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中共中宣部前副部長、前網信辦主任魯煒,因受賄3,200餘萬,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魯煒曾被指參加「人奶宴」、試圖控制習近平獲得的信息等。

中共喉舌新華社26日披露上述消息。另外,魯煒受賄所得財物及其孳息均須上繳。魯煒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魯煒被指,2002年至2017年,利用擔任新華社黨組成員、秘書長、副社長,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北京市副市長,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務便利、職權、地位,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財物共計3,200萬餘元。

2017年11月21日,魯煒落馬。2018年2月13日,魯煒被立案審查及被「雙開」,被指「欺騙中央、干擾中央巡視、以權謀色、拉幫結派、搞小圈子、專橫跋扈、收錢斂財」等。

2018年10月19日,魯煒在浙江寧波受審。

淫亂、腐敗 享受「人奶宴」

2016年6月,魯煒被免去中共網信辦主任後,有新華社內部人士曾透露,魯煒去職實為失勢,他有很多負面事件纏身,包括當年被指參加企業招待的「人奶宴」、互聯網大會造假等;以及他在新華社負責經營時涉嫌貪腐,中紀委一直在查他。

2013年7月,新華社記者周方曾在網上發表文章,舉報魯煒涉嫌接受商人接待、享受「人奶宴」等淫亂、腐敗行為。周方當時不點名地說,當時還是副部級、現在是正部級的宣傳高官,多次參加了每位「人奶」標價5,000元人民幣的「人奶宴」。「他本人如果記性不好,我可以找人幫他回憶,那天請客的大老闆目前還在獄中,提審起來很方便。」

同年8月,新華社內部消息稱,周方已被控制,指使打壓周方的,是當時新任的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

失勢的其他原因

有消息指,網信辦執行的很多極左的命令多是來自中宣部,而非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

接近網信辦的消息人士曾披露,魯煒失勢原因之一是,他絕對不是習的人,其實際領導是時任中宣部長劉雲山。

2016年6月29日,魯煒被免去網信辦主任一職。

同年12月,消息人士對海外中文媒體稱,魯煒被削去「網絡大總管」的實權,有多個原因,其中五條都與網絡有關:魯煒對新疆無界網轉發的要求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負有責任;魯煒打著習近平的旗號擴大自己的影響;魯煒利用習近平重視網絡工作的機會,試圖控制習獲得的信息;有非正常的政治勢力介入網信辦的工作,有一名負責網絡封號的軍轉干局長,長期抵制習在軍中反腐,私下制定刪除所有軍中反腐的帖子;魯煒所負責的網信辦成為各派系利用的工具,網信辦通過刪帖、推廣軟文獲利(包括政治和經濟利益)最多的部門。

另外,魯煒在掌控網信辦期間,對互聯網的封鎖和控制極嚴。

海外中文媒體曾引述網信辦內部人士的話透露,魯煒對於互聯網的管控用「瘋狂」來形容毫不為過。在香港「雨傘運動」遊行期間,其天天睡辦公室,為了剷除網上不同的聲音,連吃的時間都用於開會刪帖。

魯煒還要求手下人員遇突發事件,務必24小時堅守工作崗位。許多人員因不堪重負紛紛離職,以至於人手不夠的魯煒,親自打電話給一些表達異議的微博大V。有大V透露,魯甚至威脅說「你如果反對共產黨,我就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2013年9月中共最高法裁定,在互聯網散佈虛假言論、辱罵他人或破壞社會秩序,將可因言入罪,只要該則帖子的點擊率達5000次以上,轉發數達500次以上,則視為情節嚴重,可判三年以下徒刑。雖然此舉看似為司法界所為,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此做法極有可能是魯煒所主導。

此外,魯煒在任期間,大陸不少法輪功學員因在網絡發言而被迫害。作為中共「網絡沙皇」」,魯煒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