗亞·安德斯:「我認為對待波蘭就不能不考慮共產統治下的那些年月。我認為這確實影響了每個波蘭人的想法,這絕對影響了我們對移民問題的看法,因為我們害怕再次被另一個群體所統治。」

安德斯女士的父親,曾經營救了12萬被蘇聯流放到西伯利亞的波蘭人,被看作民族英雄。安德斯女士說,直到今天,她的政治生涯仍然深深受益於父親的名聲。她相信,她能夠擔當在國際社會代表波蘭的職責,也許是父親冥冥之中為她指引的道路。#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