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8日,中國官媒報道稱,根據教育部公佈的數據,2018年中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達66.21萬人,其中自費約60萬。

而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IE發佈的《2018年門戶開放報告》(Open Doors),2018年達到全球留學美國人數達到109.5萬,中國連續9年成為最多學生的來源國,中國學生數量達到36萬人,佔到全部國際學生數量的33.2%。也就是說超過一半的中國留學生目的地是美國。

雖然在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特朗普政府開始收緊對中國生留學美國的政策,並且,美國對中共政策已經全面轉向,中美關係總體趨向緊張。但是,中國教育部的這個消息仍然說明,中國留學生的大本營還是美國。

不僅僅是中國留學生,中共高官的後院和大本營也在美國。

2017年,一名涉嫌謀殺的華裔女子李凡尼的母親李繼紅,一次性向法庭繳了一筆包括400萬美元現金和價值6200萬美元的房產的巨額保釋金,據大陸知名軍事博士「警視聽Kito」披露:李繼紅是中共上將、前中共軍委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的親妹妹。

美國是中共外逃貪官的首選,據媒體報道,有超過7000名中共貪官藏匿在美國,涉及金額336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就是在美國出生,獲得美國國籍。2011年新浪微博曾有一則很快被刪除的消息透露: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的兒子輩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

美國國土安全部2010年公佈了2009年移民年鑑,其中詳細列舉了過去10年來中國人加入美國國籍成為美國公民每年的具體數字。從2000年到2009年,共有34萬9450中國人成為美國公民,這其中就包括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之子張建國夫妻,他們住紐約郊區頂級富人區裏。

中共高官的大本營在美國。這也是為甚麼去年美國政府對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李尚福中將實施制裁、採取凍結李尚福在美國司法管轄區的所有資產等措施之後,中共反應激烈之機的主要原因。斷絕了中共高官的最終安身之地和後路,中共能不急嗎?

多個中共軍頭在不同場合都發表過講話,稱和美國必有一戰。比如,2005年中共少將朱成虎在香港面對西方記者曾說過:一旦中美開戰,中國「準備西安以東的所有城市被摧毀。當然,美國人將必須準備好數以百計,或兩百個,甚至更多的城市被夷為平地。」

但是,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市長王立軍在落難之時,第一個投奔的竟是美領館;著名反美鬥士司馬南痛罵美帝之後,立刻趕往美國和在那裏定居的家人享受天倫之樂,為此遭受電梯夾脖的痛苦也無怨無悔。為甚麼?

中共官方的高調反美宣傳,只不過是唱給中國民眾,聽聽而已。在中共的媒體宣傳中,美國社會處於混亂狀態,頻繁的槍擊案造成人人自危。可是,這就無法解釋,為何在這樣的危險下,中共高官和中國留學生仍然不顧安危,趕赴美國。

唯一的解釋就是,中共官員們比一般民眾更加了解真相和內情:中共大廈將傾,中共官員們早就尋找安全後院安排後路,中共抓緊轉移財產的初心不改。至於說對中共毀掉美國城市的戰爭威脅,美國人倒不必多慮,中共高官能把炸彈扔到自家後院,炸死自己的妻子兒女外加小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