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2019政府工作報告,對就業和房市的政策表述出現重大異動,或令形勢本已嚴峻的中國就業和房地產市場再度生變,對中國民眾造成不小的衝擊。

中共「首創」宏觀就業政策

中共2019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今年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於宏觀政策層面」,生造出一個「中共特色」的宏觀政策工具——就業政策。

世界各國的宏觀政策都只有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就業只是宏觀政策的一種目標、而非調控工具。但中共在2019年獨創性地將「就業優先」升格為宏觀政策,一方面證明了中國經濟並非市場經濟,政府干預貫穿社會和經濟各層面;另一方面,則凸顯了中國就業形勢的嚴峻。

在中國大陸,「就業」事關民眾的生活穩定,進而關係到中國人對於政府貪腐、不公的忍耐度。因此,對於缺乏執政合法性、且以貪腐治黨的中共而言,就業就是關係到執政安全的頭等大事。去年7月起,中共就提出「六穩」方針,其中「穩就業」位居首位。

不過,中美貿易戰和經濟下滑使得中國的就業形勢雪上加霜。2018年,貿易戰壓力下出口產業的不景氣以及產業鏈外移,「國進民退」壓迫下的民企萎縮,都直接導致大量人口失業。進入2019年,這一趨勢正在加劇中。

在此背景下,中共被迫將就業升格為宏觀政策。

開放戶籍是暗手

不過,中共報告雖然提到要「豐富和靈活運用財政、貨幣、就業政策工具」,但並未說明就業政策如何作為工具,只是泛泛而談地說,要做好高校畢業生、退役軍人、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工作,對招用貧困和失業人口的企業給予一定稅費減免,以及發展職業教育等等。

但這些措施顯然夠不上「宏觀政策」的資格,因此中共「就業政策」的關鍵點不在報告中,而是隱藏在其最近發佈的新政策當中。

2月19日,國務院主辦的《經濟日報》發表文章《穩就業的政策優先序和實施原則》,其中提到城鄉二元結構、戶籍制度等有較大的政策變動空間,算是露出一絲口風。

2月21日,中共發改委公佈《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加快消除城鄉區域間戶籍壁壘。

發改委的這個文件,點明了中共將就業作為宏觀政策工具的關鍵點——戶籍制度。

中國的戶籍制度,是中共繼承自前蘇聯的,用於控制中國民眾的一種嚴苛手段。數十年來中國社會各界一直呼籲取消它,但被中共拒絕。

儘管近年來中國不少城市為了發展經濟和房市,紛紛推出吸引人才的落戶優惠政策,但中共仍未鬆口取消戶籍。直到如今,在經濟危機的壓力下,中共首次考慮開放戶籍。

可以預見在不久的未來,除了北上廣深這4個超大城市外,中國各地應該會逐漸放開落戶限制,或至少降低落戶門檻。

不過,雖然中共打算將開放戶籍作為就業政策工具,但鑒於中國經濟發展乏力、且區域間差距增大,此舉對整體中國就業到底會是刺激、還是打擊,尚未可知。暫不提城鎮的8.3億常住人口,中國現有2.88億農民工,一旦可以自由落戶,分別會對人口流入地和流出地的社會經濟和民眾生活造成何種影響,實難預料。

雖然開放戶籍並非是取消戶籍,但中國民眾終歸能獲得稍多一點的遷移、居住等基本生存權。從2017年底北京掀起「清理低端人口」風波,到如今中共欲放開戶籍調控就業,不難看出,中共從未將中國民眾視為享有基本人權和人格尊嚴的人,而只是將中國人當作可以搾取價值的一種資源和工具。這才是中共宏觀就業政策的實質。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很可能不會一步到位地開放戶籍,應該會視「全民監控系統」的推進程度而逐步放開。

因為戶籍原本作為中共禁錮、監控民眾的工具,能夠被中共開放的前提,是中共使用了更有效的監控方式取代它。這也是戶籍作為就業政策重點工具,卻隱而不發的原因所在。

例如1月28日人社部發佈一個《促進人才順暢有序流動的意見》,提出要全面放開建制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其中,針對中國民眾最關心的養老和醫保、要如何改動以適應開放戶籍,人社部的意見是「推廣通過公安信息比對進行社會保險待遇資格認證模式」。

人社部這個提法意味著甚麼?說白了,就是中共打算將公安的全民監控,與老百姓的養老醫保捆綁起來,藉著開放戶籍的名頭,在全國範圍內建立一個大監控系統。

「房住不炒」沒了 中國房市或分化

在中共2019報告中,房市政策表述也有重大變化,最明顯的就是「房住不炒」和「調控」都沒有了。

3月5日中共上午發佈政府工作報告,下午天津就有樓盤喊漲2000元/平米,售樓部宣傳說,工作報告最新提法可以帶動市場。雖然個案並不代表市場趨勢,但鑒於中共為刺激經濟已經放開了貨幣和財政,2019年房市鬆綁應該已成大勢。

3月5日中共發佈政府工作報告後,天津有樓盤喊漲2000元/平米。(網絡截圖)
3月5日中共發佈政府工作報告後,天津有樓盤喊漲2000元/平米。(網絡截圖)

不過,房市鬆綁並不意味著中國房價會普漲。通過份析中共2019政府報告和近期政策,可以預見中國各地房價或將出現分化。

中共在報告中提到「堅持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 ,再結合2月21日發改委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可以看出,中共2019年很可能會對能夠發展為「都市圈」的中心城市,進行政策和資金傾斜。發改委口中的都市圈,是以大城市為中心、以一小時通勤圈為基本範圍的城鎮化空間。

這意味著,一二線大城市以及周邊一小時通勤範圍內的衛星小城市,今年可能成為房市熱點。

其餘的三四五線小城市的房市,可能不樂觀。尤其是今年中共報告對於「棚改」沒有像往年一樣提出具體目標,這基本上就斷絕了小城市的炒房夢。

另外,中共在2019政府報告中提到了「穩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與去年報告的提法「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相比,僅一字之差。這意味著,中共的房地產稅已經從吹風階段,進入到立法階段。

由於房市低迷,中共短期內不太可能在全國範圍內,真的立法並實施房地產稅,但多半會啟動立法程序,而且很可能會在個別熱點房市地區提前開徵房地產稅,作為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