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兩會記者會上,央行行長易綱雖然提到中美貿易談判在匯率的關鍵問題上「達成了共識」。但外媒說,匯率依然是雙方棘手的一個問題。

3月10日上午,易綱首次以中共央行行長的身份在「兩會」記者會上露面,並回答記者的提問。他於去年的中共兩會上出任央行行長。

易綱稱,中美剛剛結束的第七輪高級別貿易談判過程中,確實談到了匯率問題,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了共識」。雙方討論了都應該遵守歷次G20峰會的承諾,比如說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等。

易綱還說,中方承諾「決不會把匯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也不會用匯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或者進行貿易摩擦工具的考慮」。他表示,中共央行如今已經「基本上退出了對匯率市場的日常干預」。

美國《紐約時報》報道說,易綱說的中美貿易談判就匯率問題基本「達成了共識」,但他所說的人民幣匯率控制規則跟北京先前所許諾的幾乎是一模一樣。

報道說,中共長期操控人民幣匯率,這一直是北京與西方之間的主要衝突點。其它國家的立法者和官員都認為,與美元和其它貨幣相比,中共不公平地削弱了人民幣匯率,使中國公司和工廠在國外銷售商品時具有優勢。

特朗普在競選美國總統時,曾多次批評中共操縱人民幣匯率,還曾把中共稱為是操縱匯率的「冠軍」。

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的人民幣匯率再次貶值。報道說,從去年2月到10月間,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貶值了10%,這使得美國總統特朗普團隊的鷹派對中共強烈不滿。

人民幣的貶值,實際上部份抵消了特朗普政府在去年夏季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徵收25%的關稅。完全抵消了特朗普去年秋季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徵收10%的關稅。

美國彭博社報道說,易綱的話雖然回應了美國的關切,就是中共有可能使人民幣貶值來減輕特朗普政府提高對中國產品關稅的影響,但易綱和其他中共政府高級官員迴避提及中共承諾保持其貨幣匯率的穩定性。

也有報道認為,中共即使承諾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但它也可能不遵守承諾。因為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曾向成員國做出很多重要的承諾,但中共至今仍未履行。

美國之音報道說,中共央行行長雖然說中美貿易談判就人民幣的匯率基本達成了共識,但人民幣匯率依然是一個問題,也是最近幾個星期雙方談判的一個棘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