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美國強勢的經濟給美國人創造了幾百萬個就業機會,並提高了許多美國人的工資。它還使許多大公司首席執行官的收入進一步增長,每月可得到上百萬的總薪酬。

2018年大多CEO大幅加薪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分析,標準普爾(S&P)500指數上市公司中有132位首席執行官在2018年的薪酬中位數達到1,240萬美元,高於2017年同期的1,170萬美元。這一增長主要得益於強勁的企業利潤和全年大部份時間股票市場豐厚的回報。

這些首席執行官中大多數人都得到大幅加薪 ——中位數為6.4%,儘管12月份股票市場低迷——意味著大多數公司在年終的股東回報疲弱。

執行官薪酬諮詢公司(Farient Advisors)創始人羅賓·費拉科內(Robin Ferracone)表示,強勁的經濟同時伴隨著對經濟可能放緩的擔憂,可能會促使許多董事會在2018年提高薪酬。

「市場表現相當不錯,公司表現良好,經濟持續穩定。」費拉科內說,「我的意思是,他們知道現在經濟形勢不錯,他們可以通過績效工資來體現這一點;他們還知道,當玫瑰凋謝時,他們就得摘掉它。」

如果標準普爾500指數中其它公司的薪酬繼續增長下去,那麼2018年可能成為連續創首席執行官薪酬紀錄的第三年——也將是連續幾年股東回報滯後於CEO薪酬的最典型例子之一。過去兩年的投資者都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經濟形勢厚待幾乎所有人

2017年,標準普爾500指數中所有首席執行官的薪酬中位數為1,210萬美元。《華日》的分析基於總薪酬,包括工資、獎金和證券申報中被估價的股票獎酬。

普通工人的工資也有所增加,但不是很猛。根據最新的政府數據,2月份非管理層平均每小時的收入較去年同期增長3.5%,但僱主增加的就業崗位遠少於預期。(現在有幾百家美國公司也披露了他們給工人的中位數工資。)

沃爾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去年給其忠誠的領導人羅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報酬為6,600萬美元左右,是首批披露薪酬的公司中收入最高的首席執行官。他的薪酬在2017年3,600萬美元的基礎上漲了80%。

但迪士尼最近幾個月兩次調低了伊格爾之後的工資,部份原因是迪士尼收購了21世紀霍士公司,以及迪士尼與其執行官的合同做了續簽。

來自金融服務公司傑富瑞金融集團(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 Inc.)報告稱,首席執行官理查德·漢德勒(Richard Handler)的薪酬總額為4,470萬美元,是一年前的兩倍多。

醫療設備製造商合樂吉客(Hologic Inc.)給其主管斯蒂芬·麥克米蘭(Stephen MacMillan)的年薪為4,200萬美元,比前一年增加了近四倍。

股市直接影響CEO的腰包

這些巨額的年薪大多數都伴隨著強勁的股票市場回報:迪士尼9月底財政年度結束時的總回報率為20%,合樂吉客為12%,但傑富瑞的回報為負15%。

從更大範圍來看,大集團2018年的股票回報滯後。在132名首席執行官中,股東回報率中位數為2.9%,然而三分之一的執行官的回報為負10%或更差。 2017年同一組人的中位數股東回報率為21%,而再前一年是16%。總回報反映了公司股價和股息支付的變化。

一位迪士尼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公佈了2018年和過去十年中強勁的財務業績。他表示,伊格爾的薪酬幾乎完全與業績掛鉤,薪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12月他收到的延期合同中有相關的特殊股權贈款。

傑富瑞在其代理文件中表示,漢德勒的薪酬包括2018年的1,870萬美元,其餘的2,600萬美元的股票獎酬只有業績在未來幾年達到衡量標準才能兌現。該公司表示,它不打算在2019和2020年支付額外的股權獎酬。

合樂吉客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該公司的董事會向麥克米蘭提供了一項3,000萬美元的特別股權獎酬,如果他得到一家更大競爭對手的工作機會,該項獎酬可以存續三、四年。

長期激勵政策是留住CEO有效的方式

薪酬顧問費拉科內女士指出,其它公司可能也會擔心能否留住他們的首席執行官,留住CEO最好的方式是採用長期激勵措施。

有一些巨額薪酬方案不在《華日》的分析報告中,通常是因為這些公司不在標準普爾500指數公司名單中。

尼科甚·阿羅拉(Nikesh Arora)是Google和SoftBank前高管,於2018年6月接任網絡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 Inc.的首席執行官,他的薪酬是1.25億美元。

阿羅拉得到的薪酬幾乎都是限制性股票和股票期權,在不同條件下有的可以存續七年。 Palo Alto發言人表示,阿羅拉的一些股票獎酬與他自己對該公司的股票投資有關。

並非所有的CEO都得到加薪。有47位CEO薪酬降低,約佔三分之一,其中22人的薪酬降低10%以上。

晶片製造商博通公司(Broadcom Inc.)的負責人豪客·潭是2017年收入最高的CEO之一。2018年,他的薪酬從2017年的1.03億美元降至500萬美元,其中包括四年來的一次性股權獎酬。 博通公司公佈截至11月4日的財政年度股東總回報率為負12.9%。

該報告分析了標準普爾500指數公司截至3月15日報告的CEO薪酬和公司業績數據,使用了MyLogIQ LLC提供的薪酬數據和ISS Analytics的績效指標。有19位CEO未在報告中體現,因為他們在最近一個財政年度剛就職或者離職。

通過股權獎酬 CEO巨額薪酬不難實現

那些財政年度結束時表現較好的公司是財務年度在第三季度結束的公司,中位數回報率為22.4%。由於股市12月份大跌,那些採用日曆年經營的企業的中位數回報率為負9.7%。

披露CEO薪酬的方式有助於解釋薪酬與績效之間不匹配的原因。總薪酬額包括在薪資年度內授予的股票和股票期權的價值。這些股權獎酬通常反映了上一年的業績。因此,2018年初的股權贈款將反映2017年的總體表現,但計入2018年的薪酬。

另一方面,現金激勵的體現的方式不同:2018年初制定的績效工資將計入2018年的工資總額。

股東服務代理顧問機構ISS Analytics的負責人約翰·羅(John Roe)表示,大部份CEO的薪酬激增是通過更大的股權獎酬和更小的現金獎勵實現的。

2017年末關於高管薪酬扣除稅收規則的一個變化是,公司不再需要至少每五年的時間贏得股東對股票薪酬計劃的批准。羅先生說,「薪酬委員會可能會對他們股權薪酬有更大的自由度,現在他們不必經常去見股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