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個中共文件的出台,2019突然冒出多個流行熱詞:「高級黑」、「低級紅」,外加一個「偽忠誠」。

就在中共兩會前幾天,中共出台一份文件,要求其黨員要以「正確」的認識、「正確」的行動做到「兩個維護」,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

「低級紅」、「高級黑」、「偽忠誠」,這些網絡上的流行語首次公開登上中共中央文件,頗為罕見。但對於具體甚麼是高級黑,低級紅,文件並未做出明確解釋,外界普遍認為有人違心逢迎權威,給上頭製造難堪的現象,立刻引發熱議。

有的說,中共左派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胡主編的文風和腔調就是典型的「低級紅,高級黑」。也有說,儘管頻爆醜聞仍宣稱中國疫苗世界最好的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是「高級黑大員」,「厚顏無恥!大言不慚,」,也有人轉發有些兩會代表接受媒體採訪的激情表演是「低級紅」 。

還有人詢問:拾荒者成立黨支部,這算是低級紅還是高級黑?

也有不少網民把中共相互矛盾的新聞宣傳黏貼在一起,聲言「新聞不能連起來看」,並要求中共當局及其宣傳部門予以解釋。

旅美作家高伐林發推文說,這句話出奇: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甚麼是「低級紅」?紅也要分高級中級低級?淡紅粉紅與烏紅都不行?那,「高級紅」究竟怎麼紅?

前中共領導人趙紫陽的秘書鮑彤也跟帖稱:「的確出奇!中共中央明令禁止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換言之,中共中央所要求提倡的,乃是『高級』的紅和『低級』的黑。紅與黑是門學問,深著吶!」

而一個文革模式的紅歌《習總書記恩情永不忘》疑似撞到槍口上,被全網刪除。

該首歌的詞作者是雲南雙柏縣縣委書記李長平,由於演唱者以極為誇張的音調讚美習近平,被不少網民斥為「洗腦紅歌」。甚至不少網民建議詞作者改名「李高低」,意思是該歌詞屬於「高級黑低級紅」。

在美國的網絡評論人士李洪寬認為,中國絕大部份民眾對文化大革命持負面態度,因此北京雖然大幅左轉,但仍不希望民眾有文革再來的感覺。這也許是《習總書記恩情永不忘》歌曲被刪除禁止的主要原因。

這類「頌歌」現象實際上在過去幾年內頻繁出現,如《包子鋪》《習大大愛著彭麻麻》,被宣傳機構人為推廣甚至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被高層叫停。而後,官方製作的歌頌領導人的歌曲《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也因赤裸裸的低級肉麻吹捧,效果不彰。 

其大背景是,近幾年隨著習近平「核心」地位的確立,中共對習近平的宣傳造勢不斷升級,各大媒體鋪天蓋地的造勢,大街小巷懸掛的千篇一律的宣傳標語,各種宣傳紀錄片、書籍、講座、學術研究層出不窮,造成民眾心裏的強烈牴觸情緒,但又敢怒不敢言。

早在2017年11月,中共貴州省黔西南州州委機關報《黔西南日報》曾先後兩次刊登習近平巨幅畫像,乃至使用「偉大領袖」之類的吹捧之語,被外界批評為個人崇拜。後被高層禁止。

2018年中共建黨97周年時,中共各地在官方推動下掀起對中共領導人的宣傳熱潮,其中尤以習近平知青時期的「梁家河大學問」策劃為代表的宣傳,將這場崇拜之風推向極端。但卻引發外界激烈批評,中共高層迅速叫停。 

香港一位媒體人董令華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目前中國政治局勢相當詭異,尤其是政治氣氛左轉明顯,但北京既要大家唱黨和領導人的讚歌,又不想讓民眾想起文革,對許多官員來說這是個技術活,難以把握。

對於中共的官場狀態,程曉農日前在美國之音節目上也分析稱,「中共各級官員對高層(習王主導)的反腐行動極度不滿,然後出現耳語詆毀和消極怠工。他們甚至懷念江胡時代『用腐敗換合作』的方針,而對近年來(北京當局)『用反腐逼合作』的方式百般牴觸。所以官場出現這種反彈情緒。」

程曉農說,中共官員「有二心」,但不是對「中共專制」有二心,而是對「反腐」有二心,表現在不遵從北京的命令。而中共官場目前這種狀態,中共這架破機器已經指揮不靈,並可能引發政治風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