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拉西安(Atlassian)軟件公司是澳洲新興科技公司,這家納斯達克上市公司如今價值250億美元。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績,要從其聯合創始人兼聯合首席執行官斯科特·法誇爾(Scott Farquhar)當年被郵局寄丟了一封信說起。

BBC通過其「老闆」(The Boss)系列節目分享了法誇爾的傳奇故事。

這位澳洲企業家在完成高中學業後,有望加入該國的一流軍事學校深造。但澳洲國防軍學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給他的錄取通知書卻不幸寄丟了。

當錄取通知書最終寄到法誇爾家時,已經是兩個月以後的事情了,而他已經在等不到通知書的情況下,選擇去上(普通)大學。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中國這句古語再一次得到了驗證,這封丟失的信件卻讓他和商業夥伴邁克·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有機會成為澳洲首位科技億萬富翁。

「如果這封信早一些出現,故事可能就是另一個版本了。」現年39歲的法誇爾說。

2002年,法誇爾及其搭檔布魯克斯憑藉一張信用卡,創辦了阿特拉西安商業軟件公司。

如今,這家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價值250億美元(合188億英鎊),兩位創辦人的身價各為70億美元。

法誇爾出生在悉尼郊區的一個工人家庭,他一直對電腦很感興趣。

「我記得有一天晚上我是哭著睡著的,因為我的朋友有一台電腦,我也想要一台。」他說。

父母最終給他買了一台二手機,他花了大約一年時間才讓它動起來。

法誇爾和布魯克斯是大學同學,他們同時在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攻讀電腦和商業學位。學業結束後,兩位朋友想成立自己的公司。

他們的目標很簡單:不用穿西裝(上班),每年收入超過48,500澳元(合35,000美元或26,000英鎊)。這個數目大約相當於他們那些在大銀行和會計師事務所上班的同學們的年收入。

「那段時間,我住在大學的集體宿舍裏,天天吃拉麵」,法誇爾說,「我們沒有甚麼可損失的。」

隨著發展,他們由一家「糟糕的」技術支持公司轉型為一家商用軟件公司。

最初訂單很難找,客源主要是他們認識的人。

然而,機會來了,2003年的一天,他們收到一份傳真——美國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採購訂單。這份傳真至今仍然懸掛在法誇爾在悉尼公司總部的辦公室外。

用法誇爾的話來說,用「肉搏戰」尋找客戶的階段過去了,現在他們大跨步成為阿特拉西安軟件公司。

「這時我們意識到,我們已經做到了,這是我們的轉折點。」他說。

法誇爾將公司的增長部份歸功於其銷售模式。他們通過提供在線產品銷售,直接面對客戶。

這意味著通過在線銷售,阿特拉西安可以觸及傳統銷售隊伍無法觸及的市場。如今,公司已經有幾千個企業用戶,包括可口可樂、Twitter和Visa等。2018年,該公司年收入高達10億美元。

隨著業務的增長,2010年它得到了6千萬美元的外部投資。2015年,以希臘神阿特拉斯(Atlas)命名的「阿特拉西安」公司在紐約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上市。

這是一個相對完美的成功故事。一個模糊的想法,用少量資本實現目標,一躍成為澳洲價值最高的科技出口公司之一。

但法誇爾堅持認為成功之路也不總是那麼順風順水的。

「我們用了17年半的時間」,他強調說,該公司並非「一夜成名」。

「我們在這過程中會犯錯誤:我們推出產品的時間太晚;最近我們要撤回一款產品,因為它沒在市場上站住腳,等等。」

但法誇爾的敬業精神是無庸置疑的。他可以在蜜月期間,從非洲飛回悉尼,只為了處理一個工作上的問題。

因為這件事情,他覺得很對不起妻子,「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才彌補上蜜月期間欠下妻子的。」他說。

星座研究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的技術分析師瑞·王(Ray Wang)認為,法誇爾和布魯克斯的親密友誼是阿特拉西安能夠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

「人們經常這麼看阿特拉西安,啊,這個故事太棒了,這是因為他們是多年的朋友。他們的關係穩定,他們是普通人(罷了)。」

「他們很務實,也知道他們很幸運。」

法誇爾說他和同齡的布魯克斯同時擔任聯合首席執行官職位——「相互補充」。

斯科特·法誇爾(Scott Farquhar)(右)和邁克·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左)不但是事業上的黃金搭檔,還是生活中的摯友和近鄰。(Kelly Sullivan/Getty Images for Fortune)
斯科特·法誇爾(Scott Farquhar)(右)和邁克·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左)不但是事業上的黃金搭檔,還是生活中的摯友和近鄰。(Kelly Sullivan/Getty Images for Fortune)

除了共同管理這家擁有3千名員工的公司外,他們還是生活中隔壁的鄰居——各自擁有一套澳洲最昂貴的房屋,價值7千萬澳元。

兩個住在悉尼海港豪宅的家庭在彼此之間的圍欄上打了一個洞——以便兩家的孩子們可以竄來竄去,一起玩耍。

展望未來,星座研究公司的王先生認為,兩人最大的挑戰將是應付那些不被接受的要約。

「如果有人以500億美元的價格進行收購,他們會接受嗎?」 他假設說,像微軟、甲骨文(Oracle)和IBM等都可能成為收購人。

法誇爾則表示,他未來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能夠尋獲更多公司所需要的人才。

為了做到這一點,他正在與澳洲政府合作,研究如何更好地從海外引進更多的人才。 他還計劃在悉尼建立一個新的技術區,旨在讓這個樞紐成為吸引人們前往澳洲的「指路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