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來越虛弱了,連痛都沒有感覺了,我知道槍戰仍在進行,但我已聽不見了。我用了所剩下的全部力氣,請爸爸告訴媽媽,我數學考到了九十分。 

西元二○○○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個巴勒斯坦小孩子,現在唸小學六年級,上學期,我隔壁的小朋友家裡買了一架電玩,我常找一個藉口去他家玩,本來應該寫功課的時候,常常花在玩電玩上,所以上學期,也就是五年級的下學期,我的功課實在不太好。 

暑假開始以後,我們小學生都要返校去拿成績單,拿到成績單以後,我發現我完了,因為我的數學只有四十七分,怎麼辦呢?拿了成績單,我簡直不敢回家。這種成績,回家一定會被爸爸媽媽罵。所以,我一直在外面混,直到快吃晚飯才回家。爸爸媽媽倒沒有打我的屁股,他們問我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說是因為我迷上了電玩,爸媽叫我以後不要常去玩,一定要寫完功課以後才可以去玩。同時媽媽替我物色了一位家庭老師,專門補習我的數學。這位老師是大學生,他教得很好,我主要的問題在於不會分數的加減。虧得老師教了我最小公倍數,現在我對分數的加法一點也不怕了。 

這學期雖然才只過了一個月,可是我發現我在班上算是數學非常好的學生,老師每次叫我們到黑板上去做題目,我都不怕。上星期,第一次月考,我不但數學考得很好,阿拉伯文和英文也都考得非常好。 

今早老師給我們月考的成績單,我的阿拉伯文和英文都一百分,數學九十一分。比我好的只有一位,而她是女生。 

下課以後,爸爸來接我回家,我們住在加薩走廊,附近有一個猶太屯墾區,爸爸告訴我路上有些暴動,所以他要親自送我回家。 

我從前曾經經歷過一些暴動,可是這次可怕多了,爸爸和我試了好多條不同的路,卻越走越糟,最後,爸爸告訴我,我們不能再走了,附近有一道高牆,爸爸叫我和他躲在這一道高牆之下。糟糕的是,顯然牆後面有人在朝街上的以色列兵士開槍,士兵也回槍。爸爸知道我害怕極了,一直緊緊地抱著我。而我呢?我有一種特別的想法,既然我是小孩了,以色列兵就不會對我開槍,爸爸反而因為有了我而比較安全。 

可是我忽然感到一陣痛,低頭一看,我肚子中彈了,大量地血流出來,爸爸更加緊緊地抱住了我。我告訴他救護車會來救我的,但我知道情形好像很不好,因為我已經有點感到快昏過去了。 

我費了一些力氣,從書包裡拿出了成績單,告訴爸爸我數學考了九十一分,其他兩門課都考了一百分,我真怕成績單被血沾污了,叫爸爸好好保存。爸爸一再地親我,他將成績單好好地放進了他的內衣,我知道成績上有老師對我的評語,她說我「品學兼優,前途無量」。 

我越來越虛弱了,連痛都沒有感覺了,我知道槍戰仍在進行,但我已聽不見了。我用了所剩下的全部力氣,請爸爸告訴媽媽,我數學考到了九十分。 

我知道我不可能再看到媽媽了,但是她一定會高興的,我上學期數學不及格,這一次考到了九十一分,何況老師還說我前途無量呢!好可惜,上次我怕回家,這次我想回家看媽媽,卻又回不成了。 

我將頭靠在爸爸的身上,在我閉上眼睛以前,我看了一下天空,我發現今天天好藍,一點雲都沒有。我知道,我們巴勒斯坦這個地方,天空永遠都是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