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09案中被重判8年的福建維權人士吳淦,日前通過探望他的父親向外界表示,他在獄中遭到中共公安酷刑折磨,身體受損,而獄方更是故意扣押他揭露此事的申訴狀。吳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他的處境。

吳淦的父親徐孝順3月6日上午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於3月4日早上10點50分到11點多,在福建清流監獄探望了兒子吳淦。

徐孝順說,他見到了吳淦,吳淦精神狀況不好,人也消瘦很多,「他告訴我,在天津和北京兩個地方被警方施以酷刑,現在身體到處都是病、渾身疼痛、轉頭困難、手也抬不起來,還得了心臟病、高血壓等。」

據2016年12月16日吳淦的辯護律師燕薪向天津市檢察院提交的《控告函》,吳淦陳述道,「在閩京津三地整個關押期間共被提審三百多次。」「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武警強行撐開我眼睛接受審訊,我不堪忍受,以頭撞牆。在夏天時,將冷氣機調到最冷。」

「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期間曾被安排住院,進行過度的、誇張式的治療,以製造心理壓力。」「曾讓我戴上死刑犯的手銬腳鐐,並戴『工』字鏈。」「最長兩百多天沒有放過風,沒有日曬。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期間,經常幾個月放一次風。」

2017年3月8日,辯護律師燕薪第六次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會見了吳淦。吳淦身體方面,由於之前長期坐板引起的腰傷近期再度發作。

2017年8月3日,辯護律師葛永喜、燕薪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會見了吳淦。吳淦說,身體方面,前一段因腰傷一直要求住院治療,但未獲允許。

2017年8月11日,辯護律師燕薪見到了吳淦。吳淦說這兩天檢查血壓均較高,前一天高壓173、低壓107;當天高壓145、低壓110。其已向有關部門要求做全身體檢。

2017年被判刑時,吳淦就在「獲刑聲明」中表示,自己在被關押期間遭受了酷刑和各種非人折磨。

徐孝順說,吳淦告訴他,此前他曾就自己遭受的酷刑提出申訴,但材料被監獄方非法扣押,「他說他維護人權維護法治沒有罪,卻安個罪名折磨他,到監獄裏提出申訴,申訴狀不讓寄,不按法律辦事,這樣關著不人道。」

徐孝順表示,在探監的半個小時裏,旁邊的警察一直監視著他們,吳淦不能透露太多。

徐孝順希望有正義律師能幫吳淦申訴,有些事情只有律師能介入,「比如,官方曾提出跟他協商,協定時說甚麼認罪了就判3緩3(判3年緩刑3年),而事實上,他沒罪,怎麼認罪,沒辦法認罪,那不認罪就給判8年,709判最高的就是他,這是不人道的,太過欺負人了,當局是不給你講理的,家屬沒辦法。」

徐孝順說,吳淦表示,他獲刑的判決書可以向外公開,並請國際社會和世界人權機構關注他的處境。

吳淦網名「屠夫」,是「709案」當事人之一。2015年5月在江西高院前因聲援「樂平冤案」被拘留,2017年12月26日,被以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8年。2018年7月,從天津第一看守所轉至福建清流監獄服刑至今。#