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這一年裏,讓中共恐懼的紀念日、敏感日接踵而來,其中第一個馬上就要來的就是3月10日的西藏抗暴60周年。

3月7日在北京開的中共兩會西藏代表團會議上,西藏拉薩市市長果果聲稱,西藏當局會加強管制宗教,讓中共牢牢掌控寺廟管理權,並減少大型宗教活動的天數及參與人數。果果強調拉薩會把「維穩」列為首要政治目標。

同一天的會議上,中共西藏區委書記吳英傑為當局限制外國人到西藏旅遊辯護,宣稱是由於考慮到外國遊客的健康,才要求辦理特殊證件。

吳英傑宣稱,近年很多外國遊客在西藏高海拔地區旅行時遇到特殊情況,例如缺氧死亡,才要求進入西藏的外國人辦理手續。

其言論被各大媒體轉載、備受網民調侃,更有批其「胡扯」,讓其停止「胡說八道」。

眾所周知的理由,3月10日是1959年藏人反抗中共統治的西藏抗暴60周年。這一年的3月17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帶領數萬追隨者流亡到印度至今。

2008年3月10日,西藏僧侶為紀念「西藏抗暴日」49周年,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遭到當局殘酷鎮壓,至少造成了一百多名確認身份的藏民死亡,一千多人受傷,五千多人被捕。

2008年3月,藏人反抗中共暴政遭殘酷鎮壓。(法新社)
2008年3月,藏人反抗中共暴政遭殘酷鎮壓。(法新社)

中共的殘酷鎮壓,並未平息藏人的不滿。從2009年起,西藏、青海、甘肅和四川各地的藏區,陸續發生了一百五十多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慘烈畫面震驚國際社會。

近年來,中共對西藏的管控更加嚴格,當地藏人被禁止在家中懸掛達賴喇嘛畫像。自從2008年3.14事件後,每當3.10敏感日前夕,中共都會對外國遊客完全封鎖西藏。

美國特朗普政府去年通過《西藏旅行對等法》,要求中共政府允許美國記者、外交官和遊客在西藏旅行不受限制。該法律謀求迫使中國當局開放西藏地區,針對那些被認為對限制美國人入藏負有責任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禁止進入美國。

敏感紀念日接二連三 當局恐慌 頻頒新規

2019年對中共是極為特殊和恐懼的一年。先是西藏抗暴60周年,接著六四屠殺30年,鎮壓新疆「七五事件」10周年和鎮壓法輪功精神團體20周年。中共的歷史一路伴隨著鎮壓和殺戮,每一個都是中共的敏感日和恐懼日。

《明報》近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透露,由於今年敏感日子多,今年將較往年對媒體進行更為嚴苛的管制,不僅是大陸媒體,境外、海外媒體也是嚴控對象,如果不符合中共調子,將採取多種手段懲罰「非大陸傳媒」。

消息人士還稱,中共宣傳系統已下令,嚴禁將新聞事件形成「熱點事件」、「焦點事件」,而要對重點的事件進行「散焦」處理。

如今年中共兩會期間,宣傳系統嚴令媒體,要對中美貿易戰、朝核問題、南海問題、一帶一路爭議等進行「散焦」處理、淡化事件。

同時,當局通過多種方式要求兩會代表,對中美矛盾等重大議題慎言,或不發表意見。

今年以來,各種敏感日,外加貿易戰、中國經濟陷入困境、失業潮等因素,中共高層講話頻頻提及「重大風險」,「防範顏色革命」,保障中共所謂的「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等。 

3月5日,中共兩會的人大會議第一天,習近平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再度強調,「保經濟」和「社會大局穩定」的任務十分繁重。

英國經濟學人智囊亞洲地區主任林德康(Duncan Innes-Ker)說,中共擔心底層反抗、經濟放緩以及富裕階層解決溫飽問題之後的政治改革要求。他表示,「控制慾並不是某些時候的特殊現象,而是專制政權的基本原則,因為他們總是持續處於政權被顛覆的偏執狂幻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