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兩年的通俄門調查結果,還給總統特朗普清白。司法部認定特朗普沒有「妨礙司法」,部份反對陣營人士試圖翻案,不過,法律專家說:很難。

24日,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在給國會議員的總結摘要信件中表示,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在22個月的通俄門調查中,沒有獲得足夠的證據來證明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或者與俄羅斯共謀試圖影響2016年總統大選。

根據巴爾的總結摘要,穆勒對於共謀的調查,在報告中寫道:「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成員與俄羅斯政府共謀或協調,試圖影響大選。」

至於有關妨礙司法公正的調查,穆勒的報告沒有得出結論,稱在事實與法律之間很難做決定,留給司法部部長定奪。巴爾在總結中寫道,在徵詢相關人士的意見後,他與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認定,「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證明特朗普犯下妨礙司法的罪行」。

針對巴爾對妨礙司法調查結果的決定,部份民主黨國會議員認為穆勒報告及巴爾的總結存在落差,試圖翻案。對此,幾位法律專家告訴路透社,想要推翻巴爾部長認定並非易事。

為甚麼難以認定特朗普妨礙司法?

依聯邦政府法律規定,企圖「影響、阻撓或妨礙司法公正」是犯罪行為,而為了證明具有阻撓事實,檢察官必須證明個人行為具有「腐敗」或者阻礙調查具體意圖等不正當動機。

法律專家推測,穆勒的妨礙司法調查可能集中在特朗普總統與前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間的互動。

根據科米的說法,2017年2月,特朗普要求他放棄對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與俄羅斯接觸的調查。弗林在2017年1月23日就任國家安全顧問,2月13日即離職。

特朗普在2017年5月9日解僱了科米,5月17日羅森斯坦任命穆勒為特別檢察官。

科米在一份備忘錄中寫道,特朗普總統告訴他:「我希望你能看清楚,不要追究這件事,放弗林一馬,……他是一個好人。」

去年,一些法律專家曾表示,特朗普的意圖顯然是要阻止調查,因此存在嚴重阻撓司法案件的情況。

但是其他法律專家表示,要確定特朗普採取行動阻止調查,必須要證明他具有「腐敗」意圖,這部份是困難的。這些律師說,特朗普可能會說他只是要擔保弗林的為人,並不是向科米施壓,要求他放棄調查。

在開除科米後兩天,特朗普總統在接受NBC晚間新聞主播Lester Holt的採訪時表示,在他解僱科米時,他想到的是「這個俄羅斯的事情」。不過,法律專家指出,特朗普當時也表示,他解僱科米是因為他不稱職。

根據上述特朗普的說法,無法證明其意圖阻撓科米展開對弗林的調查。

巴爾為甚麼認定特朗普清白?

專家表示,在進行有關妨礙司法的判決時,法官通常會考慮當事人是否存在「被掩蓋的潛在的不法行為」。

巴爾的信中還指出,「一般而言,為了獲得及維持阻撓司法的定罪,政府必須在合理懷疑之外證明個人具有腐敗的意圖,並對一項待決或預期的訴訟程序,進行有相當關聯的阻撓行為。」

在這個前提下,巴爾在總結摘要中寫道,在他做出有關妨礙司法調查的決定時,除了穆勒報告缺乏特朗普總統意圖阻撓司法的證據外,他與羅森斯坦也注意到了穆勒在報告中承認「所得到的證據,並未證明總統犯下參與俄羅斯干預大選的罪行」。

巴爾在總結中指出,特朗普總統未與俄羅斯共謀這件事,雖然對妨礙司法的認定不是「決定性」因素,「但是沒有這樣的(共謀)證據,關係到(認定)總統是否有阻撓(司法)的意圖」。

巴爾還指出,穆勒報告中所描述的特朗普的許多行動,「都是在公眾視野下進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