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參議員卡頓(Tom Cotton,阿肯色州)近日表示,美國退出《中程導彈條約》後,在發展中程導彈的基礎上,將重新獲得和掌握對印太區戰略優勢,從而有效制衡中共和俄羅斯對該地區的野心和影響。

卡頓3月13日出席華盛頓特區的智囊研討會,就「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的印太區」發表主題演說。

卡頓說,上周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式宣佈俄羅斯退出該條約,然而俄羅斯違反《中導條約》已超過10年的歷史。就在不久前,俄國再次研製射程可覆蓋歐洲的中程導彈。

在美、俄退出條約的同時,美國也更加關注中共在印太的野心和舉動。中共已製造數千枚導彈威脅美國在印太的盟友、駐軍和國民。由於過去10年中,美國遵守《中導條約》,成為地球上唯一限制自己發展中程導彈的國家,這使美國在地基中程導彈方面一度落後於對手,但這種局面已經終止。

美國將在今年夏天正式退出《中導條約》,之後美國將宣佈相關政策,全力支持美國對該地區及盟國的安全。

卡頓表示,美國退出條約的原因除了俄羅斯不斷違反條約內容,更重要的原因是退出後,美國將迅速發展中程導彈,扭轉美國與對手中共和俄羅斯的差距,在該地區戰略地位中的失衡。

《中導條約》在歷史上是成功的

卡頓回顧了《中導條約》的由來和印太現狀的成因。

在1970年代中期,前蘇聯通過發展中程導彈嚴重威脅歐洲的和平,其射程可達到倫敦、柏林和巴黎,但無法達到美國。

這個原共產主義國家不僅試圖藉此威脅歐洲,還想分裂北約。蘇聯不顧世界和平發展的大趨勢,曾一度自以為是。不久後,北約在1979年要求對限制發展中程導致,舉行談判。

最終,真正影響和改變蘇聯舉動的是歐洲開始部署美國的中程導彈,這使美國和北約在對蘇聯的這場較量中,開始扭轉形勢,佔據優勢。

北約在部署了數百枚中程導彈後,意味著可以在幾分鐘內完成對莫斯科的導彈發射。隨後,蘇聯要求與北約進行和平談判,最終美、蘇在1987年達成《中導條約》,要求雙方限制生產和發展射程達到500公里到5,500公里的地基導彈。卡頓說,蘇聯能夠達成協議是因為他們看到,美國在導彈方面的力量超過了自己。

新的世界格局 需要新的戰略思路

美國陸軍參謀長米勒(Mark Alexander Milley)曾說,如今美國在歐洲的戰略優勢依然勝過對手。

卡頓回憶說,美國政府最早在2008年發現俄羅斯違反《中導條約》後,直到2014年才正式公佈這一事實。俄羅斯繼續無視世界人民對和平的訴求,違反條約,發展中程導彈。

有媒體報道,俄羅斯已經開始發展可移動地基中程導彈。

另一方面,由於中國不在條約之內,不受其約束,中共因此大力發展其導彈設備。在美、蘇簽署《中導條約》時,中共當時的軍力無法與美國相比,不能造成對美國的威脅。

卡頓說,但幾十年過去了,情況已經改變。自2000年到2016年,中共每年的軍事支出增長平均達到10%,中共解放軍也擁有更多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中共企圖控制全球,包括限制美國在西太平洋、印度洋和南中國海的活動。

為達到目的,中共軍隊部署了數千枚地基導彈,射程可達美國在印太區的駐軍基地。這些導彈多數部署在中國大陸,射程可以達到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特別是台灣、日本和南韓;還有部份導彈部署在南中國海的人造島。

相比而言,美國在歐洲沒有部署數目眾多的地基導彈。有人說,美國通過軍艦、潛水艇和轟炸機發射導彈的能力仍佔明顯優勢,但這些武器的成本比地基導彈更高,也使美國軍人更容易置身危機之中。卡頓說,這些種種因素為美國在印太區的戰略部署帶來挑戰。

前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現任駐南韓大使去年在國會聽證時說,《中導條約》為美國海軍在西太平洋地區帶來不利,目前美國還沒有能與中共製衡的地基導彈。

卡頓說,「列根總統的膽識和勇氣為美國建立了軍事的強大,讓美國和世界擁有了長期的和平。我們現在也必須擁有這份膽識和勇氣,再次讓美國立於不敗。」

卡頓表示,如果印太格局繼續朝不利於美國的方向發展,美國對該地區的安全承諾將受損。美國必須抓住機遇,在退出《中導條約》後,迅速增強美國的軍事力量,在與對手的競爭中再次奪得優勢。

儘管退出《中導條約》和這樣的機遇對美國有益,並獲得北約的支持,但一些批評的聲音仍然要求美國留在條約內。卡頓說,一些民主黨議員提議通過立法將美國鎖定在《中導條約》中,「實際上他們的主張是禁止美國製造其它國家都可以製造的武器」。

也有人說,美國在退出條約前,應該再嘗試外交途徑,試圖達成和解。然而,美國上一屆政府採取的就是這種在外交上求解決的戰略,它換來的就是今天的結果,卡頓說。

制衡中共

正如上世紀70年代的情形,西方社會反戰呼聲高漲並沒有換來蘇聯在軍備上的野心和努力,最終讓他們停擺的是美國的鋼鐵意志與實力。卡頓說,這種做法同樣適用於中共。

有人說,美國與其退出協議,不如讓中國也加入協議。這個主意聽起來好像更高明,這樣中共的地基導彈就會被協議禁止。

然而,卡頓說,中共軍隊已經投入30年建立其導彈系統,他們不會只因為美國一個友好的請求,就放棄他們視為核心的武器裝備。「與俄羅斯一樣,中共只有在看到可能付出的慘重代價時,才會做出改變。請了解,中、俄的導彈系統相對於美國仍是脆弱的,而美國所擁有的武器對於他們是沒能超越的。」

「所以,現在是美國在印太區重新取得戰略優勢的時候,我們要抓住這個機遇。具體做法是:

「第一,短期內發展美國的中程導彈,使其可以勝過中共的移動地基導彈。美國可以在現有海基巡航導彈的基礎上,改進成為更先進的地基導彈。

「第二,中期內,研製美國的移動地基巡航導彈,使其在航程、目標精準和操作上,超過中共。

「第三,長期內,在印太地區部署美國中程導彈基地。關島也許是個簡便可行的答案,但這仍不夠長遠。美國需要徵詢該地區盟友的意見,如何能更有效地制衡中共。」

卡頓說,在成為中共戰船基地或美國軍事夥伴之間,任何一個印太國家都更樂於選擇後者。

卡頓總結說,退出《中導條約》和發展中程導彈,將為美國在印太區的戰略,帶來新的機遇和優勢,包括為盟國提供軍售、舉行聯合軍演和共同發展武器項目等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